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欺唇[救赎甜] > 第60章 60

第60章 60

宋枝就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人,她完全没有办法和他交流。

准确来讲,是她单方面接不住他的骚话。

宋枝注视着他妖孽带笑的脸,好一会儿后,不自在地别开目光看向别处,用特不满的口气抱怨:“懒得和你说。”

闻时礼双手垂落下去,眉目闲散:“怎么不和哥哥说呢。”

宋枝有点委屈:“我说不过你。”

“......”

闻时礼仿佛记得多年前,小姑娘不开心的时候小脸也总爱这么耷拉着。

可怜得如一只被抢走胡萝卜的小白兔。

他每次看见,都会生出捉弄的心思。

又舍不得真把她弄生气。

“不开心了啊?”闻时礼微微偏头打量神色有些别扭的她,“哥哥就逗逗你。”

宋枝想抽他两下:“不准!”

闻时礼轻笑出声,嗓音低沉愉悦。他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好好好,不准。”

宋枝抿抿唇没作声。

闻时礼转身把窗户关上,再拉上浅蓝窗帘,把夜色和月光都关在外面。

衬得病房里愈发安静。

只有两个人的环境。

这算独处吗?

宋枝神思游离,在晃神间没注意到闻时礼已经停在眼前,正静静地看着自己。

回过神的她被吓得一激灵。

宋枝:“你干嘛?”

“刚刚站得远没看清。”闻时礼和她站得很近,两人相距只有一个身位差,“现在看清楚了。”

宋枝没听懂,微微皱眉道:“看清什么。”

闻时礼:“你的脸。“

宋枝:“我的脸怎么了?”

闻时礼:“你的脸很红。”

“......”

他不是才答应过不逗她的吗!

老男人净骗人!!!

宋枝单手捂住半边脸,假装淡定地说:“你答应不逗我的,怎么说话不算话?”

闻时礼耸耸肩,表现得相当无辜:“没逗你啊,实话不让说吗?”

“.....”

宋枝放下手,加重语气一字一顿道:“我没有脸红!”

闻时礼朝着洗手间方向抬抬下巴,示意她:“去照照镜子,看看你的脸红不红?”

宋枝打死都不会去。

她直接掉头踢掉拖鞋爬上病床,整个人钻进白色的被子里,把脑袋也捂住,面朝下趴着不动。

鼻息间充盈着淡淡的消毒水味。

视线陷进一片黑暗里。

这样的黑暗并未持续过久,仅有十几秒的时间。

被子就被男人一把掀开。

“让你不要把头捂在被子里,给你说过很——”

他话还没说完。

被宋枝的一个翻身打断。

两人目光相接。

小姑娘的眼珠黑得并不纯粹,糅着些深棕色,如同上好的琥珀。内眼角有些下勾,似一弯未成形的明月,睫毛上翘的弧度完美。

看着就像路边被雨淋湿的狗狗。

画面被按下暂停键。

像偶像剧里的特写画面。

闻时礼一手落在床侧扶手上,一手还悬停在半空,维持着俯身的姿势。

与双手还扒拉着被子边缘的宋枝对视。

又是好几秒的沉默。

闻时礼的目光沉寂,不动声色地滑过她的眉眼,低声把刚刚的话说完:“给你说过很多次,别把头捂在被子里。”

“哦。”宋枝松开捏被沿的手指,又迅速把脸转到一边,“我知道了。”

闻时礼弯唇一笑:“乖。”

宋枝没吱声。

闻时礼抽身站好:“饿不饿,点个外卖吃?”

“都,都行。”

闻时礼扫她一眼:“怎么还结巴上了?”

宋枝强撑着表面无比的镇定,歪曲事实道:“你刚刚有点凶,吓到我了。”

“......”

闻时礼似乎觉得荒唐,轻笑一声后说:“我凶?”

宋枝点头:“嗯,你凶。”

闻时礼摇头失笑,似乎被她确凿的肯定弄得有些许无奈:“行吧,那哥哥再温柔一点。”

“......”

宋枝转开话题:“点外卖。”

闻时礼到自己床边,拿起枕头边的手机,正准备往回走时,宋枝说:“你点就好了,我随便吃点就行。”

“行。”

在闻时礼点外卖的时候,宋枝背过身躺着,捂着胸口的右手能感觉到怦怦直跳的心脏。

为什么还是会这么紧张?

这么多年就一点长进都没有吗。

枝枝你不行。

真的有够逊色的。

像个小丑一样。

宋枝现在只样可以控制脸红。

不然每次被他看见都很社死。

纠结半天。

宋枝都没想出一个合理方法。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脸红,呼吸。

还有心跳。

-

外卖送到后宋枝发现,几样菜都是她以前特别爱吃的。

糖醋排骨,番茄炒蛋,还有水煮肉片。

还有一样她以前特别不喜欢吃的。

绿叶蔬菜。

宋枝从小就挑食,喜欢肉类食物,不喜欢蔬菜。

很小的时候,陆蓉还会强迫她吃几口,等她越来越大后完全没辙,像吃口蔬菜就要折寿似的。

在摆外卖的时候,宋枝故意把那碗蔬菜放到最边上的位置,企图忽视掉。

坐在对面的闻时礼注意到她的小动作。

他不动声色地伸手,把那碗素炒的凤尾移到宋枝面前。

宋枝脸色耷拉下来。

明知道她讨厌吃蔬菜,还故意摆到她面前来。

他故意的没错吧?

肯定是。

宋枝没把不满表现出来,不过也没有夹哪怕一点那碗凤尾菜。

只当面前摆着一碗空气。

可这还没完。

让宋枝没想到的是,闻时礼直接往她碗里夹了好多凤尾菜:“饮食要均衡,光吃肉不好。”

“......”

宋枝苦恼地盯着碗里的凤尾菜,条件反射地就用筷子夹着,想放到一边。

闻时礼冷不丁出声:“干嘛呢?”

宋枝:“我不想吃。”

闻时礼:“不想吃也得吃。”

宋枝:“可我觉得这种菜真的好苦。”

“哥哥知道。”闻时礼淡淡地说,“那你就苦着吧。”

“......”

在宋枝还想在挣扎一下的时候,闻时礼眯着桃花眼冲她笑着说:“不听话的小孩,是要被抓去喂野熊的。”

宋枝听到熊就害怕,却还在死鸭子嘴硬:“我会自卫的。”

“是吗?”闻时礼眉梢微微一挑,饶有兴致般,“那你说说,你会怎么自卫?”

宋枝无比认真地回答:“我会装死。”

她记得原来在网上看到过一种遇到熊的逃生方法,那就是躺着装死不动,熊就会自动走开。

闻时礼听得直乐,唇畔笑弧加深,慢条斯理道:“你知道我赶到的时候,看到你什么样子的吗?你那不是在装死。”

“......”

“而是在等死。”

宋枝无法反驳。

那时的她被突然出现的野熊吓得半死,差点没厥过去,哪里还能想那么多。

不想被抓去喂熊。

她选择乖乖吃菜。

闻时礼:“听医生说,让你明早出院。”

宋枝点点头。

闻时礼说:“我让骆子阳送你。”

宋枝向来没有麻烦他人的习惯,咽下口里苦涩的菜后说:“不用麻烦他,我坐公交回去就行。”

闻时礼:“那我亲自送你。”

宋枝:“更不用!你好好养伤吧。”

“哥哥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闻时礼说,“要么我送你,要么骆子阳送你。”

宋枝噎了好几秒,被迫服从:“那还是麻烦你助理吧。”

吃完外卖后,宋枝到洗手间洗脸刷牙。毛巾和牙具等都是骆子阳提前备好的,宋枝刷牙的时候想到二十岁的闻时礼,那时候的他野心深藏心底。

她曾问过他,哥哥你想要多少钱?

他说——

很多。

现在的他应该有很多很多的钱了吧。

那有没有得到足够多的快乐。

这些年有没有经常笑。

-

洗漱完后。

宋枝回到病房,看着埋首在电脑前还在工作的闻时礼,不晓得自己哪根筋没搭对,直接问了句:“时礼哥,你现在快乐吗?”

“......”

闻时礼思绪被打断,有一瞬的慌神。他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眸光漫越而来,懒洋洋一声:“嗯?”

宋枝重复:“你现在快乐吗?”

“快乐啊。”闻时礼浅浅笑着时,眉眼同样温柔,“看着小宋枝就会觉得开心。”

宋枝:“我不是指这个。”

闻时礼:“那是什么?”

宋枝想了想后,说:“你以前不是想挣好多钱吗?现在应该足够有钱了吧,这样就会快乐吗?”

似乎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问,闻时礼细细思考一会儿后,唇角笑意敛住一些,看上去更像是苦笑:“没有想象中的快乐。”

他稍稍一顿后垂下视线,嗓音变得很低:“我还是会觉得很孤独。”

在这样一个瞬间。

宋枝觉得心好像跟着他的话语重重抽痛一下。

呼吸变得十分滞慢。

为什么听他说自己孤独。

自己会这么难受。

不全是难受......

更像是心疼。

宋枝慢吞吞来到他的病床前,轻轻开口:“时礼哥,我有空可以经常找你玩,如果你工作不忙的话。”

闻时礼重新抬起头来,目光依旧温柔:“好,哥哥会腾时间出来的。”

“还有——”他又变得吊儿郎当起来,面上笑意浮浪不经,“你真的要对哥哥好点儿。”

宋枝不理解:“为什么?”

闻时礼屈起食指的指节刮刮她鼻梁,笑得十分混不吝,说:“要不是我及时赶到,明天的小宋枝可能不是出院,而是出殡。”

“......”

哇。

这老男人嘴巴。

好毒!!!!

宋枝的心疼和难受全部一扫而空,直接化作不满:“你在咒我死。”

“哥哥不敢。”闻时礼笑得很愉悦,“不过实话实说,你自己想对不对?难不成你还能徒手打跑那头熊啊?”

“......”

她没这个本事。

更做不到像他一样,随手抓起块尖石头,就发疯似的跳到棕熊背上刺它眼睛。

宋枝败下阵来:“好吧,你说得对。”

闻时礼眯眸浅笑:“所以,除开请哥哥吃饭外,准备怎么对哥哥好?”

宋枝挠挠头,一时间真的想不住来。

“这样吧。”闻时礼说,“当年你救我的时候,我答应过你一个请求。现在换你,你也答应我一个请求,公平吧?”

宋枝觉得这挺合理,但还是忍不住念叨:“但你不能提什么过分的要求。”

闻时礼眉梢一挑:“行。”

宋枝:“要提前问我,我觉得可以才会去做。”

“没问题。”

闻时礼伸出小拇指:“拉钩。”

“.....”

他怎么越老越幼稚。

宋枝吐槽:“又不是三岁小孩子。”

闻时礼面无表情:“三岁半了。”

“......”

宋枝无言片刻后,还是把自己的小拇指送上去,与他的勾握在一起。

他的肌肤一如既往很凉。

他一边和她拉钩一边伸手揉她头发:“说好了啊,答应哥哥一个要求,不许变卦。”

“......”

“变卦的话找不到男朋友。”

作者有话要说:枝枝:狗男人天天盼着我出殡(?

-

推个文文!看文案感兴趣滴话阔以去看看~~~

《闹月亮》by自月至鱼

莉莉安。

夏云梨。

如果再也见不到你,那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顾约淮日记》

*

18岁时,夏云梨甩了天之骄子顾约淮。

5年后,顾约淮不仅成了甲方爸爸,还成了对门邻居。

夏云梨如履薄冰,和便宜前任保持雇佣关系。

直到某日。

夏云梨发现自己无端误睡在他的家里。

惊慌失措之下,她决定溜之大吉,却被顾约淮遽然捉紧手腕,逼入床角。

滚烫的气息遮天蔽日般袭来。

顾约淮似笑非笑:“不解释?”

夏云梨的脑子蓦地宕机。

她一时嘴瓢:“有、有空再一起睡觉?”

顾约淮:?

夏云梨的脸都绿了。

草!

她本来要说的是有空一起解决的!

*

在众人的眼中,顾约淮玉质金相,清冷端方,被誉为八卦论坛午夜场中的“不能播总裁”。

他在商界中雷厉风行,擎天架海,任何事都未能让他出现玉山倾倒的神色。

直到有一天。

因为一场直播专访,他的初恋经历被扒,前女友夏云梨被全网黑。

穷狗,拜金,见异思迁等辱骂甚嚣尘上。

游戏粉:她死了。拖莉莉安游戏下水,她要被“不能播”扫地出门了!

岂料。

顾约淮的微博发了一张夏云梨的油画作品。

顾约淮:@梨月,我很喜欢。

不久,黎明科技、黎氏太子爷及高奢品牌athena纷纷发布微博。

黎渡v:@梨月妹妹,爸喊你回家吃饭。

黎氏科技:@梨月,大小姐,黎董喊您回家吃饭。

athena:@梨月,感谢精彩演绎童话世界冬季高级订制系列。

游戏粉:@黎渡,你好,大舅子!

***

阅读指南:

*清纯钓系小玫瑰x傲娇克制大狗勾。

*破镜重圆,双c双初恋。文案非yp情节。

*排雷:私设如山。有误会,有狗血,无逻辑。有部分女主倒追情节。

--

最后谢谢老婆们滴投喂!!!亲亲亲!!!!

地雷:宝宝的妈妈、寒木春华、sunflor1个;

营养液:桓鹭吖吖吖20瓶;我说,名字别在意啦~~15瓶;5186629410瓶;顾清湾、yo.、冉、姜云升圈外女友、易太太2瓶;段嘉许的baby.、dasseinzumto.1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