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欺唇[救赎甜] > 17 17

17 17

宋枝心焦火燎地赶回家。

进门把书包往门厅柜上一撂,就直奔厨房而去。

厨房里。

陆蓉正在炒青菜,撒盐的空挡转头看见门口宋枝:“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宋枝问:“妈妈,闻时礼哥哥今天回来了吗。”

陆蓉放下盐罐,锅铲没入青菜里:“没回来呢,怎么啦?”

宋枝抿唇不语,沉默地掉头走掉。

陆蓉:“这孩子......”

宋枝的心情直接掉到谷底。

他为什么连周五都不回家,研究生的课业很繁重吗?

忙到回一趟家的时间都没有。

还是说。

闻时礼没有把这里当他的家,所以回都不回都无关紧要。

“......”

可能阴阳怪气是女孩子的天性,在晚饭过后,回到房间的宋枝就发了条相当阴阳怪气内涵闻时礼的朋友圈。

【只有不听话的野孩子才不回家!】

2013年4月12日下午8:29

还配了张熊猫头表情包。

翻白眼.jpg

在十一点临睡的时候,宋枝躺在床上翻朋友圈新增的点赞和评论,想看看有没有闻时礼的。

有很多人评论那条朋友圈。

陈斯:枝枝说什么都对,今晚做梦要梦到我哟/可爱

羊琦姗:谁不回家阿?

周崇生:什么意思,我怎么看不懂,记得明天来参加我的生日会阿!

......

宋枝一一看过,直到最后都没有发现闻时礼的痕迹。

老男人是不是不看朋友圈?

宋枝想到自己上周才帮他下载的微信,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不会连朋友圈入口都找不到在哪里吧?

老男人,呵呵。

除开脑子好使外一无是处。

还拽得不行。

思绪到这里停住,宋枝决定给他发微信,明确告诉他朋友圈入口在哪里。

以免他看不到自己发的内容。

宋枝先把微信主界面截图一张,把下面朋友圈的入口“发现”用红笔圈起来。

点进和闻时礼的对话框,正准备发送图片的时候,宋枝停下动作。

总觉得不太妥当。

会不会太刻意?

这不就是在提醒闻时礼,快点儿看她含沙射影的朋友圈吗。

他会不会觉得她好奇怪阿。

还会发现——

她想见他。

说不准,还会发现她喜欢上他了。

纠结二十分钟后,宋枝蔫不溜秋地放下手机,关灯缩进被窝里抱着粉红豹,心里空落落地难受。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会这么迫切地想要见到一个人,见不到就抓心抓肺地难受。

好像是,从暗恋上闻时礼开始的。

这种感觉难受得要命。

-

整夜失眠的宋枝睡到第二天中午。

刚洗漱完出房间,就听到门铃声在响,宋枝神色一滞。

闻时礼回来了?

陆蓉正准备去开门的时候,一道风从身边飞过。

定睛一看。

是宋枝超快地往门口跑去:“妈妈我来开!!!”

“......”

陆蓉觉得好笑:“开个门这么激动做什么。”

宋枝没理会,满脑子都被见到闻时礼的喜悦念头冲撞着,急忙忙把门哗一下拉开。

“哥——”

话音收住。

羊琦姗站在门外,灿烂地笑着打招呼:“宋枝,我来啦。”

宋枝没反应过来:“怎么是你。”

羊琦姗被问得一脸懵逼,愣了下说:“昨晚我发微信给你说了阿,我说来你家等你,然后一起去唱k的地方。”

“我没注意。”

宋枝昨晚真没看微信消息,只顾着一个人黯然难过,辗转难眠。

那种失落难受的情绪再次涌上心头,宋枝鼻尖有点酸,却还是克制住情绪侧身让路:“你先进来吧。”

羊琦姗进屋,向茶几旁的陆蓉打招呼:“阿姨好。”

陆蓉:“琦姗又长高了,吃中饭没有,一起吃吧。”

“好呀,谢谢阿姨。”

羊琦姗到家中玩过很多次,和陆蓉相对熟悉,也没有拘谨,打过招呼后就拉着宋枝回房间玩。

一进房间,羊琦姗就指着书桌右上角的位置问:“我记得这里有个金色的猪猪,猪呢?”

宋枝:“砸了。”

羊琦姗:“砸了干嘛。”

宋枝心里那块石头越压越重,折磨得她说话都费劲,声音变轻:“我需要用钱。”

羊琦姗好奇:“要买什么东西吗。”

“不是。”

羊琦姗:“那是要干嘛呀?”

要给一个连家都不回的老男人赎身。

没心没肺的老男人。

毫无良心。

宋枝在心中把闻时礼给骂了八百遍,再慢吞吞开口:“没什么。”

羊琦姗似乎注意到她的不对劲:“宋枝你怎么了阿,看上去心情非常不好,谁惹到你了?”

宋枝低头:“没。”

“说嘛!我倒要看是谁惹你不开心!”羊琦姗说,“是不是那个初三的陈斯阿,就到处给人说和你有娃娃亲那个?”

“不是陈斯。”

“......”羊琦姗想了想,“那你直接给我说嘛,是谁让你变成这样的,我帮你揍他!”

宋枝噎了几秒:“不现实。”

羊琦姗瘪瘪嘴:“怎么不现实阿,我是说认真的!”

“......”

几秒后。

宋枝脑中浮现出男人颀长清瘦的身量,她认真无比地回答:“你打不过。”

说完后还指了指自己。

羊琦姗不明白她这个动作的意思:“你打得过?”

“什么阿。”宋枝丧气地跺了跺脚,“我是想说,再加上一个我,我们俩一起都打不过。”

“这么牛阿。”

宋枝点点头:“就这么牛。”

“那,你离那人远点,打不过跑总会吧。”

“嗯。”

宋枝表面应着,心里却完全不是这么想的。

不想离他远点,反而想近一点。

更近一点。

-

和羊琦姗在家中吃过中饭后,宋枝带上一把遮阳伞准备出门。

临出门前,羊琦姗想到一件事:“对了,去唱k的钱是大家一起aa。周崇生本来说要请客的,但他不让送礼物,我们就决定a好了。”

宋枝问:“多少钱阿?”

羊琦姗:“要最后结账才知道,你先带一百吧,我也带的一百。”

“......”

宋枝把伞塞给羊琦姗,自己回房间拿钱。拉开书桌抽屉,看着里面整齐放着的3672.66,怎么也下不去手。

这些都是要给哥哥的。

不能动。

一分钟后。

宋枝重新关上抽屉,推开旁边书房的门,看着在电脑桌前写剧本的陆蓉,可怜巴巴地开口:“妈妈,我想要一百块。”

陆蓉摘下防蓝光的眼镜,抬头看她。

宋枝从没主动开口要过钱。

这还是第一次。

陆蓉温和问:“枝枝,妈妈给你打扫房间里的时候,看见金猪存钱罐不见了,都用光了吗?”

“没有,但是那些钱有别的用。”

陆蓉是位开明的母亲,听到她这么回答也没有多问什么,只说:“那你去妈妈房间把钱包拿来。”

宋枝乖乖照做。

接过宋枝拿来的钱包,陆蓉取出一张百元的钞票,递给宋枝时说:“钱是不能随便乱花的,要用在正确的地方,枝枝能懂吗?”

宋枝点头:“谢谢妈妈,我知道。”

陆蓉摸摸她的头:“去玩吧,晚上十点前回家。”

“嗯嗯。”

宋枝退出书房。

羊琦姗等在客厅,看见她出来,上前挽住胳膊:“我们现在去?”

“走吧。”

-

外面艳阳高照。

四月的天气在莲庆已经热得不近人情,今日气温三十六度。

两人在家附近的公交站等车。

宋枝坐在阴凉处的不锈钢长椅上等待,羊琦姗一个劲儿张望公交来的方向,念叨着怎么还不来。

又等好一阵后,宋枝看着正前方被烤出一层蟹壳青烟的柏油马路,发出灵魂质问:“我们为什么要在最热的时候出来?”

羊琦姗:“那家皇石ktv有点远。”

“有多远。”

“坐公交车的话三个小时。”

“?”

宋枝转头,和羊琦姗对视上:“具体位置在哪儿?”

羊琦姗:“城北娱乐商圈。”

“......”

宋枝觉得头疼,不耐烦道:“周崇生和我有仇吗,把地方定这么远,我家在城南。”

唱个k要穿过一座城市。

在这么热的天。

牛。逼。

“他可能不知道你家在这边吧。”羊琦姗解释道,“没事,公交车上凉快,等下上去就不热了。”

宋枝没有再说话的欲望。

沉默等车。

早知道要坐这么远的车,打死她也不会出来的,但现在反悔明显来不及。

只能躺平让燥热折磨。

707终于到站。

宋枝几乎用冲刺的速度奔上车,置身冷气中的她如获新生。

长松一口气。

也许今天太热的原因,出行的人不多,空位置一大片。

宋枝就近坐下:“就坐着,太后面晃得人恶心。”

“好嘛。”

歇了会后。

羊琦姗突然激动地一把抓着宋枝胳膊:”对了!!!”

宋枝被吓了一跳:“阿?”

“听李倩说皇石新来了个巨帅的服务员!”羊琦姗双眼放光,“说那男的颜值吊打内娱百分之九十九的男爱豆!!”

宋枝觉得这种话里的水分太多:“假的吧。”

还什么吊打百分之九十九的男爱豆。

怎么不说百分百。

真能吹。

羊琦姗还在扯她胳膊:“真的!听说是人间绝色!”

宋枝示意她冷静:“你又没亲眼看见,不用这么激动。”

“......”

羊琦姗松开她:“宋枝,你对帅哥不感兴趣吗。”

宋枝:“感阿。”

前提是——

得帅过闻时礼。

否则实在显得逊色。

三个小时后。

宋枝头重脚轻地从707公交上下来,过长的车程有点让她犯恶心。

立马撑开遮阳伞,和羊琦姗往城北娱乐商圈走去。

皇石ktv在商圈标志性建筑的第三楼。

电梯门打开,一眼就看见那炫彩夺目的招牌,流动着不同颜色的光斑。

宋枝被羊琦姗挽着,一边走一边低头裹遮阳伞。

伞裹到一半时踏进ktv,左侧上方传来男人倦懒的嗓音:“欢迎光临皇石。”

“......”

宋枝脚步直接顿住,手里的伞也在一个不留神间掉到地上。

而她没弯腰去捡,只第一时间抬头看向声源所在的方向。

下一瞬。

和一双眼角微挑的桃花眼对上视线。

呼吸瞬缓。

空气流动似乎变得也慢。

所有周围事物自动化为男人的陪衬,他那么那么的惹目。

叫人移不开视线。

男人穿着一身纯黑西装,宽肩窄臀,长腿笔直。眸色黑白分明,他的目光微垂落到宋枝脸上,盯着眼睛看。

唇角缓缓带出温柔笑弧。

继续对视。

宋枝脑子在疯狂卡壳,无端想到羊琦姗在公交车上说的话。

【那男的颜值吊打内娱百分之九十九的男爱豆!!】

......

她收回在公交车上说过的话。

什么百分之九十九,直接吊打百分百的男爱豆好吗。

看呆的不止宋枝。

羊琦姗直接捂着胸口,手扶着旁边的墙身体往下滑:“我不行了要晕了,让这个哥哥给我人工呼吸好吗?”

说完,指了下闻时礼。

“...”

“?”

宋枝:“我来给你人工呼吸。”

作者有话要说:嘤,今天也是打脸枝。

-

谢谢投雷的老婆:这么近,那么远1个;

谢谢灌营养液的老婆:凌霜降15瓶;顾亦10瓶;1234568瓶;阿巴阿巴3瓶;sunflor、498404412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