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欺唇[救赎甜] > 第89章 89

第89章 89

一顿饭吃到尾声, 喝太多水的宋枝想去洗手间,旁边闻时礼跟着她一同站起身:“这里的洗手间有点偏,我带你过去。”

宋枝摆摆手:“不用麻烦, 我问服务员就行。”

“不麻烦。”男人语调轻缓温和, “正好我要出去结账, 顺路。”

“好吧。”宋枝说。

两人相继离开包间。

包间里,陆蓉不住笑着夸赞闻时礼:“小闻这孩子在外几年,还越来越懂事了。”

宋长栋用牙签剔牙,冷笑道:“高智商的危险人格的患者情商都高, 擅长伪装, 对你的态度全凭他的心情,或许他今天算心情还算不错。”

听到这话,陆蓉多少有点不太乐意:“人家小闻多好一人, 你非要这么说人家才行?”

宋长栋动作一顿:“主要是我太了解他了啊,他在我那里做了那么久的治疗, 我能不知道?”

陆蓉:“我看你这就是偏见。”

“行行行, 我偏见。”宋长栋不想与陆蓉发生争吵,“我不说他行了吧?”

陆蓉:“你别忘我们来前说的。”

宋长栋:“没忘呢。”

两人在来前就商议过, 见到闻时礼的话要当面好好感谢一下他, 甘愿下跪来换宋枝的安危。

新闻闹得很大。

在来的路上, 都听到不少人在讨论这件事情。

陆蓉说:“你等下态度好一点。”

宋长栋:“知道, 那小子对枝枝确实不错,真的当亲妹妹对待。”

“是的呀, 小闻把枝枝照顾得多好啊。”陆蓉说, “亲哥哥都不见得有那么好的, 所以你不要对人家那么苛刻。”

宋长栋耐心应着:“遵命。”

闻时礼把宋枝带到洗手间的位置:“去吧, 我去结账。”

眼见他往完全相反的方向去, 宋枝叫住他:“你不是说顺路吗?这完全就两个方向。”

闻时礼回头看她:“怕你迷路。”

“”

她又不是智障。

上完厕所,宋枝洗完手擦干净后从女洗手间出来,来的时候没注意到这里洗手间外过道上的壁灯还挺好看的,铁艺牡丹状的灯花,散着朦胧的黄光。

想看看另一边的墙壁有没有相同对称的壁灯,她一转头,就看见站在壁灯旁的闻时礼。

姿容清绝,眉眼散淡。

那双风流含笑的桃花眼在暗黄光色对照下,清寂得似藤蔓烧灰。

正一瞬不瞬地望着她。

宋枝走过去:“你怎么还在这,结账了吗?”

闻时礼:“嗯。”

他说:“在等你。”

宋枝心里一暖,笑笑:“那我们回去吧。”

正要抬脚,手腕被男人手指拉住,宋枝转头看他:“啊?”

闻时礼上前一步,朝她逼近。

一股难言的压迫感朝她卷来。

宋枝脚尖一转,被迫后退:“干、干嘛。”

闻时礼握住她的手腕,低低问:“你怎么不愿意告诉叔叔阿姨。”

宋枝哽一下:“就觉得有点早。”

闻时礼:“那什么时候不算早。”

宋枝:“过段时间吧。”

“过多久?”

“”

“你总要给我一个具体时间。”

“”

宋枝不清楚他为什么会抓着这个问题不放,想了想,说:“我决定后给你说,可以吗?”

他今日出奇的难缠:“不可以,现在说。”

这男人怎么回事?

没等她开口,只见男人用三根手指轻轻捏住宋枝下巴,朝上微一用力一抬,她被迫抬头,他俯身近距离去看她的眼睛:“小宋枝,你别玩我。”

嗓音沉寂,如风雪天。

她不得不承认,他严肃起来的时候很吓人。

压迫感扑面而来。

呼吸滞住。

宋枝紧张得心跳加速:“你,你在说什么?”

玩?

她玩他什么?

两人眼睛的距离只有两三厘米左右,闻时礼将她抵到墙上,微微偏头,视线赤直得没有任何折衷:“我和你是来真的。”

宋枝有点委屈:“我也没和你开玩笑啊。”

“你这样把我藏着掖着,不告诉叔叔阿姨。”闻时礼声音越说越低,最后他移开视线不看她的眼镜,似有些狼狈,沉默半晌后轻轻说:“会让我觉得你只是和我玩玩,没有以结婚为目的。”

“”

“你只是在单纯耍我的流氓。”

宋枝简直比窦娥还要冤,根本不能理解这男人的脑回路构造。

还她耍他流氓?

今日大无语事件非此莫属。

宋枝偏头去看他眼睛,认真道:“哥哥,你看看我,我这张脸有流氓样吗?”

闻时礼与她对视,目光一一滑过她的眼睛,鼻梁,嘴唇,最后他一个没忍住,眸光暗了暗,而后直接扣着她的下巴吻上去,一边吻一边含糊不清道:“挺有的。”

宋枝:?

到底谁流氓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狗男人一边亲她一边还说她流氓!是人吗!是!人!吗!

男人唇舌温热,吻她的力道用得刚刚好,扣着她的下巴半点没松,像生怕她逃跑似的。

宋枝仰脸承着他给的纠缠。

渐渐,他薄凉的唇带着温热鼻息辗转,路过她雪白的颈,弧线优美的锁骨,再往上,含住她小巧敏感的耳垂。

宋枝浑身轻轻一颤,耳朵被他热热的气息围剿住。

叫她无所遁逃。

宋枝推推他的肩膀,委屈巴巴地小声说:“哥哥有人来怎么办。”

“小流氓。”闻时礼压根不管有没有人会突然出现,舔吻着她的耳朵低哑道,“你给哥哥个具体的时间,不然我真的没有安全感。”

“”

原来是因为没有安全感。

宋枝一下就能理解他为什么会抓着这个问题不放,手继续推着他的肩膀:“你先松开我。”

闻时礼:“松开你就说?”

“嗯。”

得到肯定的回答,闻时礼这才松开她,此时的宋枝早已满面绯红,一副被欺负的小可怜样。

闻时礼撤回双手,目光在暖黄的光线里也跟着变得温柔:“说吧,哥哥听着。”

“过年吧。”宋枝认真想了下后,觉得这个时间点不错,“就今年过年的时候,你跟我回家,我给爸妈说。”

他相当满意这个答案,当即便眯眼笑道:“好。”

——“闻时礼。”

突兀的女声穿插进来。

在暧昧时被人打断,算不上什么好体验,宋枝甚至有些被吓到,肩头轻轻一颤,慌乱地从闻时礼身前退出来,站到一边,羞得把头垂得低低的。

而后,她听到闻时礼以一种冷漠的口吻开口:“有事?”

冷漠得像零下几十度的雪。

他从不会用这样的口吻对她说话,她也是第一次听见。

究竟是谁?

出于好奇,宋枝抬头,看见站在三米开外女洗手间门口的年轻女人,脸上带着讥嘲的笑看着她和闻时礼,那样的目光甚至有些不屑。

不用过多的反应时间,宋枝就认出来——褚珊珊。

那个丢掉纸鹤菠萝的女人。

褚珊珊单手插在玫红的风衣口袋里,她看着闻时礼,冷笑着说:“你当初不是说不想谈恋爱吗?”

现在居然看到他把一个小姑娘按在廊道墙壁上亲。

还说些那么卑微的话。

没有安全感?

鬼知道这男人当初傲成什么样子,拽得二五八万谁都不放在眼里,居然会说没安全感这种话,实在令人笑掉大牙。

“不想和你谈而已。”闻时礼擅长杀人诛心,语喊暗嘲,“没说不想和她谈。”

“”

作为他口中的“她”,宋枝在下一瞬就感觉到褚珊珊的目光落到脸上,让她非常不自在。

褚珊珊看着她的脸,愣了下,旋即恍然大悟般:“原来你不是他的亲妹妹啊”

宋枝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来接她的话,索性什么也没说。

很快,褚珊珊笑着问她:“你知道,你身边那个男人是个疯子吗?”

“”

“我不允许你这么说他。”宋枝皱眉,一下变得很不高兴,“你没得到他就这样说他,真的挺没意思。”

褚珊珊听得眼角一抽:“谁稀罕啊!”

“不稀罕你在这里阴阳怪气的干什么?”宋枝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这里眼红得不行呢。”

褚珊珊脸色一变,张口就要再怼些什么,宋枝却没给她这个机会,直接拉着闻时礼的手:“哥哥,我们走,不和小人计较。”

闻时礼弯唇一笑:“好。”

看着两人亲密牵手离开的背影,褚珊珊气得在原地跺了三下脚。

去死吧狗情侣!

回包间的路上,闻时礼揉揉宋枝的头发温声道:“谢谢小宋枝保护哥哥。”

宋枝嘀咕:“就看不惯别人说你。”

她还真的挺护短的。

谁说他都不行。

其实宋枝也好奇,为什么他这么多年都没有谈恋爱,她问:“除开刚刚那女的,应该也有其他女人喜欢你吧,怎么一直没谈?”

“就不想谈。”

“那你为什么和我谈?”

“”

快要到包间了,两人松开牵着的手,宋枝催促:“快说呀,等下要进去了。”

闻时礼眉目里透着认真:“那些女人只是芸芸众生里的甲乙丙丁。”

而你不一样。

——你是救赎我的光。

宋枝“啊?哪不一样。”

他没详说,只淡笑着答:“因为你是小宋枝,所以不一样。”

“”

见两人重新回到包间里,陆蓉忙给宋长栋递眼色,宋长栋立马会意开口:“臭小子,不管怎么说,这回你救下枝枝的事情还是要感谢你。”

闻时礼略一点头:”没事。”

“平时你也多照顾着枝枝些。”宋长栋说,“她一个女孩子在外面读书,多少会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闻时礼目光暧昧地看着宋枝,慢条斯理道:“放心宋院长,我会好好照顾枝枝的。”

比如刚刚在洗手间外面的过道就“照顾”得挺好。

以后也会尝尝这么照顾。

宋长栋毫无察觉,甚至有些欣慰地说:“那就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