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欺唇[救赎甜] > 第84章 84

第84章 84

晚上十一点, 私厨已经做好几样地道的川菜摆上桌。分别有剁椒鱼头,麻婆豆腐,水煮肉片,芙蓉鸡片, 炝炒凤尾和一锅排骨玉米汤。

川菜味重色艳, 香味四溢, 勾得人食欲大发。

宋枝和闻时礼到餐室的时候, 私厨正好收拾完从厨房里出来, 是位四十多岁的男人,皮肤黝黑,面相憨实,粗眉毛, 小眼睛,梳着规矩的三七分发型。

私厨看见男人旁边的宋枝, 先是一愣, 后咧开嘴老实笑着, 用一口不太正宗的普通话说:“闻律师,头回看见你家有客人呢。”

在李鑫的记忆中,他每次来做菜都只和家政保洁,或者园丁打过照面。

还没在这栋房子里见过其他人。

“不是客人。”闻时礼淡淡纠正, “女朋友。”

宋枝有点不好意思, 看一眼私厨, 还是礼貌地微笑点了点头。

李鑫同样点头回应:“哦哦,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了, 闻律师, 我先回去了。”

闻时礼:“嗯。”

待私厨离开后餐室只剩下两人。

宋枝到亮光岩板餐桌前, 拉开一把同灰色系的椅子,边往下坐边问:“时礼哥,我听刚刚厨师说话口音怎么那么怪,他喊你闻律思?”

没听错的话就是闻律思。

闻时礼没忍住,轻笑一声:“不就是平翘舌不分吗,你不要学。”

宋枝捣乱般道:“就要。”

闻时礼:“?”

她学着刚刚私厨的口音喊他开玩笑:“闻律思,你快坐,别客气,就当自己家一样随意些。”

“”

闻时礼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行,你想学就学,到时候改不回来别哭鼻子。”

宋枝大为疑惑:“这还能改不回来?”

“习惯成自然听过没?”闻时礼说,“我一年前办过一个案子,我的委托人欺负一个结巴学人说话,结果后来改不回来,自己也成了结巴。”

“”

“委托人就一直结巴着说话,结果那个结巴误会委托人一直在学他,实在忍无可忍给委托人水里下老鼠药,委托人没喝,发现后第一时间就把那个结巴揍进了脑震荡。”

宋枝听得后脊一阵发凉,小心翼翼道:“我不学了”

看着小姑娘认怂的模样,闻时礼唇角一勾,抬抬下巴示意:“快吃吧,这私厨手艺不错。”

宋枝:“好。”

第一筷,宋枝尝的水煮肉片。

在沾满辣椒和热油的肉片喂进嘴里的一瞬间,她不禁惊奇地嗯了声,含糊道:“这个好正宗啊。”

闻时礼往她碗里夹着肉片:“是吧?那你多吃点。”

宋枝的确有些饿,再加上这些菜的味道实在好,整一餐下来还算吃了不少。

倒是闻时礼没怎么动筷,就喝了几口汤。

宋枝:“你就吃这么点?”

闻时礼:“嗯。”

他没有晚上临睡前吃东西的习惯,喝几口汤都只是为陪她。

宋枝站起来准备收碗筷,却听见闻时礼淡淡说:“我来,你先上去洗漱躺着。”

宋枝:“没事,我帮你一起收拾吧。”

“真不用。”他温和道,“又不麻烦,往洗碗机里一放就完了。”

宋枝:“那好吧。”

宋枝从椅前站出来,又把椅子推回到桌底:“那我先上去啦?”

闻时礼嗯一声。

宋枝又想到一个问题:“那我睡哪个房间。”

“我房间啊。”他觉得好笑,“不然想睡哪?”

宋枝解释:“我知道,但我不想把你挤到别的房间去,还是我去睡别的房间吧。”

闻时礼投过来的目光里带点深意,还有不明的笑:“不想把我挤到别的房间去?”

宋枝:“对啊。”

“这样啊。”他倏地轻轻笑了一声,“那一起睡吧?”

“”

怎!么!可!以!

宋枝小脸上写满正经和严肃:“不行,那还是你去睡别的房间吧,我先上去了。”

也不再给他嘴欠的机会,她说完后直接掉头离开餐室。

在她离开后,闻时礼慢悠悠站起来开始收拾餐桌,把碗碟放到洗碗机里,然后把桌面用抹布擦干净,椅子归位。

一切弄好后他来到客厅,没着急上去,而是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根烟。

烟雾缭绕。

他慵懒地躺在沙发里,长腿交叠搭在茶几上,在吞云吐雾的时候仰头看着上方白色天花板。

这是他以往常态,结束一天的工作拖着疲惫身体回家,在深夜躺在客厅沙发里抽烟发呆,会后悔买这么大一栋房子,会觉得冷清,冷清得恐怖。

城市万千孤魂野鬼,他不过也是其中一缕。

这样的感觉很浓烈。

今天却不同,楼上的卧室里有个温暖的小太阳在等他,从今往后,像今天这样不同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多。

想到这里,内心似乎得到安慰和救赎,让他觉得买这样大的房子似乎没什么不好。

抽完烟。

闻时礼在一层的储物室取出医药箱,乘室内电梯上楼。

-

宋枝回到主卧里,洗漱完躺到到床上。

这是他的床。

男性味道太容易让人上头,乌木香草味道将她一整个全部裹住,好闻得不行。

宋枝激动地把头钻进被窝里,闻到没办法呼吸才重新出来,出来时脸发红,心跳加速。

这味道能让人上瘾,怎么闻都闻不够。

专属于他的味道。

一时间睡不着,又久不见闻时礼上来,宋枝无聊得开始玩手机。

点开微信。

陈斯的消息位居列表第一,四十多条。

宋枝呼出一口气后再点进和陈斯的对话框里,查看消息。

一溜烟全部是愤怒的表情。

还有看上去就十分痛心疾首的话语。

陈斯:【闻时礼真的是个畜生啊!我让他进去阻止那男的亲你,却没想到他居然自己亲你了!】

陈斯:【枝枝,他对你真的图谋不轨!你要提防小心他!】

陈斯:【不行老子越想越气啊枝枝,你把他地址给我好吧?老子要和他拼血命,他居然当着老子的面亲你!!!”

陈斯:【枝枝,回我消息,求你了行不行?】

看完三页的消息,宋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陈斯。

她能明白陈斯的心意,但喜欢和爱从来都没办法强求,不然世间就不会有那么多痴男怨女为情所困。

但这到底要怎么回?

在纠结的时候,传来开门的声音,闻时礼拎着个医药箱进来,看着她一脸愁眉苦脸的模样不禁问:“怎么了?”

宋枝如实道:“陈斯给我发好多微信,但我不知道怎么回。”

闻时礼:“就说你和我在一起了。”

“啊。”宋枝说,“那会不会很伤人?我怕他一时不能接受。”

闻时礼关上门走过来:“你不说才是真的伤人。”

宋枝觉得有道理:“还是委婉点吧”

闻时礼扫一眼她的手机,有些不悦:“明天再说,这么晚了还说什么,我不喜欢。”

万一等下陈斯狂轰滥炸地打电话会很烦。

对于他的直白,宋枝瞪眼:“这就不喜欢了?”

闻时礼在床沿坐下,理所应当道:“你男朋友还没有吃醋的权利?”

这个理由让宋枝没办法反驳,心里还觉得有点甜,于是轻声道:“我明天再和他说吧。”说完注意到他手里的医药箱,“你拿这个干嘛?”

闻时礼将她身上被子掀开:“上药。”

宋枝:“上什么药?”

闻时礼没有回答,大手直接落在她腰部衣物处,二话没说就往上推,宋枝低呼一声:“诶——!”

她双手按住他的手阻止道:“你干嘛!”

“这里要擦点药。”闻时礼勾唇浅浅一笑,“不然你以为干嘛?”

宋枝:“可我没受伤。”

闻时礼的手依旧按在她腰部没放:“先看看再说。”

“”

“手拿开,乖。”

宋枝有点害羞,慢吞吞把手松开,衣服被一点一点往上面推。

露出胜雪般的雪白细嫩肌肤。

以及几处擦伤红痕。

她觉得惊奇:“还真的有,我都没发现。”

闻时礼:“洗澡的时候不觉得疼?”

洗澡的时候忙着降温去躁,她觉得腰上有点火辣辣的感觉,但没在意。

看来是在周东抱着自己举出水泥墙外的时候摩擦弄的。

闻时礼把她衣服推到一个合理位置:“用手捏着衣服,别让它滑下来。”

宋枝用手稳住衣服。

闻时礼取出药膏,拧开,在指尖上挤出一些,再在她腰部伤势处细心涂抹,动作温柔细致。

宋枝脸上温度逐渐身高。

药膏抹在肌肤上凉悠悠的,他的指腹路过肌肤,每一寸都会觉得又痒又凉。

她没忍住,咯咯笑了两声:“痒”

闻时礼正好涂完药,扯过纸巾将手一擦,直接往她咯吱窝挠去:“这儿痒不痒?”

宋枝最怕挠咯吱窝,当即把双臂夹紧求饶:“救命我真的怕痒!”

闻时礼停下动作:“别乱动,才涂了药。”

“谁让你弄我的!”宋枝控诉他的罪行,“明明你先挠我痒痒的。”

闻时礼把药膏丢进医药箱里,一边关箱子一边吊儿郎当地笑道:“那你以后别惹我,不然就挠你痒痒。”

宋枝:“你这是明晃晃的威胁。”

“嗯。”他笑着,“就是威胁你。”

宋枝无话可说,但也不想认输:“那我要挠回来。”

她直接爬起来去挠他。

闻时礼坐在床边上,任她怎么挠,他依旧纹丝不动。

宋枝:“你不怕痒啊?”

闻时礼:“不怕。”

“听老人说——”宋枝收回手,悻悻道,“不怕痒的人心都特狠。”

闻时礼简直想笑:“这又是哪个老人说的。”

“不知道,反正就是老人说的。”宋枝说。

“行吧。”他笑。

看着他浮浪不经的模样,宋枝有点担心:“那你真的心特狠吗?”

又联想到他的遭遇,觉得心狠也正常。

没想到,他却敛住笑容,凑近几分看着她的眼睛,慢条斯理地温柔道:“我的心是狠。”

“”

“但是枝枝,哥哥什么时候对你狠心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