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欺唇[救赎甜] > 第32章 32

第32章 32

休息一整天后,宋枝感冒痊愈。在隔天周二,就照常坐公交去学校上课。

进到班级里,同学们看到她后都安静了一下。

宋枝觉得很奇怪,但也没有多想,到自己座位上放下书包后,像往常一样和同桌羊琦姗打招呼:“嗨。”

羊琦姗却埋着头写作业没有理她。

真的有点奇怪。

在第二节大课间的时候,宋枝拿上水杯,问羊琦姗:“一起去接水吗?”

羊琦姗看她一眼,没表情回答:“我不渴。”

“那好吧。”

宋枝拿着杯子出教室,到楼层尽头接水的地方排队接水。在排队的时候,宋枝回头一望,看见羊琦姗和半晌另外一名女生张雪手挽手往这边走来,两个人手里都拿着杯子。

羊琦姗不是说自己不渴吗?

宋枝决定问一问。

在接完水以后,她往回走,路过羊琦姗和张雪时停下。

“羊琦姗。”宋枝抿抿唇,不知道怎么开口问。

羊琦姗盯着她:“干嘛?”

宋枝欲言又止,最后说:“算了,没事。”

离开的时候听到羊琦姗在和张雪小声吐槽她:“你看她那个样子......”

“......”

宋枝不明白为什么羊琦姗会突然对她这么冷淡。

明明以前在班上两人关系最好。

回到座位。

宋枝喝过几口水后,班主任彭雪华出现在门口,朝她招手:“宋枝,你出来一下。”

“马上。”

宋枝拧好杯子,起身走到门口:“怎么了彭老师?”

彭雪华今天看上去心情不错,看她的眼神很温和,摸着她的肩膀说:“有几个记者在办公室等着,说要采访你,现在我带你过去。”

宋枝没多想:“好。”

跟着彭雪华,来到办公室。

里面大概有七八个记者,肩上扛着摄影机手里拿着话筒,看到她后纷纷露出笑容。

其中一个说:“没想到小姑娘长得这么漂亮。”

宋枝性格不算特别外向,被这么一夸多少有点不好意思,怯生生地说:“你们好。”

彭雪华把她带到收拾好的一张桌前:“你坐这儿。”

“谢谢老师。”

采访开始。

记者们问的一些很基础问题,比如说怎么发现那里有卖.淫组织的。

宋枝如实回答,说自己看见有一对男女在安全通道里进行不正当交易。

记者还问:“怕不怕啊?”

宋枝摇摇头:“不怕。”

她当时的确没想太多,只一心想把哥哥救出来。

但她却没告诉记者们有关闻时礼相关的一环,她不想他再暴露在公众视线下。

她对他说过,会保护他。

采访结束在四十分钟后,刚好一节课结束的时间。

宋枝回到教室。

到座位前,宋枝没有第一时间坐下,她看见桌上被写满密密麻麻的黑色字体。

整个人完全僵在原处。

桌上只有两个字——

虚伪。

宋枝心里瞬间来火,转头问坐在旁边的羊琦姗:“谁写的?”

羊琦姗翻白眼:“我怎么知道啊。”

原本闹哄哄的教室瞬间安静下来。

其余人全部看过来。

宋枝深深吸一口气,一言不发地从抽屉里拿出纸来擦,却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她往桌上倒了点水,继续擦的时候平静问:“敢做不敢当算什么本事?”

所有人都有听到。

一秒过后。

羊琦姗突然开口问:“那你私占功劳又算什么?”

“......”

宋枝擦桌子的动作一顿,不可置信地看向羊琦姗,差点以为自己听力出现偏差:“你说什么?”

羊琦姗没回答。

“你什么意思?”

羊琦姗:“字面上的意思。”

宋枝:“字面上的意思又是什么意思?说清楚。”

“难道不是吗?”羊琦姗看一眼脏兮兮的桌面,又看一眼四周的同学,接着往下说,“那天晚上明明是我告诉你的,安全通道那一对男女在做什么。”

宋枝很平静:“所以呢?”

羊琦姗皱眉:“你还问我所以?宋枝,我真的没想过你是这样的人。明明是我告诉你的,可你却自己一个人报警私吞功劳,你这样有意思吗?”

宋枝怔住。

原来是因为这个。

怪不得今天来班上就觉得怪怪的。

羊琦姗在班上人缘奇好,要想呼吁大家孤立针对一个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宋枝总算是搞明白了。

沉默了一会儿。

宋枝把脏纸揉作一团,放在桌角:“羊琦姗,当时情况紧急,我没有想那么多。如果你很想要这份功劳,我可以去和记者们说,是你告诉我的。”

“什么情况紧急,都是借口。”

被好朋友误会真的不好受,宋枝心里憋得慌:“真的有。”

羊琦姗不相信她:“你好虚伪,你现在去和记者说有什么用,网络上传出的报警录音都只有你一个人的,学校也会额外奖给你六千元鼓励金,你现在心里偷着乐坏了吧?”

最后一个字落下。

宋枝心里那阵憋屈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觉得可笑。

没想到羊琦姗会这么想自己。

六千元鼓励金。

她连听都没听说过。

而她的沉默,更是被其他同学理解为心虚。

有人说:“宋枝,你这样真的不好。”

还有人说:“真的好自私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

宋枝默默听着周围的七嘴八舌,听完后,看向羊琦姗,一双鹿眼黑漆漆的,里面什么情绪都没有。

羊琦姗提了一口气:“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羊琦姗。”宋枝抿抿唇,认真问,“你仔细想一下,那天晚上我问过你要不要报警,你说不用,还说了不管。”

羊琦姗怔愣。

宋枝追问:“难道你没说过吗?”

“......”

四周安静下来。

同学们的目光投向羊琦姗,多少有点耐人寻味。

令宋枝没想到的是,羊琦姗居然会直接矢口否认:“我没说过。”

宋枝皱眉:“什么?”

“是你编出来的。”

于是,周围耐人寻味的目光重新落到宋枝身上。

宋枝面无表情:“行,那我们没说什么好说的。”

羊琦姗:“心虚了?”

“嗯。”

在羊琦姗开口前,宋枝抢先一步接着说:“你就当我心虚吧。羊琦姗,你心里最清楚我有没有在编,就这样吧,我们以后再也不是朋友了。”

羊琦姗和她对视,吼了一句:“谁稀罕和你做朋友!”

“......”

宋枝不想再浪费口舌,收回视线坐下。

然后感觉到屁股传来示意。

她立马条件反射地站起来,转头往下看,发现自己的板凳上有一滩红墨水。

完了,裤子上肯定弄到了。

“羊琦姗。”宋枝压下去的火气全部窜上来,声音有些抖,“你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你就不怕我告诉老师吗?”

“你去告老师啊,又没有证据是我弄的......”羊琦姗没看过宋枝生气,气势有点弱下去,“反正你这种好学生,除了会告老师什么也不会。”

“......”

“况且我又没诬赖你。”羊琦姗声音跟着抖起来,“你就是虚伪,这样也是活该。”

浓烈的厌恶感涌进心中。

宋枝与她对视,久久没有说话。到最后也是没说话,只沉默着擦掉板凳上的红墨水,然后坐下。

那天直到下午。

宋枝都没怎么从座位上起来过,怕被别人看到她屁股上的红墨水。只有两次,她用校服外套围在腰上,去女厕所换卫生巾。

旁边羊琦姗把桌子拉开,和她的桌子保持着距离。

期间。

不断有同学在偷偷议论她,说她坏话,可能根本就没想过要避讳她,所以说得特别大声。

甚至有女生会三两结伴在她桌边,阴阳怪气的说她。

比如——

“知人知面不知心。”

“亏羊琦姗平时对你这么好,真没良心。”

“学霸原来是这么一副嘴脸。”

“......”

宋枝低头在草稿纸上算题,头都没抬一下,完全当没听见。

见她这样那些女生更来劲儿,开始嘲讽她心态好,不愧是虚伪第一人。

本来想忍忍了事。

却在下午倒数第二个课间发生状况。

宋枝正在安静做题,突然在教室的嘈闹声里听到闻时礼的名字。

她的笔直接停住。

循声望去,宋枝发现斜前方站着羊琦姗和张雪,还有另外一名女生李倩。站在中间的羊琦姗拿着手机,三人一起在看屏幕上的一张照片。

从她的角度看去,能看清那张照片上的人就是闻时礼,应该那晚上在皇石偷拍的,距离有点远。

李倩说:“这是真的帅啊。”

张雪说:“你们不觉得这名字很耳熟吗?闻时礼......前段时间杀亲生母亲闹得沸沸扬扬那个?”

杀人这种字眼总是会刺激人的神经。

很快就有其他人围拢过来参与讨论。

“顶着这样一张脸杀人啊?”

“我的妈,这也太吓人了,好恶寒哦。”

“但是我想说一句,他好看到让我觉得......就算他杀人,那也一定是那个人该死。”

“......”

宋枝放下笔站起来,冲那堆女生说:“别乱说,他不是杀人犯。”

——安静。

数道各色的目光落到宋枝脸上,宋枝没有回避,平静地和她们对视。

打破沉默的是羊琦姗:“关你什么事儿?”

宋枝说:“我只是实话实说,警察都没有证据,你们不要造谣。”

羊琦姗突然想到一个事,对其他女生说:“宋枝认识这男的,她告诉我的,怪不得要帮他说话。”

周围开始恍然大悟般地起哄。

“原来如此啊。”

“怎么还和杀人犯认识,不害怕吗?”

“......”

此时,张雪啊一声,把手机拿给大家看:“你们看,这男人是个危险人格,还说不是他杀的!”

宋枝跟着看过去,上面是有关闻时礼的搜索详情。

她的心揪起来,很不是滋味。

怎么样对她都可以忍受,但她听不得别人说闻时礼的坏话。

一点都不行。

宋枝声音放大:“你们别乱说!他没有!”

羊琦姗挑衅道:“就说他有你能怎么,你能怎么啊?”

说完。

重重推了宋枝一把。

宋枝差点站不稳,往后踉跄一步抬起头看羊琦姗:“你推我?”

羊琦姗:“明明是你自己站不稳。”

“......”

宋枝耐心告罄,直接伸手推回去:“不准说他!”

羊琦姗跌坐在地。

然后——

场面一发不可收拾。

羊琦姗直接起身,冲到宋枝面前扯衣服扭打起来。

宋枝不想认输,铆足力气还手。

可没有人帮她。

都在帮羊琦姗,甚至还有男生帮着羊琦姗,去拉宋枝胳膊让她动弹不得。

没打两分钟,有同学叫来老师。

彭雪华冲进教室,暴怒地拍桌子:“住手!你们反了天了!!!”

灭绝师太的到场意味着战事结束。

所有人都收手站好。

宋枝从地上爬起来,顶着一头被抓乱的头发,脸上也脏兮兮的,腰上缠着的校服外套也不知所踪。

她低头找了一圈,发现被一个女生踩在脚下。

她弯腰去捡,声音发抖:“脚挪一下。”

那女生移开脚。

宋枝把校服外套捡起来,重新系在腰上,抬头对上彭雪华的视线。

彭雪华哎呀一声:“宋枝,怎么你也在打架啊!”

宋枝沉默。

刚刚脑袋被拍打了好几下,现在耳朵嗡嗡嗡的,宋枝都有点听不清声音。

彭雪华抬手指了一圈人:“来!全部到我办公室里面来!”

彭雪华满脸怒火地率先离开教室。

宋枝正欲抬脚。

羊琦姗在旁边冷冷说:“使劲在老师面前哭吧,加油扮可怜,呵呵。”

“......”

宋枝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

没搭理。

一群人进到办公室里。

加上宋枝总共是十个人,其中有三个是男生。

彭雪华阴沉着脸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隔壁班的英语老师笑着说:“彭老师,你们班周崇生又带头打架啊?这回人这么多。”

彭雪华摆摆手:“不是那个小魔王,他今天请了病假,不然更让我头疼!”

英语老师笑得直乐:“行,你先处理。”

“过来站一排。”彭雪华说。

宋枝站在正中间。

彭雪华说:“宋枝,你先说。”

现在的宋枝满腹委屈,什么也不想说,满脑子都想着闻时礼。

他在的话肯定不会让这一切发生。

彭雪华催促:“说啊。”

“......”

宋枝哽咽着想哭,又想到羊琦姗嘲讽自己的话,于是强行憋住眼泪,故作平静地说:“我要给我哥哥打电话。”

彭雪华愣了下:“你还有个哥哥?我怎么不知道。”

“我有。”

“行。”彭雪华说,“那你们都各自打电话叫家长吧,这事儿也该叫家长,来——”

彭雪华递出自己的手机:“用我的打,挨个儿给我把家长叫来。”

最先打的是宋枝。

宋枝能背住闻时礼的手机号,她拨通出去。

直接被挂断。

“...”

“?”

这男人怎么回事。

宋枝不死心,继续打,还是被挂断。

他在干嘛啊!快接!

在第三通铃声快要响完的时候,那边闻时礼终于接听起来,语气淡得像水:“哪位?”

听到他的声音,宋枝委屈到爆炸。

差点没忍住哭了。

闻时礼:“能听到?不说话我挂了。”

宋枝嗯一声。

“小宋枝?”听出她声音的闻时礼声线瞬间缓和,“怎么这个时间给哥哥打电话,没上课吗?”

宋枝拿着手机走到办公室的角落,忍住哭的冲动,小声说:“......哥哥,你能不能来一趟我的学校?”

“什么?”

“来我学校。”

闻时礼没问她为什么要他来学校,也没有多话问其他的,而是言简意赅地说了两个字。

“地址。”

宋枝完整报出学校的地址。

“等我。”他说。

挂断电话,宋枝走回到办公桌前,羊琦姗伸手想要接手机。

宋枝没有递给她,而是转手放到桌上然后回到自己位置上站好。

隔壁班英语老师注意到她:“哟,怎么宋枝也要被叫家长了啊?”

彭雪华恨铁不成钢般摇头:“对啊,你说气不气人!”

“......”

彭雪华把话头重新转向她:“宋枝,你先完整说一下情况。”

宋枝摇头不肯说。

“为什么不说?”

宋枝:“在我哥哥来以前,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彭雪华:“为什么?”

“因为我哥哥是律师。”

“?”

“你哥哥是律师?”

“还不是,不过以后会是很厉害的律师。”

“......”

彭雪华不再说什么:“那也行,都等家长到了以后慢慢说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