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欺唇[救赎甜] > 50 50

50 50

宋枝在半夜醒来后, 就没有再睡着。

也许是因为那个太过逼真的噩梦,又可能是因为陆蓉告诉她咪姐摔断腿的事情。她想来想去就一直都没睡着,就用最暗的屏幕光玩着手机。

刷微博到早上六点钟。

微博上有很多关于闻时礼的内容, 他现在的确很出名。

甚至有女生看到他无名指上的戒指后, 想扒出他太太的身份来。

宋枝切到微信里面, 想着他现在是个日理万机的大忙人, 纠结一会儿后给闻时礼发了一条消息:【时礼哥,如果你忙的话, 饭卡可以给我寄过来。】

发完消息后她放下手机准备再睡会儿, 想他醒来后看到会回的。

令人意外的是,原本熄屏的手机在下一秒亮起。

紧跟着是微信电话的提示音响起。

宿舍里静悄悄的,其余三个女生的呼吸声都很匀顺。宋枝怕吵到她们,赶紧把手机调成静音, 然后打开来看。

——时礼哥请求和你语音通话。

“......”

宋枝盯着请求界面两秒, 然后掀开被子放轻动作下床,趿上拖鞋, 往阳台方向走去。她很轻地打开阳台门,没让门在开的时候发出声音。

然后人到阳台上后, 再轻轻地把门重新给关上。

宋枝关上门后,走到门斜对着的角落蹲下, 接听起闻时礼打来的语音电话。

先开口的是他, 清冷微沉的嗓音传来:“你醒这么早?”

宋枝说话声音故意很轻,怕吵到舍友:“没睡着。”

闻时礼:“怎么?”

宋枝:“做噩梦了。”

“嗯?”闻时礼问, “什么样的噩梦?”

“......”

宋枝没好意思说。

难道要说, 她梦到自己给他当小三,然后被当街暴打吗。

她没这个脸。

静默几秒后,宋枝平静道:“没什么。”

闻时礼没有再问, 只说:“我住的地方离你学校有点远,我现在出门,七点半左右到。”

宋枝很小声地吐槽道:“这么麻烦还要把我饭卡拿走。”

她真的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闻时礼在那边低低笑一声,懒洋洋道:“你就当哥哥想见你吧。”

宋枝哑住。

他在说什么?

想。见。她。

见。她。

她。

这样的话怎么听都很暧昧吧?

简简单单三个字直接把她搞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闻时礼却像个没事人似的,说:“出来的时候记得穿件外套,天气有点凉,先挂了。”

“哦。”

闻时礼:“先挂了。”

宋枝嗯了声。

挂断和闻时礼的微信语音后,宋枝慢吞吞从角落里站起来,一阵晚秋的晨风带着凉意吹来,也没能把她的脑子吹得清醒些。

刚刚自己没有听错吧?

他确实说想见她了吧?

只是他为什么要这样说,这样很撩人他不知道吗?

烦死了!

宋枝郁闷地回到宿舍,拿上洗漱用具到卫生间。洗漱后,又回宿舍坐到自己的桌子前,用小台灯照着化了一个淡妆。

虽说是淡妆,但该有的一样没少,光底妆都花了一个小时。

闻时礼说七点半到,她就一直化到了七点半。

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句话。

女孩子只有在见最重要的人时,才会不嫌麻烦地化上一整套的妆。

就像宋枝现在这样。

意识到这点的她心里有点慌,自己居然还会为见他一面这样折腾,这样的苗头很不对劲。

但转念间又在安慰自己,女孩子出门打扮是正常的。

不是刻意为他打扮的。

嗯,不是。

时间来到七点三十五分,宋枝收到闻时礼的微信,只有两个字。

——下来。

他已经到了?

宋枝放轻脚步再次来到阳台,趴在栏杆上往下看。她所在的楼层在六楼,把头探出去一些就能看到楼下。

目光往下,就那么直直对上闻时礼的眼睛。

现在这个时间点,太阳刚刚从东方升起来,光线千丝万缕地往下落,渗透在椴树的树叶缝隙中,星星点点落在男人妖孽的眉眼上。

他照旧一身黑色正装,身姿笔挺,仰头看她时面朝阳光。

以宋枝的高度看下去,就觉得像在做梦一样。

碎碎的光点似乎已经渡进他黑色的眼睛里,使得那份黑更加的纯粹深沉,与他冷白的肤调形成鲜明的对比。

黑得纯粹,白得醒目。

绘成一张很是妖孽勾人的脸孔。

闻时礼单手插包,朝她招招手示意她下楼。

宋枝看他一眼,转身加快脚步回到宿舍里,在衣柜里翻出一条才买不久的白色百褶裙,想到他的话,又拿了件小外套出来。

换好衣服后宋枝又换了鞋,然后拿着手机离开宿舍。

急慌慌的连包都没有带一个。

想着要马上要见到他。

宋枝的脚步不自知地变得有些轻快,下楼梯的速度也快。

没一会儿就到了宿舍楼下。

宋枝把步调降下来,调整了下呼吸,走到了闻时礼面前,先一步打招呼:“时礼哥,早。”

借着晨光,闻时礼上下扫视着精心打扮过的宋枝,然后吊儿郎当地笑起来:“为了见哥哥一面,这么大费周章呢?”

“......”

“看不出来,你还对哥哥挺上心的。”

宋枝无言以对。

不管过去多少年,这个男人依旧骚包和自恋。

怎么!能这么!自恋!!

真有一种冲回宿舍卸妆的冲动。

宋枝面无表情回答:“没为你化妆,我只是有出门就化妆的习惯。”

闻时礼没揪着不放,只淡淡笑道:“嗯,漂亮。”

“......”

干嘛夸她。

老男人今天怎么回事,又说想见她,还夸她漂亮。

已婚人士这样对一个年轻小姑娘真的好吗。

就、挺那啥的......

不守男德。

注意到宋枝的黑眼圈,闻时礼凑近些看一眼,懒洋洋笑道:“什么噩梦这么厉害啊?昨天见你的时候都没有黑眼圈啊。”

宋枝:“很恐怖的噩梦。”

闻时礼:“给哥哥说说?”

宋枝看到他的眼睛,平静且认真地说:“梦到我给一个老男人当小三,然后被他老婆发现后当街暴打。”

“......”

闻时礼听得一怔,像是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她的话是什么意思。等过几秒后,他才低笑出声,一边笑一边问:“什么?”

宋枝重复:“我给老男人当小三被打了,还是鼻青脸肿那种。”

闻时礼越听越觉得好笑,一直看着宋枝低低笑着,笑到最后胸口起伏的幅度都在加大,肩膀也在轻轻颤动。

宋枝被他笑得心烦意乱的:“这哪里好笑了啊?”

明明就是件特别恐怖的事情。

“就很好笑啊。”闻时礼微微收敛笑意,若有所思一会儿说,“我是在想,得是什么样的老男人这么大的魅力,能让小宋枝去给他当小三。”

宋枝:“我有这么好?”

“当然。”闻时礼从不吝啬对她的夸奖,“小宋枝这么好,值得优秀并且真心对你的人,而不是委身于一个已婚老男人。”

宋枝给自己洗脑:“嗯,我也觉得。”

所以还是得离他远一点。

避免悲剧发生。

闻时礼摸出饭卡来递过去。

宋枝接在手里,狐疑道:“故意拿走我的饭卡又送过来,你该不会就真的是为了见我吧?”

“不然呢?”闻时礼笑得温和,“以前你可是挺依赖哥哥的,可是现在却和我越来越生疏了。我就在想是不是不经常见面的原因,所以制造机会和小宋枝见一见。”

“......”

听到他的解释,宋枝才知道是自己想歪了。

完全歪了。

他真的只是把她当做妹妹来看到,类似于觉得兄妹间感情生疏所以才要和她见面。

而不是她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的那种。

夸她漂亮这个。

也只是单纯口头夸夸。

“那——”宋枝心中情绪降下来,“谢谢你给我送饭卡。”

闻时礼:“怎么谢?”

宋枝:“啊?”

“不是说谢谢哥哥吗?”他脸上的笑意在加深,“抱歉,哥哥这人比较较真,所以总喜欢问得清楚些。”

“.....”

宋枝心里觉得无语,觉得老男人真的好幼稚,却又不敢在面上表露出来。于是,她干脆随便敷衍一句:“改天请你吃饭。”

她本以为这样就能应付过去的,毕竟在中国人的字典里,这就是一句片场话而已。

结果,闻时礼颇认真地拿出手机看了眼工作计划表后,抬头道:“不用改天,我今晚就有空。”

“......”

宋枝当场噎住。

闻时礼看着她的眼睛,笑着问:“要请哥哥吃什么?”

“......”

又是好一会儿沉默后。

宋枝鼓足勇气,说:“我今晚没空,就改天。”

只要她咬死改天的话,他就不能拿她怎么样。

没想到,闻时礼居然答应:“好,改天。”紧跟着他打开手机备忘录,“我们现在先定下来,我记着,然后把那天时间空出来。”

“......”

“改天是哪天?”闻时礼一副随时准备打字记录的模样,“具体在哪里吃,中午吃还是晚上吃?”

“......”

在他含笑的目光里,宋枝变得脑子不太清醒,顺着他的话不自主回答:“我、我都行吧。”

闻时礼:“那哥哥来定?”

宋枝几乎被牵着鼻子走一样,心里尴尬,表面就只能点头。

除了点头还是点头。

于是乎整个事情经过就演变成了——

他先拿走她的饭卡在先,要请吃饭的却是她。

而定时间地点的却是他。

闻时礼:“那就下周末?”

宋枝:“下周末我要去野炊。”

“这样啊。”他想了想,“那就下下周的周末,吃中饭,我到时候来接你。”

宋枝被迫硬着头皮应下:“好。”

“正好我最近有个重要的案子。”闻时礼说,“下下周的周五开庭,到时候隔天就当请小宋枝吃庆功饭。”

宋枝:“不是我请你吗?”

闻时礼抬手揉揉她的脑袋:“哥哥还真能让你花钱请吃饭啊?”

宋枝沉默着没说话。

隔了会儿。

宋枝问:“你就这么自信吗?”

“嗯?”

“我是说官司。”

“还行吧。”他像是觉得手感不错,又在她的头上揉了一把,“十拿九稳的样子,你要不给哥哥加个油?”

“......”

闻时礼微微含胸去和她对视:“小宋枝给我加个油,哥哥就能十拿十稳了。”

宋枝:“哪有这么神奇。”

“有的。”他笑。

宋枝还挺希望他能打赢的,于是温吞问:“你想我怎么加油?”

闻时礼盯着她不放:“简单,给哥哥笑一个。”

“.....”

又让她笑。

才!不!要!

宋枝觉得脸上有点热,瞪他一眼:“我才不要,我回去了。”

说完转身就往宿舍楼里走。

脚步很快。

后方隐隐约约传来男人的低笑声。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今天双更了!!!(叉腰挺胸

-

谢谢老婆们滴投喂!!!

地雷:稚 3个;阿巴阿巴 2个;xxxxtong. 1个;

营养液:卿玖、miss张、秋北鹤 10瓶;姜云升圈外女友 1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