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夫人是个小撩精 > 268 那现在呢?

268 那现在呢?

贺奕川抬手扶了扶镜框,带着几分开玩笑的意味道:“感觉……自上次和寒筠一块吃过饭后,你好像就和我疏远了许多,也客套了很多,上次给你发消息你也没有回,是不是寒筠和你说什么了?”

沈听眠敛了敛眸光,回身正视着他,浅浅一笑:“他能和我说什么?只不过,倒是说了你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我们从重逢之初,我对你好像就蛮疏远客套的,也不瞒你说,即便他不和我说那些,我也没想和你有太多的瓜葛,所以,我们就当个连朋友都称不上的熟人即可,遇见了,就打个招呼,我认为这是起码的礼貌,毕竟光明磊落,行的端坐的正,没什么好刻意去躲避的。”

“这么多年没见,你好像变了很多。”贺奕川睨着她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深意:“以前的你,宛如太阳一般,面上总是带着和煦灿烂的笑容,对于,不会这么疏远客套,听眠,你……是不是恨我,当年的不辞而别,对你的付出和喜欢都视若无睹?”

“你都说了,那么多年过去了,人是会变的,更何况,我没有变,这才是最真实的我,你以前看到的,只不过是我演出来的。”沈听眠神色淡淡,内心没有什么太大的起伏:“我承认,当初对你是有好感,喜欢你,但恨不至于,我也明白,我和你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曾经奢望过,但仅有的理智告诉我,那是梦,所以,我也就醒来了,只不过,在梦醒时分,有些自嘲,也觉得颇为可笑罢了。”

“那现在呢?已经没有当年半点好感和喜欢了吗?”贺奕川直直的望着她,语气里透着丝丝急促。

“没有了,就连知道你出国时的那点点不甘心,都已经被时间沉淀完了,而且……”沈听眠缓缓举起自己的手,手背朝他,无名指上的那枚钻戒尤为耀眼:“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过去,我现在过得很好,我老公很爱我,很疼我,我很珍惜现在的一切,所以,还请学长以后就不要提什么恨不恨的事情了。”

贺奕川看着她无名指上的钻戒:“那你呢?你爱顾寒筠吗?”

“自然,非常爱。”沈听眠自然的开口,没有半点犹豫,眼底还流淌着柔和笑意。

在两人彼此对峙之时,沈听眠那边走来一名顾客将他们之间的寂静气氛打破,沈听眠的手机也响起了一道提示音,见是黎雁发来询问她的,她便朝贺奕川微微颔首了下。

“十一月份左右,我和他会举办婚礼,欢迎学长来参加,到时候请柬我也会亲自送来的,我朋友再催我了,我就先过去了,祝学长和你的朋友用餐愉快。”

贺奕川没有再出声叫住她,只是站在原地,定定的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直至她消失在视野中后,才缓缓收回视线,抬手取下鼻梁上的眼睛,从西装外套的口袋里取了块精致小巧的灰色绒布擦拭了下镜框,擦拭的速度也随之加快,最后一用力,将镜片从镜框里戳落在地,手指也划过金属镜框有一道明显的血痕。

“先生,您没事吧?伤口需要包扎吗?”一位路过的服务员看见他手指上‘滋滋’冒出来的暗红色,又往地上的碎镜片看了眼,惊呼上前问。

贺奕川回过神,感觉到手指上传来的微微疼意,对服务员和煦一笑:“没事,眼镜花了,不小心擦太狠了,还辛苦你处理一下,谢谢了。”说完,便把手里已经坏掉了眼睛放到了服务员的手中,转身去了洗手间。

沈听眠来到餐位上,黎雁帮她拉开椅子,将已经倒好了冰水推到她的面前:“怎么去了这么久?我帮你点了一份这家餐厅的招牌牛排和一份蔬菜沙拉,还有一份焦糖布丁,可以吗?他们还点了一个小披萨和薯条小吃。”

“嗯,可以,谢了。”沈听眠笑了笑,对遇到贺奕川的事只字未提,还转移话题道:“不知道这家和上次我们去的那一家比起来,哪家好吃点。”

“听眠姐,要是这家好吃,那下次还能再来吗?”叶希荞眼巴巴的望着她,那双水灵灵的眸子里充满了十足十的期待。

“行,你们喜欢吃就再来。”

“听眠姐,你手机怎么裂屏了?”坐在沈听眠另一边的凌月涵无意间从她手机上扫过,惊呼道。

她们几人一听,齐齐看了过来,沈听眠才笑着随意解释:“刚刚过来的时候,低头看手机,不小心撞到一个人,手机撞掉了,哎,我发现我这手机的寿命都不长,今年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个手机了,现在这个手机也才买没多久,好在没有花屏,影响不大,过两天换个屏就好了。”

“听眠姐,你这也太谦虚了,就顾总的身价,买十个手机店都是绰绰有余的。”褚晶晶听她这样说,倒是有些意外,毕竟他们这种有钱人,换手机都是眨眨眼的事情。

“那我估计这手机店都不够我一个人败的,隔三差五就要换个手机,破产是迟早的事情了。”沈听眠开玩笑的回,后面便说起刚刚韩伶夏给自己发消息说的事情了。

五人吃得比较慢,还是黎雁发现时间已经临近两点了,才让她们快点吃完,等吃好后,沈听眠就叫来服务员买单,却被意外告知这个单已经买了。

“什么,单买了?”别说她们四个懵了,沈听眠更懵和诧异了。

服务员点了点头:“是的,在二十分钟之前就买了。”

“谁买的?”黎雁不解的开口问。

沈听眠皱了皱眉头,对于谁买的,心里好像已经有了答案,她刚刚明明已经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了,可贺奕川还是把她们这边的单买了,是想膈应她,还是想让她欠人情。

“那位客人没有留下任何消息。”

“他是不是也在这里用过餐?和两个朋友,穿着深褐色西装,戴着眼镜?”为了证实自己心里的想法,沈听眠追问道。

“是的,不过……没有戴眼镜。”

沈听眠听言,就基本能确认是贺奕川了:“那麻烦你把我们这一桌的单子给我一下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