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欺唇[救赎甜] > 46 46

46 46

事后多年,宋枝想到与闻时礼的再次遇见。她都会认为是一种命里注定的际遇,并不遵循谁的个人意愿。

该她要遇见的人,她躲不掉。

十月末的一天。

宋枝陪舍友陶佳到间芸最好的精神病院看诊。陶佳性格非常内向,开学近两个月的时间,在宿舍里也只和宋枝关系好一点。

近日来陶佳彻夜失眠,白天精神不济,宋枝发现后提议陪她到精神科看看。

正好是周六,两人早起乘第一班地铁,一直从城东坐到城西。

两个多小时后终于到达。

这家医院的人非常多,一直排队到下午三点才挂到一个专家号。

又继续等待看诊。

又是一个半小时后。

叫到陶佳的名字,陶佳一直拉着宋枝的手,要宋枝一直陪着。

宋枝站在门口问医生:“我能一起吗?”

医生抬头看她一眼,用手里中性笔指指陶佳:“她不介意就行。”

陶佳:“我不介意。”

医生又说:“但是待会儿要做量表测试的话,她就不能进了。”

“嗯。”

宋枝和陶佳一起进到医生的诊室。

陶佳坐在医生对面对话的时候,宋枝就默默站在一边等待。等待间隙,她环顾一圈四周,发现这间诊室和爸爸的有点像。

同样黑色的桌椅,黑色的资料柜,连角落里的一棵绿萝高度都一样。

在第三眼看向那颗绿萝的时候,宋枝思绪不由自主开始发散,无端想到初遇闻时礼时的场景。

在爸爸的办公室,他吊儿郎当地笑着和爸爸开玩笑。

爸爸火冒三丈地训斥他。

而她当时也像现在这样,默默站在一颗绿萝旁边不敢说话。

那都是六年前的事情了。

都过去这么久了啊......

很难让人不在心中感慨。

以前喜欢他的时候总觉得长大是一件缓慢无比的事情,但现在看来,又觉得在弹指间就已经长大了。

不过现在长大后,反倒没有了疯狂想要在一起的人。

-

看诊中途。

陶佳被一名护士领着去做精神量表测试,二十分钟后陶佳拿着测试表回到诊室。

把测试表撒拿给医生看。

宋枝听到医生说,陶佳的情况属于重度焦虑,需要服用精神类药物调节。

医生还说,吃药只是起个辅助作用,自我调节最重要。

第二点适用于大部分精神类疾病患者。

宋枝又不受控地想到闻时礼,以前听他说过几次,对他来说吃药没用。

不知道这几年他的病怎么样,在雷雨天的时候情况是否有所好转。

陪陶佳拿完药。

陶佳:“枝枝我想去趟厕所,肚子有点痛。”

宋枝:“需要我陪你吗?”

“不用,我可能有点慢。”陶佳把药递给她,“你帮我拿着。”

宋枝点头:“好。”

在陶佳去厕所以后,宋枝决定到医院门口去等,里面的消毒水味她不太能闻得惯。

来到电梯前发现要坐电梯的人非常多,一看就会非常挤,她打算走楼梯。现在在四楼,走楼梯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转角进到楼道里。

楼道的灯是坏的,好在每层楼道中间平台的位置都会有一扇窗户,暖黄的夕阳余晖照进来,将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宋枝走得很慢,刚往下没几步听到包里的手机响。

微信消息的提示音。

她低头从包里取出手机,左手握着扶手栏杆往下走防止摔倒,右手指纹解锁手机。

再点进微信里面看消息。

陆蓉发来的下个月生活费,并且嘱咐她最近间芸天气转凉,要她不要再穿短袖短裙,谨防感冒。

宋枝确认收款后,单手九宫格打字回复。

想回一句:知道了妈妈。

刚打出两个字,正准备按键盘的时候,栏杆上的左手触碰到另外一人温凉的指。

她整个人直接顿住。

这个指温,和手指的修长度,都会让人觉得熟悉。

宋枝在呼吸变缓的同时抬头,在下一秒对上男人深黑有如长夜的眸。

是那双熟悉无比的潋滟桃花眼。

他在楼道平台转角的位置,懒洋洋用侧腰抵在铁艺栏杆呈u形的地方靠着,单边膝盖微屈显得姿态闲散,一只手落在栏杆上搭着。

就是现在被她的手压着的那只。

突然的重逢过于震撼。

宋枝做不出任何反应,只怔愣愣地看着他。

白肤黑发,神色寡淡依旧。

似极危险的瘾君子。

他穿着规整贴身的黑色西装,将他宽肩窄臀的好身材衬得十分完美。他的脚边有三两个烟头,没被她按着的那只手指间有根燃到一半的烟。

黄昏照在他身上。

由于他侧对窗户而立,余晖只染他半边身量,英俊脸孔也是半明半暗。

白色烟雾与他的视线一样。

都很晦暗不明。

两人指温相接,失去思考能力却只有宋枝一个人。

闻时礼沉稳依旧,他看清楚她的脸以后,唇角带出浅淡的微笑,抬手抽了一口烟,在吞吐烟雾的间隙低沉慵懒道:“不认识了?”

“......”

宋枝回过神来,轻声回答:“认识。”

闻时礼:“认识怎么不叫人?”

宋枝老实叫了一声:“时礼哥。”

闻时礼意味不明笑一声。

“......”

这男人笑什么。

“所以——”他依旧懒洋洋靠在原处,目光从她脸上往下滑,滑到她的手指上,“你还准备摸哥哥的手多久?”

“......”

顺着他的视线,宋枝也看见自己的手还按在他的手指上面。

她的手指比他要短,即便除开大拇指外的其余四根全部正向按在他的手指上,他也仍由一部分的骨节留白出来。

而她的手掌是贴在冰凉栏杆上的

于是形成一种鲜明的温度反差,栏杆的凉和他手指的温热感。

宋枝有点尴尬,直接往回收手。

在收手的那一个瞬间,宋枝食指的指腹摸到一个坚硬质感的东西,还有点凉。

她重新低头去看。

那是他无名指上的一枚戒指。

银色的。

简约无比的款式,上面没有任何纹路和装饰。

可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一枚婚戒,毕竟只有婚戒才是戴在无名指上面的。

......他结婚了。

宋枝没有多看,潦草一眼后直接收回目光,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

他漫不经心地笑笑:“知道,哥哥逗你玩呢。”

没等她说话,闻时礼又说:“你身上没有。”

宋枝不解:“没有什么。”

“我送你的香水味。”

“......”

宋枝根本没想过话题会转得这么快,也没想到多年后重逢他关心的问题居然是这个。

一时间真的有点反应不过来。

在她出神之际,闻时礼将烟头踩灭在脚下,不再靠着栏杆,而是直起腰身朝她靠近一步。

宋枝身上变得有些僵硬,眼睁睁看着两人距离拉近。

她站在两级台阶上方。

他在下方。

这样的高度差让两人正好可以平视彼此。

闻时礼看着她的眼睛:“是不喜欢吗?”

宋枝:“什么。”

闻时礼:“我送你的香水。”

宋枝哑口。几秒后,她摇摇头否认:“没有不喜欢。”

闻时礼:“那为什么不用?”

宋枝说:“香水又不是非要天天喷。心情好就用,心情不好就不用。”

听到她这么说,闻时礼脸上笑意未收,但目光里却多出几分认真来:“那看来小宋枝今天心情是不怎么样了。”

“......”

一声小宋枝。

几乎让宋枝梦回多年以前,想到那些和他相处的点点滴滴。

虽说两年前就已经决定不再喜欢他,但是不可否认眼下听着这样的称呼,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宋枝表情淡淡的:“我不小了。”

闻时礼盯着她,片刻后笑道:“是不小了。”

小姑娘现在长大了。

闻时礼细细看她,才发现她的变化其实挺大的。

长高不少,目测接近一米七左右。

她的脸部轮廓流畅饱满,整体五官出落得愈发柔和立体。尤其那双水灵灵像小鹿般的杏眼,看上去十分清纯有灵气,然而内眼角却有点间隙下钩,这一点为她的甜美增加了几分魅惑感。

就这样看着她的眼睛,闻时礼冒出个想法:“给哥哥笑一个。”

“......”

宋枝:?

这老男人抽什么风。

宋枝耷着脸没笑:“干嘛。”

闻时礼语气放得温和,像是在哄她:“笑一个不行吗?”

“......”

宋枝觉得莫名其妙:“为什么突然要我笑,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闻时礼:“我记得你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弯得像月牙,就想看看现在还是不是。”

宋枝怔住。

他又慢条斯理地说:“给哥哥笑一个有什么奇怪的。”而后又补一句:“我想看。”

“......”

在某一秒钟里,宋枝察觉到心跳有加快的迹象,却被她淡定地压下去。她平静说:“不想笑,没什么值得开心的。”

闻时礼笑道:“也对,是我强人所难了。”

宋枝心想,今天就算是换天王老子来了也笑不出来吧。

时隔多年遇见曾经深深喜欢过的人。

然后——

看见他无名指上戴着婚戒。

这谁笑得出?

沉默好一会儿。

宋枝垂下眼:“我还有事,先走了。”

“嗯?”

脚往下踩。

迈下两级阶梯,正当宋枝想从他侧边绕过去时,听他低低开口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宋枝停住脚步,转过头。

现在两人并肩而站,脚踩在同一块地钻上面。

他看着她,问:“你拿的是安眠药和抗焦虑的药,怎么回事?”

宋枝低头看一眼透明的药袋:“你怎么知道?”

闻时礼伸手,轻轻点了点塑料袋:“这些我都吃过,知道不也正常。”

原来是这样。

宋枝想开口问他,你的病好些没有?

但又觉得自己没有关心的立场。

安静几秒后,她如实说:“我陪我舍友来的,是她不舒服,不是我。”

闻时礼:“那就好。”

“嗯。”

“那——”宋枝顿顿,“我先走了,时礼哥。”

闻时礼:“我送你吧。”

宋枝婉言拒绝:“不用,我们坐地铁回去就好。”

闻言,他低头抬手看一眼腕表:“六点,等会儿下班坐地铁的人很多,会很挤的。”

宋枝:“没关系的,我不想麻烦你。”

闻时礼觉得好笑:“你和我说什么麻烦?”

“......”

“再说,”他慢悠悠地笑道,“我要是嫌你麻烦的话,以前也不至于翘课去学校给你撑腰,对不对?”

宋枝没说话。

其实她在意的是,他送她的话,他老婆可能会不开心的。

闻时礼单手插进裤兜里,侧头看她:“走吧?”

宋枝却还是说:“真的不用了。”

两次被拒绝,让闻时礼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能是职业原因,他善于观察和敏锐分析。

很快,他意识到问题所在。

“枝枝。”他敛住笑意,眼神认真问她:“你现在就这么讨厌哥哥?”

“......”

宋枝摇头解释:“不是讨厌不讨厌的问题,而是我真的不想麻烦你。”

闻时礼:“你在撒谎。”

扪心自问,宋枝觉得自己并没有撒谎,她不想坐一个已婚男人的私车,这是三观和原则问题,和讨厌与否真没关系。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闻时礼接下来的话。

他无比认真地说道:“我承认两年前那件事我对你确实有点凶,但当时确实被你偷出远门的行为气到了,也是怕你遇上坏人。说实话,你真的没必要记这么久的仇,以至于连我的车都不愿意坐。”

“......”

“哥哥当时也给你好好道歉了不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朽木·终极迟钝·瞎几把胡乱分析·闻时礼

说下更新时间

日更,但是具体时间因为我个人作息不稳定所以真没办法固定,所以每天开始码字了会在评论区说一声。

-

谢谢老婆们滴投喂,亲亲!!!!

地雷:稚8个;卿玖7个;488412662个;寒木春华、ayingzz、青悠栀子、笙十六kinn、311074061个;

营养液:miss张、酷啦啦10瓶;小云在听歌、月亮挂面6瓶;溪溪溪溪3瓶;姜云升圈外女友、姒柠、伊纹夭2瓶;糖、一杯啵啵乌龙茶1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