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首辅大人家的童养媳 > 第九百八十六章 古代的麻药

第九百八十六章 古代的麻药

那人已经消失在了无尽的夜色之中。

严锦玉最后手中的那块砖头块也没撂出去,派上用场。

被严锦玉按在门后躲着的丁烯,见着那个黑衣人朝着北边儿的方向离开,忙不迭的跑了出来。

“夫人,在北。”

“好!”

严敏低沉的应了一声后,递给了一旁的丫鬟一记眼神。

承欢的右下腹部一直血流不止,她连忙先将孩子从承欢手里接了过来:“别说话,别乱动!”

“锦玉,你去——”

话才刚说出口,严敏这才想到,家里的药物已经装了箱,送到了新宅子那去。

而今屋里也没有什么能够治愈外伤的。

“锅煤灰,捧一捧烧锅灰过来。”

随着严敏的一声令下,丁烯和严锦玉俩人直朝着厨房的方向奔去。

炉灶里面扒拉出的锅煤灰,用碗盛出端起,端到了隔壁的屋里。

先止血,再说疗伤的事儿。

那人的长剑捅进去又拔出,血口子,那么深一个。

傅承欢病恹恹的躺在床上,虚弱无力的张开了泛白的唇瓣,低声说道:“夫人,我只怕是,没得救了……”

她自己清楚的能够感受到,身下的那一股股血,往外冒。

人痛到极致的感觉,是麻木的。

“你先别说话。”严敏深吸了一口气后,紧蹙着柳眉,看着傅承欢那一道伤口。

“我去找我姑丈回来。”

严锦玉片刻不容迟缓的朝着门外撒腿跑去。

他前脚才刚迈出了步子,就被严敏一声呵住,“站住!外面不用你去。”

这都已经伤了一个了,她又怎会轻易的胆敢放锦玉出去冒险。

床上的小矜言,似乎是后知后觉,察觉到了危险的来临,一个劲儿,哇哇的哭个不停。

严锦玉见着他姑姑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淌,直觉便是这件事不简单,他不敢耽搁,连忙将床上的小人儿先抱起来哄。

不管咋说,先不能影响到他姑姑和承欢治病。

“夫人,我能帮上什么忙吗?”丁烯站在门外,一脸的木讷,此刻他已经困意全无。

“没吓着你吧?”严敏头也不抬的继续手中的动作。

被褥都已经被那血口子给浸湿。

这外伤,可没那么好愈合的。

纵然是没有伤到要害之处,这血,这个流法儿,那也是要出人命的。

她提起了一口气,深吸了一口后,回眸看了身后的丁烯一眼:“你们照顾好自己就行。”

接着,严敏站起身来,快步走到了门口,一把将这门给合上。

当下她得先看清楚了承欢的伤口,才能晓得,到底是有多严重。

承欢一直躺在床上,不敢说话,也不敢大口的呼吸。

她们二人头上,那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从始至终都没落下的。

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敏敏,开门。”

低沉的男声响起。

严敏这才松了一口气。

亦不知为何,就算是有天大的麻烦在身,严敏始终觉得,只要允弦在,只要他在,这天,便不会塌下来。

“你先忍住。”严敏轻手轻脚的将那粗布放在了承欢的伤口处,走到了门口拉开了门。

苏允弦的手中放着两个药瓶,一大,一小。

“保命丹?”

严敏挑起了柳眉,狐疑的朝着允弦手中之物,扫了一眼。

这药,可十足的珍贵。

统共世上也没有几颗。

前阵子苏娘子专程派人送来的。

不过,也算是关键时候派上了用场。

“先救人。”

苏允弦片刻也不敢耽搁,起身朝着外面走去,让人去将那烧红的剪刀拿了过来。

“姑丈,这是做什么?又是剪刀又是针线的……”

严锦玉愣在原地,有点懵。

他还没见过给人疗伤要用得上这些玩意的。

小夏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罐子老酒。

“东西准备齐全了公子。”小夏说完又将那剪刀针线拿起朝着前面的小屋走去。

而今看着承欢的伤口,这般形势,不缝合也不行了。

“公子说,让她喝两口。”小夏将手中的老酒端起,递到了承欢的嘴边上。

这法子,先前严敏也只是听人说过。

喝点酒,懵懵的,许是就不会感觉那么疼了?

她片刻也不敢耽搁便将那酒碗放到了承欢的嘴边,让她慢慢的,小口吸允着。

这天夜里,苏家的小院儿里传出了凄惨的叫喊声。

亦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痛到了极致。

还好这些年来严敏的针线活儿长进了不少。

消过毒的针线,一针一针的将承欢的皮肉缝合起来,在外面还放上了一层药膏。

就是苏允弦来时,送来的药瓶子里的。

再用粗布将伤口盖起来。

这一切大功告成,外面的天色,也已经亮了。

苏允弦和锦玉他们,这一整宿,都在外面守着。

“有点发烫。”严敏伸手轻轻地在承欢的脑门上摸了摸,不过,现下这也不能太确定,毕竟承欢也喝了酒,许是和喝酒也有关呢。

从大洼县风尘仆仆赶回的几个郎中,一回到大湾县第一件事就是朝着苏允弦的家中奔去。

昨夜刚好也是因为公差在身,所以出了一趟门。

谁料,这城中就遇上了这等事。

“伤口,如今出血不算太多,夫人也已经给承欢姑娘用过药了,只是……”老郎中一手抚着胡须,深吸了一口气后,又眼含深意的朝着床上扫了眼:“能不能挺过来,这还得看这姑娘的造化了。”

几个郎中观察了一番后,联合给承欢出了一个药方子。

屋外,苏允弦的声音掷地有声:“无论如何,人都要救活。”

傅承欢,可对大湾县的案子,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屋内听着允弦的话,严敏也叹了口气。

可怜了小矜言,如若,这一次承欢没有挺过来,那孩子小小年纪就丧母……

还真是——

“孩,孩子……”

床上的女人,嘴里在小声喃喃着什么,一只手轻轻地抓在床上。

“我知道,承欢,你就放心吧,矜言有我在。”

严敏的声音极轻,可似乎是传入了承欢的耳畔。

女人,渐渐地放下了手中的动作,头上的汗珠,从始至终都没停落过。

“夫人,我们还要将她送去那边么?还是,暂且让我留下照看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