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欺唇[救赎甜] > 第27章 27

第27章 27

“......”

宋枝半晌无言地盯着他看,像是根本不知作何反应,好一会儿后才慢吞吞地坐下去,心虚道:“我就觉得你这边看窗外的风景会好一点。”

闻时礼:“嗯?”

宋枝看窗外一眼,注意到道旁生长得茂盛的大树,于是随口一扯:“就是在看那些槐树。”

闻时礼表情似笑非笑的:“那不是椴树吗?”

宋枝一下噎住。

两秒后,她直接选择睁眼说瞎话:“两种树长得很像,我分不清。”

闻时礼静静盯着她看不说话。

宋枝心虚:“...干嘛?”

“没。”闻时礼伸手把她与自己拉近,“就觉得小宋枝眼睛真的不太好使,好好看看?”

宋枝一点都没反应过来,完全怔住。

吓得心脏差点停掉。

两人间的距离近得不行,她能闻到他身上很淡的烟草味,看清楚他的每一根长长睫毛。

“......”

只想问一句。

他为什么突然要拉她!!!

算了,不管怎么说目的已经达到。

那就是离他近一点儿。

宋枝挺直脊背坐好,装作认真看窗外树木的样子,自说自话般:“就是挺像的。”

闻时礼唇角一勾,也跟着她的目光看那些椴树,没有说话。

那天回去后。

宋枝又在房间里自行社死了将近一个小时,因为她在百度里搜两种树照片来看,简直在啪啪打自己的脸。

椴树和槐树的形状相去甚远,一点儿也不像!

怪不得闻时礼当时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

呜呜呜那就是看傻子的目光吧!

啊啊啊啊啊!!

宋枝尬得不停抱着只粉红豹在床上打滚儿。

滚来滚去竟然睡着了。

再醒来时,窗外已是暮色四合。

宋枝惺忪地揉眼下床,趿上拖鞋打开房门,看见陆蓉正在往餐桌上摆菜,陆蓉听见脚步声抬头:“正好要叫你呢。”

宋枝抽抽鼻子:“我去叫哥哥。”

“别叫小闻。”陆蓉说,“他看上去挺累的,现在应该在睡觉。我单独留了一份饭菜,等他醒后再让他吃吧。”

“好吧。”

晚饭就只有母女两人吃。

以前也这样,宋长栋经常忙得一两个月见不到人,宋枝就和妈妈单独在家里。

偶尔妈妈不在的时候,她就自己一个人在家,然后会有家政阿姨过来打扫卫生,顺便给她做做饭。

吃到一半,陆蓉说:“妈妈要出差一周参加剧创会,你在家乖乖的啊。”

宋枝问:“什么时候。”

“今晚的飞机。”

“为什么这么急。”

“没办法呀。”

宋枝夹一筷番茄鸡蛋,喂到嘴里含糊道:“好吧......”

陆蓉突然想到一个事:“对了,一部分记者说要采访你,要接受吗?他们可能会到学校去。”

宋枝其实不太在意这个:“随便吧,都行。”

陆蓉:“那妈妈给他们说,就只在学校采访,不接受额外采访。”

“好。”

“明天要回学校上课,早点睡觉。”

“知道啦。”

陆蓉注意到她身上的裙子换过:“怎么不穿小闻给你买的新裙子。”

宋枝嗫嚅道:“以后再穿。”

穿的次数少,磨损少,那小裙裙就会看上去一直很新。

她这么想的。

“奇怪.......”陆蓉托腮看着宋枝,若有所思道:“听你爸爸说过,小闻从不是个会轻易对他人好的性格,怎么还给你买东西。”

听到这话的宋枝心里甜到爆炸,面上却特别傲娇地说:“我是他的救命恩人,这些都是谢礼。”

逗得陆蓉笑个不停。

饭后。

宋枝回到房间,坐在书桌前拉开抽屉,把砸金猪取的钱拿出来细细数一遍

3672.66.

对的,一分不少。

宋枝心疼地从里面抽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放到一旁。

这是要给周崇生生日会费用aa用的。

那就只能少给哥哥一百。

没事以后她会继续存钱的,存的钱全部给哥哥花。

避免让他误入歧途。

这时候小腹传来疼痛感。

宋枝用手揉了揉还是觉得痛,和上次月考那种痛是一样的。

又不像要拉肚子,只不停隐隐作痛。

宋枝把钱放回抽屉,捂着肚子躺到床上,却越来越痛。

呜呜呜呜什么鬼啊。

几分钟后,宋枝已经痛得蜷作一小团,像只受伤的小兔子,可怜得不行。

她只好在心里不停安慰自己。

没事枝枝,睡着就不会痛了。

睡...快睡......

然后就真的睡着了。

结果却是——

不如不睡,再醒来时场面相当惨状。

也不知道具体有睡多久,宋枝一觉醒来后,感觉到身下湿濡感明显。

她慢吞吞地坐下来,低头一看。

世。界。末。日。

床单上有鲜红的血迹,直接渗透内裤沾到的。

巴掌大小的形状。

宋枝第一个念头,居然是庆幸自己没有穿闻时礼给自己买的新裙子。

不然把新裙子弄脏的话她会心疼死。

宋枝双手抱着肚子下床,到书桌前拿起手机,拨通陆蓉的电话。

那边直接提示关机。

想来妈妈还在飞机上。

宋枝放下手机,到落地镜前转身看自己,臀部的布料惨不忍睹,整片都是红。

在镜子前站了会儿。

宋枝决定自己到爸妈房间翻一下,应该能找到卫生巾。

爸妈的主卧房间就在自己房间右边,宋枝走出去,转弯进到主卧里。

打开灯后,在房间里的各个抽屉好一通翻找。

找了半天皆无所获。

宋枝开始有点着急,妈妈难道不来月经吗,为什么没有啊!

又找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

宋枝有感觉到暖流不断,一下就急得红了眼,她从小都被精心照顾着,很少有这种手足无措的时候。

小偷似的又是一阵席卷搜找。

还是无所获。

宋枝直接放弃,决定自己换衣服出去便利店里面买。

回到房间,宋枝找一条干净的裤子到厕所里,抽很多卫生纸垫在内裤上后换好裤子,拿上家门钥匙和手机。

来到客厅门前。

宋枝的手刚握上门把,就听见后方传来男人清冷低沉的嗓音。

“小宋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