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欺唇[救赎甜] > 47 47

47 47

“......”

宋枝完全无法理解这老男人的脑回路。原来在他眼里,她就是个擅长多年记仇的小气鬼?

犹豫片刻,宋枝说:“真的没有。”

闻时礼:“那你怎么不肯坐哥哥的车?”

宋枝轻描淡写扫一眼他无名指的戒指,又去看他眼睛:“你确定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闻时礼侧身给她让路,“顺路,我要回事务所,正好经过你学校。”

宋枝抬脚接着下楼梯:“还没下班吗?”

“还没。”闻时礼说,“得加班。”

宋枝嘀咕一句:“什么黑心事务所,周末还要加班。”

话音落下。

旁边传来男人一声低沉且意味不明的笑。

宋枝回过头看着同行在旁边的他:“你笑什么?”

闻时礼懒洋洋反问:“加个班儿就黑心了啊?”

宋枝思考着到医院门口怎么再拒绝坐他车回学校这件事,没有多想,随口接道:“嗯,挺黑心的,老板真坏。”

闻时礼慢条斯理道:“我就是老板。”

宋枝顿住脚步。

“我坏吗?”闻时礼跟着她停下脚步,含笑的目光里全是似笑而非。他沉默与她对视片刻,弯唇笑道:“哪里坏?”

“......”

“小孩,你一如既往地没良心啊。”闻时礼用一种特遗憾的口吻,懒洋洋地往下说,“就算哥哥再坏,也从没亏待过你吧?”

“......”

听着他的话,宋枝又开始想以前和他的点点滴滴。

他确实从来亏待过她。

会因为她的一个电话,就翘课到她学校给她撑腰;

会在她受伤的时候,细心给她擦药,顺带还会给她吹吹伤口;

会花掉身上最后五块钱给她买一朵玫瑰花。

想到以上的种种,宋枝心里更为感慨,也更难去忽视他无名指上的那枚婚戒。

她如实道:“我又不知道你是老板。”

对他的记忆还停留在上次来间芸找他。

那个时候他还在某家律所实习,现在已经发展到自己当老板了吗?

还挺好的。

闻时礼淡淡嗯一声后,又很快抛出问题:“我是老板,让员工加班就不黑心了吗?”

“......”

“没想到小宋枝还是这么护短。”闻时礼笑,“对哥哥也依旧偏心。”

宋枝突然想起,初一的周末。

她在那家皇石ktv楼上的酒店救下他,当时一名警察叔叔也说过她护短这种话。当时年纪尚小的她还不理解护短什么意思,只能理解成——

哥哥,你是我的短。

只是现在时过境迁,所有的一切都在变化。

她不再认为他会是她的短。

不是,也不能是。

他只能是别人的。

压下心中微微的惆怅,宋枝面不改色地道:“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

她纠正道:“就算老板是你,那也是坏。”

闻时礼失笑两声,像是败下阵来似的摊手道:“行,那让我这个无良老板送你回去吧。”

宋枝还没想好怎么再度拒绝,只好沉默。

两人下楼梯,出通道口。

来到精神医院正门口。

宋枝转身仰头看一眼医院大大的招牌,用不经意的口吻问道:“这几年你还犯病吗?”

闻时礼简洁给出一个字答案:“犯。”

宋枝:“那雷雨天的时候怎么办?”

闻时礼漫不经心地笑:“不怎么办。”

这句不怎么办,落在宋枝耳中,自动翻译成另外一句话:还能怎么办?

毕竟对于他来说,这是不可控的病症。

她见识过的。

“还知道关心哥哥啊?”闻时礼浮浪不经地笑起来,显得整个人都很混不吝,可却经不住他那张脸实在妖孽,格外诱人视线。

宋枝不自在地别开脸,躲开他的目光:“就,随便问问。”

“也是。”闻时礼敛住几分笑意,不知道想到什么事情,连带着语气也沉了几分,“毕竟这几年你都对哥哥不闻不问的,怎么可能还会关心我。”

宋枝默默听着,心里却五味陈杂。

关心什么?

你和另一半的感情状况吗?

还是你们的婚房装修情况。

闻时礼:“也不主动汇报自己近况了。”他摇摇头,惋惜般说:“你原来可是经常主动发微信给我说的。”

“......”

宋枝记得,在没有去间芸找他以前,自己确实经常给他发微信分享近况。比如最新的考试成绩,天气如何,今天吃了什么好吃的等等。

就连在路边看到一颗奇奇怪怪的树,也要拍给他。

后来的冷淡都是从间芸回去以后。

她自发而为的不再主动联系。

也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一句话,不再喜欢都是从丧失分享欲开始的。

宋枝觉得挺对的。

不知道说什么,宋枝反把问题抛回给他:“你不也没主动说过自己的近况吗?”

闻时礼懒洋洋笑:“我能有什么好说的。”

“......”

真的没有吗。

怎么不说说你什么时候结的婚。

最近吗。

还是更早一些的时候。

这时候,上完厕所下楼来的陶佳看到宋枝。陶佳性格非常内向,社恐严重,看到她旁边的高大男人时有点不敢靠近,只敢远远喊声:“枝枝。”

宋枝看过去,目光落在陶佳脸上。

对呀,就说舍友怕生!

这样他就不会非要送她了!!!

“时礼哥。”宋枝组织好语言,条理清晰地婉拒:“我舍友她特别怕生,还社恐,所以我还是和她一起坐地铁回去吧,这样她会自在些。”

闻时礼:“是吗?”

宋枝点头表示肯定。

“可是——”他没看陶佳,目光直勾勾落在宋枝脸上,“地铁上人不是很更多吗?岂不是会更社恐?”

“......”

宋枝想了下,居然找不到理由反驳。

她看向陶佳。

陶佳用眼神告诉她:他说得对。

“......”

宋枝只恨自己脑子不够用。

-

由于想不到更好的拒绝理由,宋枝只好带着陶佳,跟在闻时礼后面。

他的车停在医院门口的停车位里。

还没走近,宋枝就看见醒目的车标。大写的一个银色字母b,黑色的底色,字母两边有一对银色的翅膀。

她认识这个牌子的车,好像是叫宾利。

不知道具体价格,不过一看很贵。

看来他近两年是愈发的风生水起了。

宋枝直接走到后座的位置,准备伸手拉车门。

与此同时,只见闻时礼走过来停在她身侧,两人中间隔着一个身位,他拉开副驾的门:“你坐前面。”

“......”

宋枝:“我和我朋友一起坐后面吧。”

陶佳:“不用,我自己一个人坐后面就行。”

“......”

佳佳,你真不懂我。

宋枝还想说点什么,闻时礼却笑道:“让你的社恐朋友一个人坐后面吧,这样她还会自在些。”

她嘀咕道:“你又知道了。”

陶佳却再次用眼神告诉她:他说得对。

没办法,宋枝只好硬着头皮坐到副驾里,满脑子都在想希望他老婆不要介意,这应该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吧。

间芸这么大,想再次巧遇也真的挺难的。

坐进去后,闻时礼替她关上车门,而后绕过车头打开驾驶座的门上车。

宋枝取下肩上的包,然后转头伸手把手里的药递给刚上车的陶佳。陶佳接到手里:“谢谢。”

宋枝:“不客气。”

在她回过头的时候,对上闻时礼深黑的眼:“干嘛?”

闻时礼收回视线:“安全带。”

“哦。”

宋枝系上安全带。

闻时礼发动起步车辆,打着方向盘缓缓驶出停车位。在开出医院大门的时候,他问:“学的什么专业?”

宋枝:“精神病学。”

他顿住。

而后,他转头看她一眼:“精神病学?”

宋枝:“不行吗?”

“嗯,行。”闻时礼说,“就是没想过你会真的学医,还以为那时候你是一时头热。”

宋枝心想怎么会呢。

要是一时头热,也不会喜欢你那么多年。

她想了想,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从包里掏出手机,点开微信给陆蓉回了一句话。

【知道了妈妈。】

回完消息退出来。

宋枝就看见列表里有新的消息进来,是周崇生发来的,说下周他们班关系好的几个要组织去野炊,类似于晚上在山上烤烧烤这种,问她要不要一块儿,还说把她室友叫上。

她其实不太喜欢这种集体活动,会觉得吵。

但是想到上次周崇生帮过她一个小忙。

又觉得拒绝不太好。

宋枝决定问问陶佳的意见,回头:“佳佳,我一个朋友说下周六去野炊,你去吗?”

陶佳说:“嗯......我都行,你去的话我就去吧。”

闻时礼淡淡插话进来:“在哪野炊?”

“还不知道。”

“不知道?”他说,“问清楚点,莫名其妙的地方不要去。”

宋枝哦一声,乖乖给周崇生发微信:【在哪里野炊?】

周崇生:【温溪山。】

得到回复后,宋枝抬头说:“说是在温溪山。”

闻时礼:“嗯。”

宋枝靠在车窗上发呆,视线落在前方晚高峰的拥堵车流上。

鼻息里充盈着他身上的乌木香草味。

闻着闻着就有点昏昏欲睡。

他的车开得平稳,加上这车本身舒适度极高。

宋枝也就真的睡了过去。

一个多小时候,黑色宾利停在芸大门口。

宋枝听到敲车窗的声音。

她睁眼看见站在车窗外面的陶佳,用嘴型和她说:到啦。

宋枝回头,对上他的眼。

两秒后,她迷糊道:“怎么不叫醒我。”

闻时礼慢条斯理道:“因为哥哥有句悄悄话要和你讲。”

“什么?”她问。

他侧过身正对着她,眸光温润,唇角笑弧浅浅,再把每一个字都说得认真缓慢:“再次见到你,哥哥真的很开心。”

“......”

“一看到你,就会觉得很治愈。”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老婆们滴投喂~~~!!

地雷:浅城醉、稚3个;寒木春华2个;53043605、39073975、笙十六kinn、xxxxtong.、卿玖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杯啵啵乌龙茶46瓶;-confectionary、松月10瓶;月亮小表妹6瓶;风也温柔、sunflor5瓶;伊纹夭2瓶;单恋、姜云升圈外女友1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