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穿到八零被反派大佬们团宠了 > 第179章 债主找上门

第179章 债主找上门

本来这一套都是叶璃为他设计好的,让他哄云芸开心,可是他连第一步骤都没走好,更别提后面了。

云芸问出了心中长期的疑问,“叶璃,为什么你这么会弹吉他呢?如果当初你娘会弹,为什么大良不会?”

叶璃从善如流,“我一直在偷偷努力,然后惊艳所有人呀!,”

云芸失笑。

叶璃这四两拨千斤的说法并没有正面回答,但是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云芸想借叶璃的吉他弹琴,叶璃递给她,还不忘为莫南谦拉一波好感,“这吉他是莫哥专程买的,她努力学琴也是为了让你能开心。”

云芸表情一怔,看向莫南谦,莫南谦始终没看她。

叶璃解释说“他害羞。”

莫南谦突然起身,“家里还有事,我先走了。”

叶璃“……”

你td这要能娶到媳妇儿,我跟你姓!

莫南谦说走还真就走了,叶璃再次扶额,讪讪对云芸道“他真的好害羞啊!”

云芸点头,“南谦哥哥的确不善言辞,他比任何人都要沉默,可是小时候也是他最爱护我的。”

“他是被莫家收养的孤儿,印象里他一直是个很沉默的人,我听我爹说,他第一次来我们村的时候衣服穿得很破烂,大冬天却穿着露脚的鞋子,嘴唇被寒风冻得发紫,病倒在了我家门口,我娘说,那时候我虽然很小,可却是我第一个发现,也是我喊来了大人来救他,后来莫叔叔家收养了他,从此他就有了家。”

“兴许是因为我喊来了人救他,他对我格外的好,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送到我面前,每年生日,他都会送我礼物。”

云芸笑着对叶璃道“南谦哥哥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啊!”

叶璃伤感地点着头,“是啊,他是个一根筋的傻瓜,云芸,你……”

“什么?”

“你能不能试着喜欢喜欢他,他会给你全世界的。”

云芸愣住,陷入了沉默当中,“可我一直以来只是把他当成了我的哥哥……”

云芸说完便走了。

叶璃颓丧地趴在桌上,自言自语道“真的一点可能都没有吗?”

“应该是不可能的。”叶家良从房间里出来,冷不丁道。

“为啥?”

“莫哥穷呗,云家一直希望家里的闺女能嫁个有钱有单位的。”

“你又知道?”

“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叶家良倒了杯茶喝,“而且鲁翠娥以前不是经常在家里谈这个说那个吗?也有提到云家人对闺女的想法,你忘了?”

叶璃“我……谁管这个八卦?”

叶家良“咱也别管别人的破事了,咱们还是想想怎么把生意做好吧!”

叶璃摸着下巴,“我都想好了,等钱攒够了咱就搬公社去,你们兄弟俩读书也方便,咱们租个大的作坊,把瓜子的产量搞上去。”

“这得不少钱吧?”

“这有啥?”叶璃笃定道,“咱现在得专心把手艺学好学精,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你帮着家里炒瓜子可别把学业落下,不管家里有钱没钱,你和小弟必须得好好读书,只有读书才有出路。”

“知道了。”叶家良想到什么,想张口,又默默闭上了。

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啊!

这天,叶璃照例背着瓜子去出摊,这次他们想去县里卖。

叶家良也跟着他一起去,他想趁着暑假有空多赚一点,然而两姐弟在路上碰到了一伙人,叶璃看他们那架势像是来抢劫的。

叶家良偷偷和叶璃说,其中两个混混就是上次抢他钱的人。

叶璃眯了眯眼,眼神不善地盯着他们看。

为首的脸上又刀疤的男人说“小妹妹,跟哥走一趟吧!”

“为啥?”

刀疤哥说道“你爹欠了我们钱,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叶家良紧张得额头不停出汗,一时没了主意,下意识看向叶璃。

叶璃却非常淡定,听到刀疤男说的话,露出一脸疑惑,“爹?我们爹早死了,不知道是谁冒充我们的爹欠债呀?”

刀疤哥显然没料到叶璃会这么说,“你爹不是叶长贵吗?”

他们都盯梢有几天了,确定是他们姐弟没错啊!

叶璃蹙眉,矢口否认,“不是啊!”

“不是?”刀疤哥狐疑地眯了眯眼,“你爹都说你是他闺女,难道他骗我?”

叶璃很淡定,“当然不是啦,叶长贵那犊子啥谎话都会说,咋了,他是不是犯啥事了?你们要是愿意说说,我可以告诉你们他家里的实情。”

叶家良都佩服叶璃这高潮的心理素质,说谎的时候眼睛都不眨。

“叶长贵欠赌债,他说他闺女卖瓜子有钱,让我来问她要,要是没钱就用来抵债。”

叶璃心里不住冷笑,面上一脸无辜疑惑道“原来是这样啊,我和他一个大队的,还真没听说他闺女卖瓜子,不过我倒是知道他媳妇住在上兰大队,兴许他婆娘有钱呢!”

刀疤男听叶璃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不信都有点难,他将信将疑带着手下俩兄弟准备去上兰大队,手下特意看了一眼叶家良,叶家良慌忙低下头。

刀疤哥带着兄弟走了,叶家良的腿肚子还在打颤,低低道“姐,咋办?”

“走,赶紧走。”叶璃担心事情瞒不了太久,立刻带着叶家良转身往反方向躲,心里把叶长贵骂了一百八十遍。

她早晚得弄死那老混蛋!

刀疤哥没走几步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有小弟说“哥,叶长贵明明说他家住在竹溪大队啊!怎么变成上兰大队了?”

刀疤哥眯了眯眼,一回头,叶璃姐弟早就不见了,“哼,居然有人敢耍我,有意思!”

两人顺利逃回了村,叶璃觉得那伙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其他她倒是不害怕,就是担心两个弟弟受到伤害,那些江湖上的恶棍可不是跟你闹着玩的,要是拿不到钱肯定会打起贩卖人口的主意。

叶家宇一直待在家里和莫小蓝写作业,看到大姐和二哥急匆匆回来,一时不明所以,“你们没去县城卖瓜子啊?”

通常姐姐和哥哥外出做生意,他就会在家里烧水做晚饭等他们回家吃。

叶家良有点绷不住,“有坏人要抓我们,说是替爹跟我们要赌债。”

叶家宇和莫小蓝还不太明白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叶家良始终很不放心,说道“姐,我们要不要收拾收拾出去躲一躲?”

叶长贵的心狠程度,他早就一次次领教过了。

那个男人自私自利惯了,为了自己可以卖孩子,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叶璃用竹勺在水缸里舀了水洗了一把冷水脸,“小蓝,你先回家去,这里听到的事别和别人说哈!”

“可是叶璃姐姐……”莫小蓝很担心。

叶璃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语气温柔,“没关系的,只是小事而已,你乖乖回家去好好写作业。”

莫小蓝只能收拾收拾在叶璃的注视下回家了。

叶家宇年纪最小,看哥哥严肃的面庞,他开始害怕了,“二哥,那些坏蛋会来家里抓我们吗?”

叶家良也不知道。

叶璃说道“你们两个去大伯公家躲躲……”

话刚说完,就在这个时候,一伙人闯了进来,为首的依旧是刀疤男,然而他手下又多了两个人,总共来了五个人来抓人。

叶璃一看这阵仗,不由笑了,可真看得起她!

叶家宇吓得脸色发白,紧紧抱住叶家良。

叶家良就算再老成,也没见过这场面,一时挪不动步子,心脏飞跳。

“小丫头,虎哥我行走江湖十年,已经没有人敢戏弄我,你够胆!”刀疤男,人称虎哥,眼神非常凶戾。

因为考虑到叶长贵说这个大闺女狡猾斗狠,还有两下子功夫,刚才见识了一番,于是又喊了两个兄弟来。

突然在平静的小村子来了这么多人,自然是引来了很多社员的注意,因为都是五大三粗的男人,哥哥身材彪悍,鉴于场面过于吓人,好多人都不太敢管闲事,只敢远远观望着。

邻居王大娘已经急得去找云春来帮忙。

叶璃“虎哥是吧,说吧,叶长贵欠你们多少钱?”

“一万!”虎哥开口道,“有钱就立马还,要是没钱,叶长贵也说了,就用你抵债。”

叶家良咬咬牙,去厨房操出一把砍刀来,“我看你们谁敢?”

已经有村民看不过去想来帮忙劝劝,谁知虎哥一个手下直接从身后操出砍刀来,把想来帮忙的人直接吓走。

叶家宇直接吓哭,可是他不敢哭出声,只能死死咬着唇,扁着嘴巴,浑身颤抖个不停。

说到底他也只有八岁。

叶家良看着那明晃晃的砍刀,气势立刻弱了半截,可是他作为家里的男人,不能让他们把叶璃带走。

叶璃上前几步,让叶家良往后。

面对这群凶神恶煞的打手们,叶璃冷静到几乎冷酷,“你们说是我爹把我卖给你们还债,但我也不能光凭你们几张嘴胡咧咧,我要见我爹,我要他当着大伙儿的面亲口说我才相信,要不然我今天磕死在家门口,我也不走!”

虎哥笑了,“你要是磕死,就让你弟弟抵债。”

叶璃“那我们姐弟一起死!老鼠药我也准备好了。”

她从口袋里掏出“药”来,分给两个弟弟,叶家宇怔怔地看着叶璃,叶璃摸摸他的头,叶家宇慌乱的内心一下子安定下来。

如果死掉也能跟哥哥姐姐一起,那他才不怕呢!

叶家良紧握手里的“药”,发狠道“死了有啥可怕的,反正我做鬼也不会放过叶长贵!”

虎哥见这三个姐弟这么决绝,担心买卖泡汤,于是让人把叶长贵带来。

他们一直都有带着叶长贵来认路,本来两个兄弟是看着他的,可是叶璃还是跑了,所以就把他带上了。

叶长贵当着外面的社员面,感到很没面子,如果不是这些人非要让他来,他是绝对不会回来丢人现眼的。

他看着自己的三个儿女,装模作样地说“璃璃啊,是爹对不起你,爹也是没办法啊,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如果再不还钱,他们就会要了爹的命,就当爹养你一回,你可怜可怜爹……”

叶家良恨他恨得要死,“叶长贵,你配当我们的爹吗?你简直是猪狗不如!”

叶长贵被儿子骂得脸面无光,“我就把叶璃抵了出去,又没抵你们,你喊啥?非要让这些人把我乱刀砍死,你才高兴是不是?”

“是,我现在就算是天打雷劈,也要砍死你!”叶家良举着刀朝叶长贵劈下去,叶长贵赶紧抱头鼠窜,虎哥一伙人在旁边看好戏,也没有帮忙的意思。

这时候云春来带着人匆匆赶到,阻拦了叶家良弑爹的行为,他已经听说了事情原委,对叶长贵也是痛恨不已,“你说你,不管家就算了,怎么能这么坑害孩子哩?”

“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春来哥,你得帮帮我。”叶长贵哀求道,“我闺女卖瓜子有一阵子了,要是有钱就先给我垫一垫。”

“孩子们做的是小买卖,每天早出晚归的,能挣啥大钱啊,能糊口就不错了,又去哪里给你还一万块钱啊,我都没有这么多钱!”云春来气得直接给了叶长贵两拳头。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叶璃在弄瓜子的买卖,但是大家也都没当一回事,毕竟是小孩子,能搞出什么名堂,顶多是勉强糊口,养活自己和两个弟弟,而且叶璃也一直很低调,穿得灰扑扑的,一看就是没钱的样子。

叶长贵捂着被打痛的胸口说“那就让他们把我闺女带走,等我凑了钱就去赎她,她是我亲闺女,我不会不管她的!”

“你……”云春来给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么个黄花大闺女要是被这群男人掳走,还有命回来吗?就算有命回来,名节肯定是保不住了,以后还咋嫁人?

这么浅显的道理云春来知道,在场所有人知道,叶长贵不会不知道,他说出这种话只不过是自我安慰而已,又或者,他就是巴不得把这个女儿出卖了,好重新掌控这个家的领导权。

叶家良下定决心说“我代替大姐去还债,我能干苦工,啥活都能干。”

叶家宇虽然胆小,可是也跟着说“我也能干活,求求你们别带走我大姐。”

叶长贵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你给老子闭嘴!”

闺女总归要嫁人,是早晚要泼出去的水,而儿子是生来养老送终,是用来延续香火的,性质能一样吗?

穿到八零被反派大佬们团宠了书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