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欺唇[救赎甜] > 第64章 64

第64章 64

周五晚上的宿舍很安静, 孟佳妮照常外出约会,萧圆和陶佳相约图书馆。

宋枝没什么安排就独自在宿舍里。

实在有些无聊,宋枝洗一盒冬枣在桌前坐下, 准备找部电影来看。

在某播放软件搜寻十分钟后, 宋枝锁定一部高分美国爱情电影,名字叫做《怦然心动》。

评分真的好高,就看这个吧。

在观看到三十分钟的时候, 宋枝看到男主角布莱斯把喜欢自己的女主朱莉送的鸡蛋丢掉时, 心情一下变得特变难受。

这让她一下想到当初那个被丢掉的纸鹤菠萝。

送给喜欢人的东西被丢掉,本就是一件特别让人心酸难过的事情。

不管过去多久, 宋枝每每想到此事, 再好的心情都会跌落谷底。

上万只纸鹤,数不清地重复折叠。

最后却与一堆垃圾作伴。

宋枝越想越难受, 连嘴里嚼着的冬枣都如蜡似的无味。

旁边的手机在这时候响起。

宋枝暂停电影,转手拿起手机,看见来电人是闻时礼。

想着现在宿舍里没有人, 直接接应该没关系。

宋枝在接听电话的同时,眼睛扫到ipad左上角的时间, 九点五十八分。

他怎么会突然给她打电话?

来不及细想, 手机听筒里传来闻时礼熟悉温润的嗓音, 带着不明显的点点哑意:“小宋枝,明天能和哥哥一起吃饭吗?”

宋枝手里还剩半颗冬枣, 咬一口后囫囵不清地说:“不是约的后天周末吗?”

那边安静下来。

宋枝听到有车辆喇叭的声音。

在她想开口的时候,听到闻时礼的嗓音重新从听筒传来:“明天不可以吗?”

语气里透出些颓丧和不易察觉的期盼。

宋枝咀嚼的动作停下, 直接咽下后小心翼翼开口:“时礼哥你怎么了?声音也有点哑。”

“烟抽多了吧。”闻时礼懒洋洋地在那端笑着,“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哥哥对你说过的一句话。”

宋枝:“什么?”

“我说过。”闻时礼停顿一秒, 把接下来的每一个说得认真清晰,“哥哥只要一见你,就会觉得很治愈。”

“”

不知道是不是宋枝的错觉,她竟然从中听出几分深情来。

他在车内拉着她的手写字的画面,一时间清晰浮现在脑海里,竟让宋枝不受控地开始耳根发热,连带着说话也有些不利索:“记、记得啊,然后怎么了?”

“然后——”闻时礼长长一声低郁的叹息后,嗓音变得很低,“明天就想见你。”

“”

“或者今晚。”

宋枝再次瞄一眼ipad左上角,看着已经跳到十点的时间,说:“今天真的有点晚,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啊?”

不然怎么会无缘无故说这种话,还迫切想要见她。

闻时礼却只淡淡道:“没事。”

宋枝心里很疑惑,又觉得今天真的太晚了:“那就明天一起吃饭吧,我明天不忙。”

得到她的同意,闻时礼明显情绪有所缓和,连带着语调都放松不少,更显得温柔清和:“好,那我们明天见。”

“嗯。”宋枝说,“明天见。”

就在宋枝以为通话到这里就要结束时,闻时礼突然问她一句:“刚刚在吃什么,听着嘎嘣脆的。”

宋枝的一句拜拜就这么卡在喉咙里。

她盯着面前几颗光秃秃的深棕色冬枣核,如实告知:“冬枣。”

闻时礼:“听声音很好吃。”

一般当人形容某样东西看上去、闻起来很好吃的时候,那基本上就是想吃。

于是宋枝下意识就说:“我这里还有,挺新鲜的,我明天给你带点。”

可惜闻时礼却不是这么个意思,他在那头轻轻笑了下:“哥哥不吃。”

宋枝哦一声:“还以为你想吃呢。”

“但哥哥有个无礼的请求。”

“”

宋枝默一秒,平静问:“说来听听。”

我倒要看看有多无礼。

闻时礼:“等我到家后想再给你打个电话,听你吃冬枣的声音。”

“”

宋枝噎住,两秒后直言不讳道:“有一说一,你这请求是挺无礼的。”

谁会没事要求在电话里听人吃冬枣啊!!!

没有吧???

老男人果然脑回路清奇。

不走寻常路。

闻时礼的声音接在一声车辆喇叭声后面,带着点吊儿郎当和无赖的口吻:“作为你的救命恩人,哥哥这点小小的请求都没办法满足吗?”

宋枝以手托腮,嘟囔:“你这是道德绑架。”

他慵懒低低笑道:“那我成功了吗?”

“”

“我就纳闷。”宋枝此时的表情分外不理解,“普普通通吃冬枣的声音有什么好听的啊?”

闻时礼倒解释得颇有理由:“冬枣普通,嘎嘣脆的声音也普通,可是吃冬枣的人不普通。”

怎么听都像是暧昧的情话

宋枝遏制住脑里在疯狂抛锚的神经,加快语速道:“行了别说了,我吃还不行吗?”

“嗯?”男人尾音上扬,“看来小宋枝被我绑架成功了。”

宋枝心跳在加速:“让你别说了!!!”

“好,哥哥不说了。”闻时礼的语气听上去比才通话时好上许多,“到家后打给你。”

宋枝轻轻嗯一声:“那先挂了。”

“嗯。”

挂断电话后,宋枝盯着盒子里寥寥几颗冬枣发呆,像是没缓过神。好半天以后,她依旧觉得他的要求很无礼。

重点在他知道无礼还要她答应!还道德绑架!

还还让他得逞了。

呜呜呜tvt

这么几颗冬枣想必也不太够。

宋枝在心里谴责一番某人的不厚道行为后,又起身去洗了一盒冬枣,然后重新坐下继续看电影。

又是大半个小时过去。

电影还没看完,闻时礼的电话打了进来。

暂停掉电影后,宋枝把冬枣扒到面前,接通后平静问:“想问一下,我这边是直接开始吃吗?”

闻时礼懒洋洋笑道:“吃吧,我躺在床上了。”

“”

他要听着她嚼冬枣的声音睡觉?

什么鬼嗜好啊!

宋枝忍着不悦,把ipad调至静音,一边看着无声电影一边吃冬枣。

在咬冬枣的时候,她故意咬得很重,发出清脆的果肉撕裂声,一边嚼一边故意含糊问:“够不够脆?”

“”

静两秒后的男人失笑出声,败下阵来似的:“够。”

宋枝见自己难得占据上风,抓住机会调侃他:“请问闻律您还满意吗?”

他忍着强烈的笑意:“满意满意。”

在她还想占据更多上风的时候,闻时礼低低问她:“你这样逗哥哥,让哥哥怎么睡?”

宋枝立马噤声。

他要是一直不睡,那她不得一直吃冬枣。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宋枝立马乖顺下来,说:“那你好好睡觉吧,我不说话了。”

闻时礼:“怎么不说话?”

“你不是要睡觉吗?”宋枝疑惑,“我说话的话你会睡不着啊。”

闻时礼问得特别理所当然:“晚安都不跟哥哥说,哥哥怎么睡?”

“”

这男人睡个觉怎么这么麻烦啊。

以前还没发现。

她调侃他,他就不能睡了。

她不说晚安,他又不能睡。

宋枝强行压住吐槽他的冲动:“晚安。”

闻时礼:“怎么不像微信上那样说?”

她整个直接怔住。

微信上说的是晚安安。

用的叠词。

但那是打字的情况下说的啊!

要是让她在电话里和他说晚安安,好羞耻啊

才!不!要!

半天没等到晚晚安的闻时礼直接懒洋洋开口催道:“快点儿,哥哥想听。”

“”

你想听我就要说吗?

什么强盗逻辑。

宋枝用特别坚决的口气拒绝:“不要。”

“不要?”他像是没料到自己会被拒绝,一瞬沉默后轻笑道,“哥哥救的原来是条小白眼儿狼啊,现在后背还疼着呢,你就一点都——”

“打住!”宋枝打断他,深吸一口气,“我说还不行吗?”

她实在不想背上没心肝小白眼狼的骂名。

闻时礼鼻腔里哼出一声笑,像是很满意自己的得逞。

宋枝酝酿半分钟后,直接打脸先前态度无比坚决的自己,又快速又小声地羞耻道:“晚安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的!好!羞耻!!

不活了呜呜呜。

没想到的是,闻大律师还不满意,甚至挑刺道:“太小声,听不到。”

宋枝忍气吞声重复:“晚安安。”

闻时礼:“没有感情。”

“”

宋枝实在忍无可忍:“你睡不睡?不睡我挂了。”

“睡。”他回答得迅速。

宋枝:“好,现在谁都不许再讲话,谁再讲话谁就是狗。”

那边安静下来。

ipad还在播放着电影。

由于刚刚忙着和闻时礼说话,宋枝漏看掉好长一段剧情,她嘀咕道:“害我都没看到。”

说完的那一刻,她猛地意识到什么。

瞬间变狗。

每日的社死灾难时刻还是来了,她躲不掉的。

可能天生就是个社死体质吧。

还只在他面前。

宋枝现在只能期待他没有听见,无事发生最好。

老天保佑!!!

怎么说呢。

也许是老天没有这个闲工夫,来管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吧。

在她默默祈祷完后,听到男人吊儿郎当地笑着调侃:“还不赶紧给哥哥学一声汪汪叫?”

“”

宋枝直接耍赖:“你烦不烦?”

闻时礼很无辜地说道:“你自己说的谁先说话谁是狗,现在还嫌哥哥烦?”

她无法反驳。

只好再次用挂电话威胁:“你再这样我挂了!”

闻时礼:“行,我刚刚失聪了,什么都没听到行吗?”

宋枝懒得理他。

两人果真谁都没有再说话。

沉默持续到宋枝吭哧吭哧把一整盒冬枣消灭完,她小声问:“睡着了吗?”

如果他睡着了就可以挂电话了。

没想到,闻时礼秒回答:“还没,你再吃点。”

“”

作者有话要说:  可恶!昨天没写满三千就被你们抓到了!

-

谢谢老婆们滴投喂!饿饿!饭饭!(跳起来)

地雷:暴躁兔耳朵 4个;rond joie、54073945、47703884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波多野蓝莓 68瓶;52072438、angelina 10瓶;最爱小漂亮、玖栀安、伊纹夭、卑微求爱女明星、yo 5瓶;赴生 4瓶;闻时礼 3瓶;茗、姒柠 2瓶;姜云升圈外女友、39031584、恸xiaohua 1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