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欺唇[救赎甜] > 第138章 138

第138章 138

宋枝呜泱泱地哭着,眼泪啪嗒啪嗒掉个不停,她气得直接一把轻拧住男人耳朵:“你...你还笑!”

闻时礼也不生气,迁就着她,温和笑着说:“听着有趣。”

宋枝松开他,抬手抹一把眼泪,攀着他的肩膀哽咽问:“哪里、哪里有趣?”

闻时礼:“悲欢离合有趣。”

“......”

宋枝脸完全黑下来,挂着两串泪痕,深呼吸一口气说:“你放我下来,我不要你背。”

闻时礼失笑:“别闹。”

“没闹。”她一下固执起来,“就不要你背,我要自己走回去。”

闻时礼手上力道稍稍加重,将她的两条腿环得更紧:“哥哥只是觉得好玩,就笑一下,实际上我还是站在你这边的。”

宋枝赌气问:“那你还笑!”

一般不会笑的,除非真的忍不住。

闻时礼想到那句悲欢离合,差点再度笑出声,顾及到小姑娘的自尊心,他强行忍下来,轻轻咳嗽一声掩过,平静问:“教练为什么那样说你?”

宋枝忍着哭意,委屈兮兮地在他耳边小声道:“我踩离合老熄火,而且松离合的时候太快,车会抖得厉害。”

“......”

闻时礼转头,接着姿势方便,就近在她唇角轻轻亲了下:“没事,我们多练练,总能学会的。”

得到安慰,宋枝稍平静下来,吸吸鼻子轻轻嗯一声。

闻时礼又说:“回家后以后也可以让阿姨陪你练练。”

宋枝嘟囔:“不行。”

“嗯?”

宋枝:“驾校的车是手动挡的,有一个档杆需要操作,家里的车是自动挡没有档杆,不一样。”

闻时礼若有所思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说到这,宋枝想到另外一件另外让她伤心的事情,又开始呜呜哭了起来。

闻时礼脚步变慢。

耳边,小姑娘的哭声不绝。

哭到一半,宋枝骤然止住,抬起脸问他:“你为什么不问我?”

闻时礼:“问什么。”

宋枝:“问我为什么哭。”

“等你哭完再问。”闻时礼耐着性子说道,背着她走进小区的大门,“现在哭完了吗?”

宋枝止住哽意,说:“差不多了......”

闻时礼便立马温温和和地问她:“怎么了?”

宋枝用告状的语气说:“教练说我笨,他说就算我侥幸拿到驾照也不一定开得明白车,建议我买辆驾校的车回去,那样会好一点。”

“......”

闻时礼听得微微皱眉:“怎么一天到晚净打击你。”

“对吧!”宋枝一想着就来气,“练一天车下来,教练最少骂我二十次,我感觉脸上都是他的唾沫星子。”

闻时礼:“......”

静几秒后,他发表评价:“学个车还挺惨。”

宋枝点点头。

她没再说话,哭得有些累了,软绵绵地用半边脸枕着他肩颈,只想快点回去洗漱睡觉。

闻时礼突然叫她一声:“枝枝。”

宋枝:“啊?”

闻时礼:“上次让骆子阳告的那几个网友,诽谤罪,胜诉了。”

宋枝眼睛一亮:“真的啊!”

今天可算有点好消息。

闻时礼淡淡嗯一声,说:“你可以去看看,那几个男的道歉声明都放微博置顶了。”

宋枝小拳一握,破涕为笑:“真解气啊。”

闻言,男人唇角微微一弯,问她:“心情好点没?”

宋枝:“好多了。”

“那就好。”

乘电梯到四层,出去后宋枝将钥匙串举至他眼前,轻晃两下,发出嘚嘚脆响,说:“我有带钥匙。”

闻时礼却说:“不用,阿姨没睡。”

宋枝狐疑,问:“你怎么知道我妈没睡?”

她记得出门的时候陆蓉已经睡下了。

闻时礼背着她来到门前,说:“敲门就行。”

宋枝抱着怀疑的态度,抬手轻轻敲了三下门,很快,就听到里面传来脚步声,这不禁让她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的!”

门打开。

陆蓉穿着一身夏季成套睡衣,看见面前二人后,第一句话问的闻时礼:“在哪找到的?”

闻时礼:“便利店,不远。”

宋枝探出脑袋,看着陆蓉:“妈,时礼哥刚刚来过?”

陆蓉:“半小时前刚到,就出去找你了。”

宋枝:“哦。”

看来闻时礼到莲庆后,第一时间来的她家,没见着她后才出来找的她,宋枝不禁好奇:“哥哥,你怎么知道我在便利店?”

闻时礼:“从小区正门出去不就那一条路吗。”

宋枝:“......也对。”

陆蓉把着门,侧身让开:“别站在门口聊,先进来吧。”

进到客厅里后,宋枝拍拍男人肩膀示意:“可以放我下来了。”

闻时礼:“嗯。”

他屈膝,微微俯身,小心地将她轻放在地,等她一站稳就转身握住她手臂:“能不能站?”

宋枝点点头:“能。”

这时候,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漫至鼻尖。

宋枝闻了闻,嫌弃地捂住鼻子:“什么东西啊,怎么这么味儿。”

问完后,就看见陆蓉关上门随手一指,指的厨房位置。

秉着好奇心,宋枝慢吞吞地瘸着脚,一小步一小步地朝厨房走去。

到厨房门口,伸手打开灯后,宋枝看见厨房中间的空地上摆满白色塑料口袋装的整只肉类,像鸡,又有点像鸭。

一个口袋里单独装一个,大致数了数有近二十只。

“......”

“?”

宋枝回头,分别看一眼闻时礼和陆蓉,指着那堆肉类:“怎么这么多?”

她家从来一次性买过这么多肉。

陆蓉脸上带着笑:“你问小闻,我也不知道,他拿来的。”

晚上十一点出头的样子。

陆蓉刚刚睡下不久,就听到敲门声,她起身下床出了卧室,来到门前通过猫眼往外看,看见闻时礼,以及他身后还有两个工人模样的男人。

陆蓉忙拉开门,语气带点欣喜:“小闻!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阿姨晚上好,打扰您休息了。”闻时礼语气温和,态度相当良善有礼,“枝枝说想见我,所以我没提前联系,想给她一个惊喜。”

陆蓉露出笑容来,亲和道:“那你先进来,我去叫枝枝。”

闻时礼颔首淡笑着说好。

陆蓉敲宋枝的卧室门,半晌都没反应,最后推开门开灯一看,才发现卧室里空无一人。

陆蓉只好回到客厅,对闻时礼说:“枝枝不在房间,奇怪,不知道跑去哪里了,等着,我看下门口监控看她什么时候出去的。”

闻时礼:“好。”

在手机上确认过监控内容后,得知宋枝就在十分钟以前出去的,闻时礼便说:“我出去找她。”

他转头,朝门外的两个工人说:“把东西提进来。”

两个工人分三趟才把东西全部提到厨房。

陆蓉瞧着,问:“都是些什么?”

闻时礼笑笑,云淡风轻说了一个字:“鹅。”

陆蓉:“鹅?”

“嗯。”闻时礼脚尖一转,“回来再和您解释,我先出去找枝枝。”

“行,快去吧。”

“......”

宋枝看着那一大堆成只的肉类,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对上闻时礼含笑的双眼:“你别告诉我,是那些大白鹅......”

“真是不巧。”闻时礼懒洋洋地一笑,“还真是那些大白鹅。”

宋枝:“......”

一整个直接无语住。

陆蓉插话问:“小闻,怎么买这么多鹅?一时半会也吃不完。”

闻时礼注视着宋枝震惊的小脸,没移开视线,唇角稍弯笑得温柔,说:“今天枝枝在练车的时候被场地边上的白鹅咬了一口,我寻思着不能这么算了。”

陆蓉:“所以你就全买来杀了?”

他淡淡嗯一声。

当闻时礼找到那家农民,说要买走他全部的大白鹅时,农民爷爷直接整个人呆住,还以为是自己耳背没听清,扯着嗓门喊:“你说什么——!要我全部的鹅子——?!”

闻时礼牵唇一笑,稍稍加大音量说:“对,买你全部的鹅。”

农民爷爷露出淳朴的憨笑,嘿嘿一声后摆摆手:“不卖,这些都是成年大鹅。”

闻时礼转眸,扫一眼池边上那些大鹅,摸出钱包来,徐徐笑道:“老人家,在我看来,就没有钱买不到的东西,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给的不够多。”

他抽出厚厚一叠新钞,递过去:“三千。”

农民爷爷一愣。

“不够?”闻时礼又抽出两千,递过去,“这下总行吧?我打听过,这种大鹅的市场价也就几块钱一斤,比你自己到时候卖划算得多。”

“......”

老农民爷爷在心里思忖片刻,想着也是这么个道理,接过钱,食指沾了沾口水来数,边数边问:“你买这么多大鹅干啥?”

闻时礼将钱包揣回去,淡笑道:“现杀。”

“做餐饮的?”

“不是。”

“买来自己养?”

“也不是。”

爷爷忙着数钱,也没有再问,在数完钱后对他说:“现杀的话,我知道有个屠宰场,就在这里不远的地方。”

闻时礼点点头:“行,如果可以的话,麻烦再帮我叫个车喊人帮忙搬这些鹅。”

农民爷爷:“这个点叫的话有点贵哦。”

闻时礼:“没事,多少钱不是问题。”

如此一通操作下来,就演变成宋枝现在看到的画面,十八只现杀后去净毛的大白鹅堆在自己家的厨房里。

宋枝简直忍不住摇头说道:“不至于吧。”

“至于。”他笑,“怎么不至于?谁让它咬你,它咬了你,那它就该死。”

“又不是每只都咬了我。”

闻时礼故作无辜,耸耸肩,慵懒笑着:“我又不知道是哪一只咬的你,所以全部买来杀掉,这样总该不会有遗漏。”

“......”

所谓宁可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说的就是他这种行为吧。

他真的有够大手笔的......

真有些哭笑不得,宋枝注视着那一大堆死去的白鹅,闻着浓郁的鹅膻味,噎了一下问:“这些要怎么处理啊......”

闻时礼倒回答得轻轻松松:“吃呗。”

“?”

宋枝望着他,不可置信地问:“这么多吃得完?”

闻时礼被她的反应逗到,轻笑一声,说:“有什么吃不完的,天天铁锅炖大鹅,岂不是很好?”

“......”

“天天吃也吃不完啊!”宋枝说,“就这么几个人,一天一只都吃不完。”

闻时礼:“冻冰箱。”

“冰箱也冻不下这么多。”

“行。”

就在宋枝以为他意识到问题所在的时候,他直接正儿八经地来了句:“明天给家里再添个大冰箱。”

宋枝:“......”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老婆们滴投喂~!

手榴弹:缠枝1个;

地雷:木西子1个;

营养液:酸牛奶好喝40瓶;奶昔20瓶;4242825815瓶;现视安好5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