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欺唇[救赎甜] > 第59章 59

第59章 59

宋枝的生日和六一儿童节是同一天。

每年生日都能在街道上看到彩色气球,还有参加完文艺汇演被家长牵着回家的小孩子,不论男孩女孩眉心都会画一颗红心。

一派温馨喜悦的景象。

在她十八岁生日的那天照旧不例外,正好周五,街道上无比热闹,随处可见举着风车奔跑的小孩。

宋枝结束一周高强度的高三生活回家。

在家和爸妈用过晚饭后,宋枝坐在房间里的书桌前玩手机,面前窗户打开着,阵阵盛夏的晚风拂面而来。

没一会儿,风越来越大。

吹得宋枝有点冷,她起身关窗户的时候注意到天际翻滚的乌云。

应是雷雨欲来。

关好窗户拉上窗帘,宋枝又玩了一会儿手机后觉得有点口渴,然后到客厅接水喝。

还没走到饮水机的地方,就听到门铃在响,她脚尖一转去开门。

宋枝把门拉开,看见外面站着位个头稍矮,眼睛小小的年轻男子,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裤子。

男子手里拿着一个精美漂亮的盒子。

宋枝看一眼男子的脸,又看一眼他手里的盒子,礼貌开口:“您找谁?”

男子显得有些紧张,明显顿了下后,笑道:“我是快递员,请问你是宋枝吗?“

宋枝:“我是。”

男子把手里的礼物盒递过来:“你的快递。”

宋枝伸手接过的同时,低头看一眼男子脚上擦得锃亮的皮鞋,微微一笑:“穿皮鞋送快递很不方便吧?马上就要下大雨了,辛苦拉。”

男子面露一丝尴尬,忙道:“没事没事。”

宋枝:“你哪家快递公司的?”

“啊?”

“怎么连个快递单号都没有。”宋枝抱着盒子看一圈。

男子回答说是同城快递,所以没有单号。

宋枝没有再细究这一点,而是好奇:“谁送的?”

“闻律——”男子说到一半迅速改口,“闻时礼先生送的。”

最后男子离开时,还说了一句话。

宋枝印象深刻。

他说——

闻先生祝您生日快乐,天天开心。

-

宋枝和骆子阳面对面对视着,她的问话让骆子阳束手无策。

周围空气完全安静下去。

骆子阳看向闻时礼寻求帮助:“闻律,这......”

闻时礼温和道:“哥哥等会给你解释,先让他过来说正事吧。”

宋枝:“好。”

在骆子阳给闻时礼汇报公事的时候,宋枝一句都没有听进去,一直在回想十八岁当天收礼物的画面。

谁会穿着皮鞋送快递?

这不合理。

骆子阳并没有停留过久,说完正事后径直离开病房。

无人说话,四周都静悄悄的。

外面月明星稀,秋风萧索。

闻时礼下床到窗边,推开窗户开始抽烟,思绪逐渐飘散着回到数月前。

五月末的间芸接连下雨几天。

大型的雷暴雨。

折磨得他每天都非常痛苦,抗精神药物大把大把服用,效果却甚微。

状态不济的他实在不宜驾驶车辆。

六一当天。

他要求助理骆子阳开车送他到莲庆。

行车途中。

骆子阳问:“闻律,这一趟干嘛去?”

闻时礼坐在后排位置,神情显得疲惫,眸光怠倦,听到问话时倒多出几分清醒,笑着答:“见一小孩。”

“小孩?”骆子阳不解,扫一眼早就放在副驾上的精美礼物盒,“这么大费周章,还专门跑一趟,您的时间多精贵啊。”

“......”

闻时礼弯唇一笑:“没办法,那小孩比我时间精贵得多。”

骆子阳还误以为是真的小孩,随口问:“几岁拉?”

“今天满十八。”

“......”

近十个小时的长途车程,让闻时礼愈发疲惫,他已经超过三十个小时没有睡觉。

达到一种□□醒着灵魂在沉睡的状态。

傍晚九点钟,黑色宾利停在宋枝小区的门口。骆子阳说:“闻律,我们到了。”

闻时礼抬手整理领带:“把盒子给我。”

骆子阳把副驾上的礼物盒递给闻时礼后,下车绕过车头拉开后面的车门。

闻时礼单手拿着盒子,抬脚下车。

一只脚刚沾地,天空就炸开一道惊雷。

大得能震痛人的耳朵。

闻时礼浑身一僵,眸光和呼吸同时凝住。很快,他出于本能反应直接收脚退回到车里,整个人往后紧紧靠在座椅上。

吓得骆子阳慌张起来:“闻律,还好吧?!”

骆子阳只知道他的老板有精神方面疾病。

最怕雷雨天。

跟在老板身边的这两年,他偶然撞见过几次老板发病的样子。

每一次都会被吓得不轻。

闻时礼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地颤抖,呼吸逐渐紊乱,他在西装内衬摸索药瓶的手抖得十分厉害,另一只手中的礼品盒也因此滑落在身旁。

等他好不容易翻找出小药瓶,又因为一个手抖没拿稳掉到脚垫上。

骆子阳忙上前弯腰捡起来,塞到男人手里:“这里闻律!”

闻时礼迅速拧开瓶盖,倒出几粒在掌心,仰头一口气送到嘴里。

骆子阳急忙拉开副驾的门,取出扶手箱中的矿泉水,拧开后到后车门前递到男人手边:“闻律,水!”

闻时礼的手抖得没办法握住水瓶。

骆子阳只好瓶口递到男人唇边:“快喝一点!”

闻时礼浑身发着抖喝水把药片咽下。

骆子阳拧好瓶盖,随手放到坐垫上,看那个礼物盒子:“我扶您上去?”

“......”

“不......我不能这样上去......”闻时礼嗓音跟着身体都在抖,他捂住胸口像是难以呼吸,“你送上去。”

骆子阳拿起那个礼物盒:“好,我这就去。”

“别说我在下面!”闻时礼提高音量咬牙道。

骆子阳:“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总不能让小孩担心。

毕竟还有一周时间,她就要参加高考,这种至关重要的时间点,他不想她被任何人影响。

包括他在内。

骆子阳正准备抬脚离开,又被闻时礼叫住:“等等。”

骆子阳停住等待吩咐。

闻时礼剧烈地喘息着,一边喘一边盯着骆子阳身上的黑色西装外套:“把外套脱了去,就说是同城快递。”

骆子阳:“还有其他的吗?”

“帮我带句祝福。”

“......”

“祝她生日快乐,天天开心。”

送完礼物的骆子阳回到车上时,闻时礼的情况非常不容乐观,正处于一种癫狂崩溃的临界点。

他痛苦地蜷缩在座椅里,开始用头重重地去撞车窗,仿佛这样就能缓解痛苦一样。

与此同时,他的嘴里还在飞快地重复说着一句话。

像在安慰自己。

骆子阳一边阻止他用头去撞车窗这个行为,一边听清楚他用极快语速反复重复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

只有短短九个字。

——雷声是云朵打的呼噜。

骆子阳不懂他为什么要说这句话,也不懂这句话具体意味着什么。

只有闻时礼知道。

还有那个笑起来眼睛会弯成月亮的小姑娘。

这句话是她说的。

“哥哥别怕。”

“雷声是云朵打的呼噜。”

“......”

-

两人沉默良久。

宋枝双腿悬空坐在床沿上,她低头扣着自己的手指,低声打破沉默:“我生日那天,你回来过对吗?”

她不认为骆子阳会独身一人千里迢迢跑一趟给她送礼物,毕竟骆子阳是他的助理,既然骆子阳在,那他就在。

闻时礼替自己点上今晚的第二支烟,他并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好隐瞒的,直接承认:“嗯。”

“......”

宋枝抬头,看着窗外的暮色和窗边身姿颀长的男人。

半晌后,她问:“为什么?”

闻时礼转过头来,在青白烟雾间与她对上视线,他的眸光深沉似长夜:“哥哥答应过你,会回来看你。”

“......”

“骗小孩这种事情,我做不出来。”

宋枝:“我没问你这个。”

闻时礼:“那是什么?”

宋枝:“我问的是,你既然当时回莲庆了,为什么不见我?”

闻时礼怔住。

那次的狼狈记忆犹新。

他沉默片刻,抽口烟后徐徐吐出烟雾,慢条斯理解释:“哥哥当时犯病了,不想吓到你。”

对于这个解释,宋枝丝毫不买账:“我又不是没见过!”

闻时礼耐着性子,语气放得格外温和:“既然你见过,就该知道有多吓人。万一哥哥伤到你怎么办?”

宋枝一口笃定:“你不会。”

闻时礼:“万一呢?”

“这件事没有万一。”宋枝很确定这一点,“你不会伤害我。”

这种确信源于他一次又一次给过她极充沛的安全感。

闻时礼:“已经过去了。”

“这过不去。”宋枝越想心里越来气,“你明明回来莲庆,却不见我,说到底你还是食言。”

“我的错,我的错好不好?”闻时礼每次认错的态度都非常良好,他的嘴却依旧很贱,“没想到小宋枝会因为见不到哥哥闹脾气,我有点意外。”

“......”

如果你要是知道我暗恋你好多年的话。

会不会更意外。

宋枝打住念头,不想再和他讨论这件事,直接转移话题:“你后背伤口还疼吗?”

闻时礼手肘支在窗沿上,整个人懒洋洋地靠着,听到她的问话后,他故意流露出疼疼痛的表情,嗓音却含着笑:“好疼的,给哥哥呼呼?”

“......”

“你幼不幼稚啊。”宋枝浅白他一眼,“多大的人,还说呼呼。”

闻时礼:“跟你学的。”

宋枝无语,几秒后说:“再说你穿着衣服怎么给你吹。”

话一说完直接后悔。

“......”

不出意外的话,这老男人又会开始嘴欠说骚话。

失算了。

果然,闻时礼低笑两声,眸光变得玩味无比,轻佻却又不下流。他在吞云吐雾间,字字缱绻地笑道:“变着法要哥哥脱衣服?”

“......”

“小孩你怎么耍流氓啊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脸!!!

他!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宋枝被逗得当场社死,什么话也讲不出来。

这波真的失算了。

看着小姑娘面色逐渐蕴红,整张小脸都写着囧迫,闻时礼心情直赴佳境,眼角眉梢笑意都在加深,一双桃花眼看着愈发风流勾人。

他想着不再逗她,可又实在觉得有趣,没忍住又说了句:“不说话哥哥就当你默认了?”

“......”

宋枝好想从这间病房逃走啊......

再连夜买火车票逃离这座城市。

她的沉默让他变本加厉。

男人索性灭掉烟头,朝宋枝张开双臂,一副任凭摆布的模样,低低笑道:“既然小宋枝费尽心思想占我便宜。”

“......”

“那来吧,哥哥不反抗。”

作者有话要说:欲欲大概是失宠鸟。(

你们都不给我留言了!!!(超大声质问

-

谢谢两位老婆的营养液!!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unflor5瓶;顾清湾2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