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欺唇[救赎甜] > 第117章 117

第117章 117

石齐越接下话茬, “我认识啊,他上次还在我们学校二食堂跪过,第二天新闻满天飞, 这样想不认识他都很难吧?”

闻时礼在芸大的那一跪, 至今还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尤其法学院的学生们更爱议论他。

魏雪轻拍一下桌子,提醒魏毅,“那你还不快点去,给闻律师说, 让他接下小越的案子。”

魏毅忙起身。

在魏毅开门离开的前一瞬, 石齐越叫住他,“舅舅。”

魏毅回过头, 问:“咋了?”

石齐越欲言又止,片刻后摸了摸鼻子, 低声说了句没事。

魏毅哦一声, “等我回来。”

魏毅离开会议室, 径直往前,一路到尽头那扇会议室的门前等闻时礼出来。

门口左右两边都摆放着一盆绿萝。

绿萝这种常绿藤本适合贱养,越养得随意越长得好, 多分枝, 枝悬垂,翠绿色的叶片薄革质, 层层繁茂。

没有哪家事务所或者公司里会摆满绿萝。

魏毅也不理解。

事务所的绿萝都是闻律买来的,算不上太精心的照料,但闻律不允许任何人往里面倒喝剩的咖啡和茶水,更不准把烟头往里面扔,发现一次罚款两百。

有人问过:“为什么呢?”

闻律却只淡淡一笑并不回答。

会议室的门从里面打开。

闻时礼看见等在外面的魏毅, “有事?”

魏毅搓搓手,摸出烟盒,打开盒盖递过去,“是有那么一件事要麻烦你。”

闻时礼接过烟,“你说。”

魏毅赶紧摸出火机,滑擦一下打燃火,用手护着火苗送过去替男人点烟,“我有个外甥,他前晚”

等听完来龙去脉后,闻时礼脸上没什么表情,淡声道:“这么小一个案子,你做不就行了?”

魏毅哎一声,似很苦恼,“我外甥嫌我没你有水平,你看怎么样?”

闻时礼沉默片刻。

燃掉三分之一的烟蓄着截烟灰,他手指轻点烟身,抖落掉那截灰,慢条斯理说:“我不太想接,手头有点私事,加上雪城的那七个律师的伪证案子还没处理完,三天后开庭,我处理完私事还得过去。”

魏毅说:“这完全不影响的呀,猥亵案难度不高,而且不是立马开庭,等你处理完私事去雪城回来都来得及。”

闻时礼不语。

魏毅心里没底,打起感情牌来,“你看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你当时从上个事务所退出要单干的时候,问我愿不愿意跟着你,我二话没说就跟你出来,是吧?你就当帮我老魏一个忙,要不是那是我外甥,我也不好意思来和你开这个口。”

闻时礼深吸一口烟,实在不太想接,索性扯个借口,“我贵,你外甥不一定出得起价。”

魏毅说:“钱这方面你完全不用担心,帮我个忙好吧?”

再拒绝就会显得太不近人情,总归还要在一起共事,为人不能太绝情。

闻时礼徐徐吐出烟雾,“行吧。”

“太好了!”魏毅说,“那你现在和我过去,和我外甥还有我姐说一声吧,让他们安个心。”

闻时礼点点头。

魏毅跟在闻时礼的后方,注意到闻时礼走路的姿势和以前不一样,走得慢不说,右腿有点拖着的感觉,他上前询问:“闻律,你这腿没事儿吧?”

右腿很疼,几乎每一步都会牵扯出撕裂的刺痛,闻时礼却面色不改地说:“没事。”

来到会议室门口,魏毅上前替闻时礼把门拉开,里面坐着的石齐越和魏雪直接站起来,表现出极大的尊重。

闻时礼抬手示意,“坐。”

石齐越和魏雪坐下。

魏毅替闻时礼拉开椅子时,高兴地对二人道:“闻律卖我面子,说接!”

石齐越大喜过望,眼睛都放大三分,“真的啊!”

魏毅笑着说:“这不能有假。”

闻时礼进来前把烟灭掉,但还想抽,开口第一句说的是:“介意我抽烟吗?”

石齐越耸耸肩,“当然不介意,您随意。”

魏毅忙递来烟和火。

刚点上烟,闻时礼还没来得及抽上一口便剧烈地咳嗽起来,胸腔起伏剧烈。

等平复咳嗽后,闻时礼开门见山地问石齐越:“确定对方女生没证据是吧?”

石齐越点点头,“对,我让朋友们全删了视频。”

闻时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魏雪插话进来:“闻律师,委托费您想要多少都行,主要是让我儿子到时候无罪释放。”

闻时礼抽着烟,略一点头,“好说。”

石齐越试探性地问:“难吗?”

闻时礼:“不难。”

“意思就是无罪释放没问题是吧?”

“没问题。”

在刑事案件上能打包票胜诉的律师只有闻时礼独一个,为规避风险,其他人都不敢开这样的口,也只有闻时礼敢。

心里惦记着让康松然找人的事情,闻时礼不想多待,起了身,“你们聊,我还有点事。”

魏毅说:“好。”

闻时礼开口后,魏毅问石齐越:“这下满意了吧?”

石齐越当然满意,但还有一件事他没有说,“舅舅还有个事。”

魏毅:“啊?”

石齐越支吾两声后,选择一口气说出来:“那两个女的里有一个是闻律师的前女友。”

魏毅:“”

静默半晌。

魏毅眉头皱出一个川字,用特严肃正经的语气质问:“你为什么不早说啊!”

石齐越被吓一跳。

魏雪一把揽住石齐越的肩头,不满道:“你突然这么大声干嘛?凶什么啊?前女友又怎么了,他还能因为一个前女友不赚钱啊?哪有这个道理!”

“”

魏毅说:“姐,你知不知道他当时为了救那小姑娘,给匪徒跪过的事啊?”

关于这条新闻,魏雪自然在麻将桌上听人讲过,但她觉得这构不成什么问题,“跪过怎么了啊?小越他爸爸年轻追我那阵还说把命给我呢,现在不照样在外面胡搞乱来?”

石齐越小声嘀咕着附和:“就是他们都分手好久了,估计早都不联系了。”

“小越说得对。”魏雪说,“有钱不赚王八蛋,再说他都答应了害怕什么?”

魏毅沉默。

仔细一想,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

毕竟闻律那样有钱的英俊男人,要什么样的小姑娘没有,何至于在一棵树上吊死?

石齐越闷声不再说话,也觉得没什么好担心的,甚至心里有点窃喜,说小人得志也不为过,他很高兴闻时礼接了他的案子。

与此同时,他低头看手机,在短信内容里放进一张刚刚谈话时偷拍的照片。

并附带一句话。

点击发送。

——叮。

宋枝刚到家给手机充上电,开机就收到一条彩信。

彩信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是数月不见的闻时礼,他身着黑色正装,里面搭一件黑衬衫,她知道他不爱穿白衬衫,领带系得随意,有些松散。

他看着有些消瘦清减,正在抽烟,白色烟雾模糊他英俊深邃的眉眼,目光没看镜头,不知在看哪里,像是有些走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照片下面还有两行话。

-嘿嘿,我是石齐越,你前男友接了我的案子,你能不能找到比他更牛逼的人来和我打?

挑衅嚣张至极。

-

康松然托在航空公司上班的管理层级别朋友,查到一条关于宋枝的航班信息。

23日,也就是今天,下午两点,从间芸飞往莲庆。

两点。

正好是闻时礼下飞机出机场的时间。

他有所不知。

机场门口有一条长长的小梯道,他出来时在左侧,宋枝进去时在最右侧。

两人可以算擦肩而过,也可以不算。

有时候事情就会这么阴差阳错。

骆子阳正好替闻时礼补办完手机卡买完新手机回来,直奔闻时礼的办公室。

里面闻时礼正在抽烟,一根接一根。

没等骆子阳开口,闻时礼言简意赅开口:“订最近一班去莲庆的机票。”

骆子阳:“啊?”

闻时礼眉冷声重复:“订票。”

“可是”骆子阳声音迟疑,“您的身体真的不能再”

闻时礼打断,“我没事。”

对于他来说——

见不到宋枝才是真的有事。

作者有话要说:  欲欲碎碎念:如果你们给我留言的话,说不定明天也会多更一点

-

谢谢老婆滴投喂~~~

地雷:章鱼小王子、树林里的果子 1个;

营养液:章鱼小王子 10瓶;鸣缺 4瓶;乐乐 2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