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基了 > 第四十五章 三个小姑子

第四十五章 三个小姑子

华阳踱了两步,站停了脚步道:“银杏村里有慕晚云这样的大美人,皇兄还能看得上其他人吗?

我想慕晚云应该就是皇兄在银杏村之中的发妻!”

卫敏澜惊讶道:“不会吧?”

华阳道:“慕晚云是不是皇兄的发妻,去容家走一圈看看就是了,走,去容家。”

三人气势汹汹得从宫中出去到了容府门口,容府小厮并不认识华阳与永嘉等人。

门房小厮恭敬地道:“三人贵人请稍候,容我进去和主子通禀一番!”

华阳素来刁蛮嚣张惯了,“本公主要进去还有听你家主子的命令?笑话,滚开!”

护国公府跟前的侍卫们纷纷上前拦着,华阳身边的几个丫鬟也不容被怠慢,拔剑扫向守在门口的护国公侍卫。

容鞍从大理寺衙门回府时,正好遇到了几个衣着华丽的年轻贵女与家中侍卫打在一起,他下意识地便认准了这些贵女是来寻麻烦的。

容府之中还住着贵人,容鞍毫不客气地拿起一旁侍卫手中的剑,剑未曾出鞘,用着剑鞘就利落地将华阳身边的侍女都打趴在地。

华阳会些三脚猫的功夫,见侍女都被打趴在地,何曾受过这般奇耻大辱,上前抬腿便踢向了容鞍。

容鞍一把扯住了华阳的脚踝,将她往上天一扔,穿着华丽宫装的华阳直挺挺得趴在了地上。

“表姐!”卫敏澜和永嘉郡主两人连连上前将华阳给扶起。

容家门口发生的热闹也渐渐地惹来了人围观,华阳起来之后,扶了扶自个儿的发髻,满脸愠色道:“你竟敢打本公主?你想要造反吗?”

“本公主定要让皇兄灭你满门!”

容鞍道:“素闻公主殿下素来温柔识礼,怎会到微臣的家门口纵容婢女殴打守卫呢?谁给你的胆子冒充公主殿下?”

华阳咬牙道:“你才是冒充的,本公主是堂堂正正的华阳,今日之耻辱,我定不会放过你的。”

慕晚云听到门房小厮的通报,紧赶慢赶走到容府门口,便见到了此幕。

卫敏澜认出了慕晚云道:“真的是你!你真的是休了……”

慕晚云连上前捂住了卫敏澜的嘴巴,轻声在她耳畔道:“卫大小姐,这事可不得张扬。”

卫敏澜眨了眨眼,慕晚云这才放手,对着华阳行礼道:“公主殿下大驾光临是臣女接驾来迟,还望公主殿下莫要生气了。”

华阳从未有过如此丢脸的时刻,对着容鞍道:“你如今相信本公主的身份了?想要本公主饶你全家性命,你得对本公主三叩九拜!”

容鞍嗤声道:“三叩九拜要不就是拜见陛下,要不就是祭拜祖宗,你是帝王还是我容府的祖宗?护国公府有丹书铁券傍身,岂是你说杀就杀的?”

华阳快要气疯了,“你等着,我这就去找皇兄!”

慕晚云连上前去劝解道:“公主发髻都乱了,这般狼狈一路走回宫中,难保会沦为长安坊间的笑话,公主不如先到我的院子里整理仪容,可好?”

华阳到底是要面子的,应道:“你带路。”

慕晚云请着华阳入内。

门口,管家小心翼翼地问着容鞍道:“国公爷,这长公主殿下到底是陛下嫡亲的妹妹,您刚才摔了她,陛下那边怕是难以交代。”

容鞍道:“即便是公主也不能纵容婢女殴打国公府跟前的侍卫,此事陛下定会秉公处置的。”

朝霞院之中。

华阳身边的侍女纷纷给华阳整理着发髻。

慕晚云亲自给永嘉郡主,卫敏澜与华阳三人倒了三杯茶。

她将茶递给了华阳公主道:“公主消消气,先用一杯茶。”

华阳咬牙道:“容鞍着实是欺人太甚,本公主一定饶不了他!”

慕晚云忙劝道:“父亲不知公主的身份,属实多有得罪,可是殿下若是去陛下跟前告状,想必也是讨不了好的……”

慕晚云话还不曾说完,华阳便打断道:“你以为本公主在皇兄跟前比不过你吗?”

慕晚云连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公主不如好好想想,护国公府乃是太祖皇帝御赐的府邸,您在护国公府邸跟前率先动手本就是理亏。

即便是陛下愿意为了给您讨要一个公道,怕那些史官也不会善罢甘休,还有那些御史都要弹劾公主,连累陛下落下一个教导妹妹不力的罪名。”

华阳看了一眼慕晚云,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有这么几分道理的,“那本公主被他摔在地上之仇,就这么算了吗?”

华阳哪里甘心。

慕晚云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公主大可另寻机会,偷偷摸摸地让护国公也摔在地上,成为他人笑柄。”

卫敏澜啧啧一声,“慕晚云,你对你干爹,可真是孝顺呐!”

慕晚云尴尬一笑,她不过是想要先平息华阳这一次的怒火,至于容鞍身边也有侍卫,想必华阳是找不到动手的时候的。

卫敏澜抿了一口茶道:“你瞒得够严谨的,给陛下写休书,够厉害的呐!”

永嘉郡主怒眸看着慕晚云道:“陛下哪里不好了,你竟然要给他写休书,你今日不交代清楚,我们都不会饶你的!”

华阳听进去了慕晚云的劝,打算另寻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去报复容鞍,如今的怒火便都朝向了慕晚云,“永嘉说的是,我皇兄是差在了哪里,让你情愿跟着别的男子走,还要写下休书的?”

慕晚云望着面前的三个小姑子,不由得头大。

小芳姐姐出嫁时曾说过,要嫁人切莫要嫁家中有未出嫁的小姑子大姑子的,大姑子小姑子比恶婆婆还要难对付。

这一下子三个小姑子,慕晚云只能可怜巴巴道:“我没有跟着别的男子走,我写下和离书也是因为夫君他在银杏村之中对我十分得冷淡,对我处处都是嫌弃。

他还不许我穿艳丽漂亮的衣裳,我嫁给他两年,就只有过一件新衣裳,还被他给撕碎了……”

华阳不信:“你嫁给我兄长两年,他怎会都不给你买新衣裳?”

慕晚云道:“是真的,村中大多人家日子都不好过,我自幼穷苦长大,也不奢求要什么新衣首饰。

可他却连陪我踏青游湖放风筝玩秋千都不愿。

春日正好的时候,村中的郎君大多会给心仪的小娘子编花环,我求着夫君给我编花环,他竟然说花环上有虫子不愿给我编……”

------题外话------

双更求收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