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欺唇[救赎甜] > 第130章 130

第130章 130

五月的天气刚好, 温度适宜。

在四合院宽疏闲静的院子里,几度微风徐徐吹来,类似于岁月静好的画面感, 在两个气质迥然不同的女子间渐渐成形。

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孟佳妮把手里的鱼饵分一半给宋枝,宋枝接过,也跟着一起捻起几粒往池中掷去。

池水清澈可见底, 衬着环壁和地步的青苔, 衬出一种淡绿色来,底部的鹅卵石堆叠, 中部还有假山以及莲叶。

鱼饵落在池面,激出无数小小的圆圈涟漪。

花色不一的锦鲤争相涌过来吃饵,有的鱼嘴探出池面一开一合的。

几分钟静静过去。

孟佳妮失去慢慢投喂的耐心,扬手, 将手里一整包的鱼饵全部撒进池里,转眼看向宋枝:“你别介意顾清池的话, 他人就那德行。”

宋枝摇摇头:“没事的,顾教授也没说错。”

“枝枝。”

“嗯?”

孟佳妮站在阳光下, 肌肤白得反出一层冷光来,她面朝着光照来的方向, 眼底却有着深不见底的黑暗:“你知道吗?我觉得自己好脏。”

宋枝面上一怔:“佳妮你不脏。”

孟佳妮似乎没听到她的话, 似乎也没看她, 目光直接越过她看向远处槐树上的某一点,轻声说:“顾清池说他不嫌弃我, 我就要他证明给我看。”

宋枝没再说话, 选择默默听着。

孟佳妮收回视线,低头看向池面那群互相扑食的锦鲤,倏地极轻笑一声:“我缠着他每晚要我, 来证明他真的不嫌弃我。”

“”

话题过于私人隐秘。

实在让宋枝不知如何接话,又见孟佳妮朝她伸出左脚,示意她看:“看到了吗?”

宋枝低头。

孟佳妮左边脚踝上一条细细的浅金色链子。

不细看几乎无察觉。

浅金细链搭配骨弧优美的脚踝,还挺好看的。

孟佳妮却收回脚,笑得嘲讽,说:“这是他给的镣铐,想拴住我,想永远拴住我给他当金丝雀。”

宋枝这才意识到不对劲。

也再没心思喂鱼,她随手将掌心里剩下的鱼饵挥进池里,激起新一轮的争食。

“佳妮。”宋枝上前拉起孟佳妮一只瘦到极点的手,两只手一起握住,“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给我说,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你。”

孟佳妮目光死寂,如锦绣烧灰:“没人能帮我。”

没有任何人能帮我。

宋枝:“你先说说看。”

孟佳妮抬眼,与她对视,唇角牵出一丝苦笑:“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顾清池这里吗?”

“为什么?”

“因为我没有家了。”

“”

没有家。

这是什么意思?

孟佳妮:“在我出事的同一天,我爸被捕入狱。”

静了。

安静了。

四周静得什么声音都不剩下。

对于这个消息,宋枝觉得相当震惊,她只知道孟佳妮家里很有钱,其余的一概不知。沉默几秒后,她问:“因为什么?”

孟佳妮告诉她:“贪污,经济诈骗,所有资产都已经被法院没收。”

这还没完。

孟佳妮苍白着一张脸,露出笑来:“还涉嫌故意杀人。”

宋枝:“”

屋漏偏逢连夜雨也不外乎如此。

自身遭遇被猥亵这种惨事,父亲又在同一时间锒铛入狱,有几个人能承受得住这样的打击?

宋枝握紧孟佳妮的手,说:“我回去和我爸妈商量,看我家能借你多少——”

“九亿。”

“”

孟佳妮打断她,声音没有任何情绪:“我爸欠了九个亿,没用的。”

宋枝说不出话来,这个数额实在太大。

“你以为顾清池真的爱我吗?”孟佳妮说,“他只是怜悯我,同情我,从而施舍点他那难得的善心罢了。”

宋枝只能扮演好一个倾听者的角色。

孟佳妮似乎很久没有一口气说这么多话,真的把她当知心朋友才肯说,以至于气息微微有些乱掉。

歇一口气后,孟佳妮继续说:“顾家怎么会让一个老赖的女儿进门呢。”

宋枝手心冒出一层薄薄的汗,她感觉到孟佳妮的手很凉很凉。

孟佳妮缓缓将手抽出:“那么精明的顾清池自然也知道其中利害,所以才会将我藏在这一处四合院里,不让任何人知道。”

“”

宋枝如鲠在喉,心里跟着难受得打紧,只能勉强自己说点安慰的话出来:“佳妮,都会好起来的,我帮你想办法。”

“可我就是犯贱啊。”孟佳妮缓慢摇着头后退,“我就是要可笑地不停去印证,非要看看,看他顾清池到底有没有可能爱我。”

孟佳妮退到池塘边沿,她缓缓脱掉拖鞋,赤脚踩在鹅卵石上面。

宋枝瞳孔一分一分放大。

“顾清池——!”

孟佳妮突然扬声喊了一句。

宋枝脸上布满错愕,声音有些颤抖:“佳妮你要做什么?”

与此同时伸手出去想要拉住孟佳妮。

顾清池挺拔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

他看向这边。

孟佳妮缓缓张开双臂,类似于一个飞翔的姿势,目不转睛地遥遥看着远处的顾清池,在宋枝的手快要触到自己的那一瞬间,毫不犹豫地朝后仰。

——咚!

水花四起,人直接砸进池中。

“佳妮!”

在宋枝的尖叫声里,顾清池朝这边飞奔过来。

这是一潭深池,深度有七八米左右,如若没有水性的人落进去,又无旁人搭救,溺死的可能性非常大。

宋枝冲向池边,蹲下去,眼睁睁看着孟佳妮仰面沉进淡绿色的池水里,那些黑红色、白金的、橘红的锦鲤围绕着她欢快地游着。

鱼群大片涌来,很快就要将她覆盖。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

孟佳妮居然在笑,一种无畏且温柔的笑容,似乎就此死去便是最从容也是最好的结果。

——咚!

又是一声如水声,宋枝都没有反应过来,顾清池直接毫不犹豫地朝池中纵身一跃。

没人看到他入水前的表情是怎样的,担心、愤怒、或者没有表情。

孟佳妮周身浸在冰凉的池水里,在水中睁开的双眼有点刺痛,但感觉还能承受。

无数锦鲤在她周围游动。

鱼鳍鱼尾不停扫过她的肌肤,有点痒痒的感觉,像顾清池在轻声耳边说话一样。

在水中时,看到的画面随着水纹晃动,孟佳妮模糊看见,正上方,顾清池跃在半空的身姿,潇洒得像江湖剧中的剑客。

他迅速入水,水流推开他垂额的黑发,露出额头上一道明显的伤疤。

一周前。

她用茶杯在他额头上砸出一道口子。

他却没生气,甚至可以说没和她计较一分半点,抬手摸到一额头的血,也只淡淡道:“闹够了?够了的话去睡觉,没够你继续。”

看吧。

顾清池就这样,永远寡冷,也不爱笑,似乎都不会有情绪起伏。

所以似乎也没有爱这种东西。

锦鲤胡乱游窜的池水里,男人迅速推开鱼群,游向正在往池底沉去的女人。

男人眉头紧锁,目光阴鸷。

孟佳妮漂浮不定的手被一把握住,感受到一股强劲的力量后,整个人就被朝前拉去。

撞进一个温热的怀抱里。

两人目光对上。

顾清池的目光依旧清寒,孟佳妮在他眼睛里看不见任何东西。

没有情绪,也没有爱意。

顾清池搂住她的腰身,紧紧的,然后带着她朝池边游去。

宋枝吓得瘫坐在池边,看见顾清池成功把孟佳妮捞上来后才长松一口气,捂住胸口不停小声说幸好幸好。

孟佳妮会投池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

宋枝跪下去,朝前伸出手去接孟佳妮:“手给我,佳妮!”

孟佳妮不肯伸手。

顾清池似乎也不惯着她,直接将人带到池面,双手掐住纤瘦的腰,用力朝上一举,再往前一推,孟佳妮就顺利上到池边。

孟佳妮翻身,仰面,面朝着白晃晃的阳光躺着。

为什么太阳照在身上,身上却还是死人的温度。

顾清池双手攀住池边,手臂用力,整个人轻轻松松从池中跃出,两只长腿踩到地面上,浑身上下都在往下面滴着水。

他抹一把脸上的水,面无表情地看着躺在脚边的孟佳妮:“又闹哪一出?”

以孟佳妮的视线角度看过去,顾清池是那么的高高在上,是那么的居高临下。

她倏地笑出了声。

一种控制不住发疯似的大笑声。

弥漫在整个院中。

宋枝默默蹲在一旁不敢作声,顾清池沉着一张脸也没有任何动作。

孟佳妮笑够以后,抬手挡住阳光,唇角凛着几分讥诮:“顾清池,你想都别想我会给你做地下情妇。”

“”

“你关不住我。”

顾清池神色寡冷,并不回答。

照宋枝看来,孟佳妮目前的精神状态真的不太正常。

她倾身说:“佳妮,你看这样好不好?你抽个时间,到我爸爸的医院看一下,我爸爸“

顾清池冷声打断:“她哪里也不去。”

闻时礼上完洗手间到客厅没发现人,于是和孙妈一路来到院子里,看见孟佳妮湿淋淋躺在地上,旁边还有个浑身同样湿淋淋的顾清池。

宋枝则表情复杂地蹲在一边。

闻时礼快步过去,弯腰将宋枝拉起来:“怎么回事?”

这该怎么开口,宋枝觉得一时说不清楚。

顾清池俯身,伸手将孟佳妮打横抱在怀里,直起身,面无表情地吩咐:“孙妈,送客。”

宋枝:“顾教授——”

顾清池抱着人直接离开,没有回头,也没有听宋枝说完。

孙妈将二人送出门。

等大门关上后,宋枝一把抓住闻时礼的手臂:“哥哥。”

“嗯?”

“石齐越的事情你一定要处理好。”宋枝红着眼睛,目不转睛抬脸看着他,“佳妮她不能再受打击了。”

闻时礼疼惜地在她眼角亲了一下,“好,我知道。”

他抽离开,温声道:“相信我就好,但是我要申明一点。”

“”

“我不是为她,而是为你。”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老婆们滴投喂!!!

-

手榴弹:熊耳帽长蘑菇 1个;

地雷:无名氏 2个;26070511、阿略、46992010 1个;

营养液::d 19瓶;小k 16瓶;46992010 15瓶;一只小栗子 10瓶;奶包小源 7瓶;阿略 2瓶;花花虹的nc实习生 1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