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欺唇[救赎甜] > 第44章 44

第44章 44

两人从派出所出来。

外面日头正烈,正南偏西方向的太阳斜斜照来,将影子拉得一长一短。

宋枝被晒得睁不开眼睛,有点头晕目眩。

闻时礼侧头看她一眼,在她准备抬手遮眼睛挡太阳的时候,他不动声色加快步伐,走在她斜前方的位置。

不偏不倚地替她挡住所有的烈阳。

宋枝抬到半空中的手缓缓放下,脚步变慢。

心里酸涩加剧。

他还是这么细心温柔。

只不过是她没有福分,可以独占如此好的他。

察觉到她放慢走路的速度,闻时礼跟着放慢步调,随着她的速度走。他腿长,以至于她小步走三步,他才懒懒迈出一步。

看着一脸不高兴的她,闻时礼侧身道:“还在怪哥哥凶你?”

“......”

宋枝强忍喉间哽意:“没。”

闻时礼:“那还吊着脸做什么?”

宋枝随口扯谎:“我只是太热了。”

“......”

闻时礼目光里带着点细究,却始终没看穿小姑娘的内心秘密。他只当她口是心非,所以温和解释:“我真的担心你,你一个人跑这么远来,万一出个什么事情怎么办?你都不害怕吗?”

宋枝低着头,紧紧抿着唇沉默。

她下决心来找他的那一刻真的没怕。

一心只想见到他。

有的只是一腔孤勇。

不过现在看来,这种孤勇只是一种笑话。

换作任何一个人来看,她都又蠢又可笑。

闻时礼见她还是不说话,无奈低沉地笑一声,两步转到她面前,一手搭在她肩膀上后弯腰下去,偏头去看她眼睛:“对不起,哥哥不该凶你,我道歉。”

宋枝没有怪他的理由,摇摇头:“没事。”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来。

宋枝抬头。

看见闻时礼起身松开她的肩膀,从裤兜里摸出手机,看一眼后接起来,话语很简洁:“现在没空。”“嗯,和委托人另外约个时间。”“好,挂了。”

“......”

等他挂断电话,宋枝轻声开口:“时礼哥,你忙吧,不用管我。”

“不管你?”闻时礼挑眉笑了一声,“你在陌生城市人生地不熟的,我不管你谁管你?再说我也做不到把你扔大街上去流浪,流浪汉里可没你这么漂亮的小姑娘。”

“......”

没等她接话,闻时礼吊儿郎当地笑道:“还有小宋枝——”他暴露在阳光下的眉眼惊艳逼人,“真的没良心啊你,叫这么生疏,时礼哥?”

“......”

“两年不见连声哥哥都舍不得叫了?”

宋枝被噎得没话讲。

她满腹心事,而他毫无察觉地像从前一样逗她。

只是她再也做不到像以前了。

现在在她看来,他身上有着一个撕不下来的标签。

那就是别人的未婚夫。

“算了。”闻时礼淡淡一笑,没有再逗她,“走吧,车上凉快。”

宋枝抬脚跟上去。

路边停着辆低调的黑色奥迪,许是才抛过光保养过,车身黑得发亮。

看上去很新,应该是才买不久的。

闻时礼替她拉开副驾的车门,抬下巴:“上车吧。”

宋枝站着没动。

听班上同学说过,不要坐有对象的男人车子的副驾驶,否则对象会不高兴。

更何况还不是对象,而是未婚妻。

“干嘛呢?”闻时礼单手扶着侧门看她,“怎么不上车?”

宋枝嗫嚅道:“我还是坐后面吧。”

闻时礼似乎不理解,笑了声,说:“说什么呢,直接上车。”

宋枝:“我坐副驾真的好吗?”

“有什么不好?”闻时礼又抬了抬下巴,“上去。”

“......”

看来他不怎么在乎这个,再说坐一坐副驾又有什么,就这么一次。

反正以后他的副驾位置都要给别人坐的。

这么想就无所谓了。

宋枝不再抗拒,抬脚上车。

闻时礼替她关上车门,绕过车头时掏出钥匙,而后上车关门,上车后他随手把手机放在两人中间的扶手箱上面。

封闭的空间里。

闻时礼身上好闻的味道传来,并非她熟悉的皂香,而是另外一种味道。

沉重乌木+清甜香草的味道。

乌木香草。

混在一起,糅成一种成熟温柔的男性香味。

属性和他这人一样。

宋枝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随口带出话题:“时礼哥,你现在开始喷香水了吗。”

闻时礼淡淡嗯一声:“好闻吗?”

“挺好闻的,什么牌子的?”

“汤姆福特。”

宋枝暗暗记下这个牌子,心里却始终觉得遗憾,人都在变化。

譬如他开始喷质地优雅的香水。

譬如他身旁已有新人。

都在变,一层不变还在原地的是她。

是像个笑话的她。

闻时礼倾身过来,想要替她系上安全带。然而突然的距离拉近却让宋枝吓一跳,条件反射地往座椅里一缩,后背僵直,呼吸变缓。

像是初遇时与他对视的第一眼一样。

那时她怕惊扰到他眼底的一抹黑暗,现在怕的却是自己那一挑就破的暗恋秘密被发现。

很近的距离他转脸看她,眉眼含笑:“还是会怕哥哥?”

宋枝感觉到男人拂到脸上的热息,心脏在收紧,面上却装作无事发生般摇头:“不怕,我自己来系吧。”

说着就要去取他手里的安全带。

闻时礼没给她机会,懒懒笑一声后径直帮她扣好安全带后,抽身坐好。

扶手箱上的手机开始响铃。

宋枝随眼一看,看见来电的备注:褚珊珊。

女人的名字。

闻时礼淡淡瞥一眼,随手挂断。

而后发动车辆。

没开出去多远,手机再次响起。

宋枝又看了眼,还是那个叫褚珊珊的女人。

这次,闻时礼一手打着方向盘,一手拿起电话接听。

宋枝真的不是故意要偷听。

而是车厢里实在是安静,以至于他一接听,就能清晰听见手机听筒里传来的甜美女声。

“时礼,别忘记晚上要一起吃饭哦。”

“......”

宋枝放在双腿上的手不由自主地蜷在一起,握成拳。

这声音和她在他家里见到的那个女人一样。

就是她。

宋枝的心直接揪起来疼,最让人痛苦的是她还不能表现出来。毕竟现在闻时礼就在她旁边,这么近的距离,她稍微露出点蛛丝马迹都容易被看破。

所以她要伪装得滴水不漏才行。

旁边。

闻时礼冷淡的嗓音传来:“知道。”

“......”

他答应了。

宋枝在心里嘲笑自己,答应难道不正常吗?

和未婚妻吃饭有什么不正常的?

宋枝想到他和自己同桌吃饭的场景,那时候她总爱给他夹菜。

她摸不清他的口味,但她还是记得清楚,她每次夹给他的菜,他都照收不误。

他对别人也会这样吗?

越想越难受。

要命。

这通电话很短。

闻时礼在一句知道后直接挂断,又重新把手机随手放到扶手箱上面。

宋枝几乎没有思考,故意装作随意的样子问:“谁啊?”

闻时礼给出的答案,非常直接:“老板女儿。”

“......”

直接到让人想不出第二种可能来。

嗯,果然是老板女儿。

已经很清晰明了了,接下来再问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宋枝强撑着情绪,隐隐吁出一口长气来。

闻时礼:“带你去吃东西,然后送你去高铁站。”

宋枝没吭声。

他又说:“我在来的路上给你买了高铁票,机票没有了,委屈一下。”

宋枝懂事摇头,低声道:“不委屈,是我添麻烦了。”

车子正好停在红绿灯路口。

闻时礼转头看她一眼,小姑娘似乎真的长大了不少,相较以前懂事太多,还会说给人添麻烦这种话了。

他弯唇一笑:“不麻烦的。”

在去高铁站的路上,闻时礼不停在和她说话,他说的都是些说教话语,要她以后不要这么冲动,出门要提前告诉家长之类的话。

她全程安静听着,时不时嗯一声表示知道。

到高铁站后,闻时礼带着她取票。取完票后,进到高铁候车厅的二楼一家快餐店里,闻时礼:“找个地方坐,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宋枝点点头,在一个角落靠窗的位置坐下。

外面人来人往,餐厅里放着时下流行的歌曲,旋律跃动节奏轻快。

这样的环境把宋枝衬得十分孤寂,小小的一个坐在角落里,眼眶红红的,脸和鼻子都是红红的,嘴唇却有些苍白。

店内音乐放到一半,突兀地转为天气预报。

普通话标准的女音传来:“近日间芸多地有强降雷雨,局地大暴雨。气象局将响应应急状态为二级,请市民们出行注意安全。”

“......”

宋枝思绪漫游开。

来前她查过间芸的一年四季天气,很少会有雷雨的。

为什么突然有雷雨。

正好闻时礼端着一份土豆牛腩饭回来,她抬头:“时礼哥,这几天会有雷暴雨,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可以吗?”

闻时礼把饭放到她面前,而后在对面坐下:“嗯。”

宋枝:“如果下雷雨的时候你在外面回不了家,一定要找人带你回家。”

就像是当初我带你回家一样。

“哥哥知道。”闻时礼的手伸过来想摸摸她的头,却被宋枝不留痕迹的躲开。

他的手悬停在半空。

下一瞬。

闻时礼低笑着收回手:“小宋枝长大了,不喜欢和哥哥有肢体接触了,是我唐突了。”

“......”

不,不是的。

我并非排斥你,而是我懂,我必须要和你避嫌。

宋枝没有说什么,拿起勺子低头小口往嘴里喂饭。

其实没什么胃口,但很久没有进食的胃很难受,她必须自己强迫自己吃一点。

闻时礼坐在对面看她,注意到她身上的裙子:“不愧是我选的,穿着就是好看,小宋枝就适合穿这种白色的。”

宋枝沉默吃着东西,没有理他。

吃到一半,宋枝突然开口:“对了,你说过有时间会回莲庆看我的。”

闻时礼:“嗯,我——”

“不用了。”宋枝打断他,声音不带情绪,“你好好工作,不用回来看我了。”

“......”

闻时礼:“我原计划是准备今年年底回来的。”他看过来的视线赤直分明,语气也认真,“你知道哥哥不会骗你的,我只是真的太忙了,你不要生我的气。”

宋枝抬头看他一眼,又重新把头低下,用又轻又慢的声音回答:“......真的不用了,你忙你的就好。”

“真的不用?”

“嗯,不用。”

你不用回来看我。

我也——

不会再喜欢你了。

再也再也不会喜欢你了。

就这样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