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欺唇[救赎甜] > 第114章 114

第114章 114

宋枝小心翼翼将那条断掉的雏菊项链接过, 握在手心,脸上的血色一点一点消退。

孟佳妮看着她,说:“要不等下吃完饭我叫个车送你回寝室吧?”

宋枝摇头:“不用, 我没事。”

宋枝很清楚, 伤春悲秋并没有什么用, 回不来的永远回不来。

生活始终还得继续。

孟佳妮还是很担心:“真没事?你不要怕扫我的兴,别逞强。”

宋枝:“嗯。”

宋枝弯腰,用手掬水洗脸,孟佳妮到一旁扯过几张纸递过来, 宋枝接过轻声说了句谢谢。

孟佳妮本来还想劝劝, 但想着放宋枝一个人回宿舍指不定会更难受,兴许待在人多热闹的地方会好点, 便没有再开口。

两个小姑娘重新回到桌上。

其余人都向宋枝投去关心的目光:“怎么回事啊?”

孟佳妮挥挥手,笑着打马虎眼:“没事没事, 继续吃, 毕竟我请客, 不宰我一顿肥的我都看不起各位的饭量。”

好友们纷纷大笑:“大小姐阔气啊!”

大家的注意力很快被转移开,没有再追问宋枝。

宋枝正好坐在孟佳妮旁边,她转过脸, 朝孟佳妮投去一个感谢的眼神。

孟佳妮凑过来, 低声说:“放心,姐姐罩着你呢。”

聚餐结束在晚上八点多钟, 一行人转场去唱k,去的是间芸一家大型连锁娱乐场所rose,什么项目都有,比如说桌球,麻将, 滑冰场,按摩房,洗浴场等等,也包括ktv。

rose实行会员制,非会员就算有钱也进不了。

孟佳妮是常客,还是rose的顶级vip,自她踏进会所的那一刻起,身后就跟着一串人。

孟佳妮不喜欢被人阿谀奉承,自然也不喜欢任何形式的虚与委蛇,有些不耐烦低摆手:“让领班带我们过去就行,别这么多人跟着。”

领班忙说好,扭头朝后面七八人说:“你们别跟着。”

领班带着一行人到顶配ktv套房里。

服务员用推车送来酒,洋酒和啤酒都有,外加两桶冰块,和果盘和十几碟小零食等等。

很快有人点歌唱上,包厢里渐渐热闹起来。

孟佳妮作为今日寿星,被簇拥在中央,一时间也没功夫管宋枝,宋枝一个人坐在阴暗角落里,手里拿着杯不知名的洋酒,喝起来甜甜的,也不辣喉咙。

宋枝接连喝好几杯酒下肚后,后知后觉地觉得有些头晕,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上了这种甜味酒的当,看来这酒的度数不低。

她不敢再喝,放下酒杯后默默坐着听孟佳妮的朋友们唱歌。

有一个男生点一首苏打绿的《我好想你》,声音和苏打绿最少有九成相似,唱得感情饱满,婉转动人。

屏幕上的歌词在一句一句滚动。

我好想你好想你

却不漏痕迹

我还踮着脚思恋

我还任记忆盘旋

人在难过的时候听苦情歌就会很有代入感,仿佛自己就是mv的女主角,宋枝也不例外,她觉得每一句歌词都在唱自己。

听着听着,她的眼角开始变得有些湿润。

宋枝抬头扫视一圈,发现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她还是去洗手间冷静一下吧,不然哭出来的话太破坏气氛。

包厢里有单独的卫生间,宋枝过去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人,她只好去外面的洗手间。

刚到门口,孟佳妮过来,在震耳的背景音乐里放大声音问:“去哪儿!”

宋枝用嘴型说:“厕所。”

孟佳妮比了个ok的手势。

宋枝在洗手间待了快半个小时,回包厢的时候迷了路,头晕乎乎的,出来前也没看一眼包间号。

她只好透过每扇包厢门上的透明彩窗往里看。

在其中一扇包厢门前,宋枝往里面看的时候,看到一张熟悉又猥琐的脸。

石齐越。

石齐越穿着咖啡色的高领毛衣,把脑袋衬得又小又滑稽,脸上坑坑洼洼的红色痤疮比上一次看见的时候还多,正在吊儿郎当地抽着烟,他一眼和门外的宋枝对上视线。

宋枝吓吓一大跳,赶紧转身就走。

她还没走两步,手直接从后面被人拽住,后面传来石齐越猥琐的笑声:“跑什么?你是不是在找我呀,宋枝小学妹?”

宋枝促狭地转身,想要把手抽回:“我没有,你放开我。”

石齐越握着她没放:“你不找我往我的包厢里看什么?”

宋枝加大挣脱的力气:“我找不到包厢而已,你!放开!”

石齐越紧紧拽着她朝自己身前拉,一边拉一边下流笑着说:“找不到包厢正好啊,来学长的包厢里面玩,我请你!”

“不、不用!”宋枝用一只手紧紧撑在墙壁上,身体往后倾斜,“你再不放开我就叫人了啊。”

石齐越冷笑一声,直接加大力气,猛地拉扯着宋枝往他的包厢里去。

宋枝发出尖叫:“啊——!”

男女力气天生悬殊。

石齐越几乎轻轻松松地,三两下就把宋枝拽到自己的包厢里,再把宋枝重重扔在地上:“你叫啊!现在叫啊!这里的包厢都很隔音,随便你叫!”

“”

宋枝跌坐在地上,摔得臀腿传来阵阵麻痹的痛感,她迅速从地上爬起来,朝门口冲去。

石齐越直接伸手重重往她肩膀上一推,再次将她推到在地。

有人关掉音乐声,包厢里瞬间安静下来。

宋枝再次重重摔倒在地上,她仰头看一眼石齐越,又转头看一眼后方沙发上坐着的十几个男生,颤抖着声音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石齐越来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笑着说:“你好好陪学长喝点酒,唱会歌,我不会太过为难你。”

宋枝低头,盯着自己擦破在流血的手掌,低声说:“我拒绝。”

石齐越在她面前蹲下:“学妹,来,说说,你今天穿的什么颜色的小内内啊?”

“”

怎么会有这么猥琐恶心的男人。

真叫人想吐。

宋枝气得发抖,狠狠盯着石齐越:“你别乱来,你要是乱来的话,我就——”

“你就找你的律师男朋友教训我啊?”石齐越扬声大笑,“全校都知道你和那个贼拉牛逼的律师分手了啊,还指望他给你出头啊?”

“”

一说到闻时礼,宋枝的心就像有块巨石压着一样,喘不过气来。

眼圈刷地就红了。

石齐越把一张长满痤疮的脸凑近,无比下流地问:“你和那个律师睡过没有啊?不会被破处了吧?”

宋枝:“”

其余男的全都因为石齐越下流问话轰地大笑起来,还不停起哄。

“是不是处,石头哥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就是嘛!”

“笑死,脱裤子就是干!”

“滚你妈的。”石齐越笑骂,“在这里怎么干?”

“”

宋枝把脸别开,心里又怕又气,声音也抖得不成样:“让我走。”

石齐越:“不可能的,除非你脱光了给哥几个看看。”

宋枝瞪眼:“你疯了吧你!”

“那没办法咯!”石齐越故作无辜地耸耸肩,“那你只能陪我们喝酒唱歌了,不过你先回答我,你和那个律师做过没有啊?爽不爽?”

宋枝咬着牙沉默,浑身都开始发着颤。

见她不说话,石齐越觉得无趣,弯腰扯着她的衣服,往沙发方向拽,一边拖拽一边说:“来,给大家看看你今天里面穿的什么。”

“啊!!不要!!!”宋枝尖叫起来,用尽力气挣扎却发现在做无用功。

门在这时候被人一把推开。

孟佳妮从外面冲进来,看到里面的场景后直接破口大骂:“姓石的,你他妈是什么狗东西?你胆子够大啊!”

石齐越动作一停,转头。

发现来人是孟佳妮后,石齐越眼神一暗,露出一抹凶恶,然后他朝其中两个男生使了眼色。

那两个男生直接朝孟佳妮走过去。

孟佳妮警惕地后退一步:“你们要做什么?”

那两个男生没理她,而是直接开门出去,守在门口。

见状,孟佳妮心道不妙,但她看着被石齐越揪着衣服的宋枝,也顾不得太多,直接上前猛地推一把石齐越:“你松开她!”

石齐越被推得有些猝不及防,手上松开宋枝后,直接恼怒地伸手一把扯住孟佳妮头发:“你妈!”

宋枝怕得要命,但还是勇敢地扑上去,一边用力拍打着石齐越的手一边叫喊:“你松手!你放开她!”

孟佳妮忍着痛没出声,直接一脚踢在石齐越□□中间,痛得石齐越吼了一声,两面夹击,让他极为恼火,冲那些看戏的兄弟喊:“还不过来拉着!”

“拉哪个啊石头哥!”

“都拉着!”

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原本坐在沙发上的那些男的,全部一窝蜂涌上来,分别控制住宋枝和孟佳妮。

石齐越单手捂着被踹痛的蛋,痛得五官扭曲,他指着孟佳妮不停点头:“好,很好!孟大小姐,上次在火锅店你让我丢脸的账还没算,正好今天新账旧账一起算!”

孟佳妮毫不认输,直言道:“那是因为你犯贱!你要是不犯贱,我根本不稀罕搭理你。”

石齐越冷笑着,目光逐渐阴森。

有两个男的拉着孟佳妮。

石齐越直接上前,二话没说就开始扯孟佳妮身上的衣服,一边扯一边恶狠狠道:“老子扒光你,看你还怎么拽!”

孟佳妮眼睛逐渐放大,看着石齐越粗暴无比地撕扯自己的衣服,她开始发疯一般挣扎:“你们完了!你们都给我等着!”

石齐越直接将她外套扯下来,又去扯她身上的内搭衣物:“老子等着!”

宋枝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也不知道在这一瞬间哪里来的力气,她直接挣开两边男生的控制,冲上前一口重重咬在石齐越扒孟佳妮衣服的那只手上。

随着石齐越的一声惨叫,宋枝整个人都被甩飞出去。

——嘭!

宋枝额头直接磕到桌角上,一下痛得她眼冒金星,很快就觉得有一股温热的液体在顺着脸颊往下滴。

与此同时。

病床上昏迷已久的男人突然将眼睛睁开,张着嘴大口喘着气,像是刚昨晚噩梦的样子,满额头的冷汗,他张嘴,艰难地喊了声。

枝枝。

内心有种强烈的不祥预感。

男人从病床上跌落在地,他艰难地爬起来,踉跄着往前奔去,嘴里不停在喊:“枝枝枝枝!”

推开病房门,男人直接撞到一个端着托盘经过的护士身上,他发疯似的握住护士的肩膀剧烈晃动,哆嗦着唇问:“宋枝在哪里?宋枝在哪里!”

作者有话要说:  听说相爱的人会有心电感应~~

ps:“我好想你”四行歌词摘自苏打绿的歌曲《我好想你》

-

谢谢投喂~~啾啾~

地雷:26070511、46299178 1个;

营养液:46299178 10瓶;喵 5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