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欺唇[救赎甜] > 15

15

“......”

宋枝无声地和他对视半晌,失落差点就要从眼角流出,在克制情绪后干瘪瘪地说了句:“没怎么。”

闻时礼:“嗯?”

宋枝没再说话,自顾自地把头低下用筷子扒拉碗里的白米饭。

一下变得毫无胃口。

陈斯伸一只手过来,压低声音跟她小声说:“你看枝枝。”

宋枝转头:“看什么。”

“这个。”陈斯努了努嘴示意,“我手背。”

陈斯把手背翻过来。

宋枝仔细一看,他手背中间血管的位置有一个针孔:“这不就是输液留下的吗?”

陈斯冲她抛了个自认为很帅气的wink:“你猜输的什么液。”

“什么液?”

“想你的液。”

“......”

饭桌上安静下来。

随后爆发出大人们爽朗的笑声,尤其陈叔叔:“你那不是因为感冒去挂的水嘛,什么想你的液!”

就连闻时礼,也在听到那样一句话后眼角浮出笑意。

像蜻蜓点尾一样轻浅。

见老爸拆自己的台,陈斯放下筷子据理力争起来:“现在流行这种甜甜的情话,你不懂老爸!哎,代沟真是件可怕的东西。”

陈广轩:“我看不懂你们年轻人。”

“其实——”宋枝噎两秒后,看向陈斯,“我也看不懂你。”

陈斯一脸疑惑:“你不觉得很甜吗?”

“不觉得。”

陈斯:“不会吧,这明明很甜阿。”

宋枝:“明明就只有油。”

宋枝实在get不到这种句子哪里甜,又瞥见闻时礼还在笑,心里更加不顺畅,直接撩筷站起来:“我不吃了。”

陈斯诶一声:“干嘛不吃了阿。”

“......”

无论陈斯在后面怎么喊她,宋枝都没有搭理。

直接回卧室反锁上房门。

回到房间后。

宋枝接到羊琦姗打来的电话,问她要不要下周参加周崇生的生日会。

宋枝没心情:“不想去。”

羊琦姗:“去嘛,周崇生专门来拜托我,说什么一定要把你叫上。”

宋枝觉得奇怪:“那他怎么不亲自给我说。”

“可能他不好意思吧?”

宋枝:?

羊琦姗在电话那头贼兮兮地笑道:“说真的诶,我真觉得周崇生喜欢你。”

宋枝无语叹了口气:“得了吧。”

“真的阿。”羊琦姗试图用事实说服她,“你看周崇生那个混世大魔王跟谁道过歉,和高中生打架都不带怕的,他居然主动给你道歉!!”

“......”

宋枝列出另一个事实来反驳:“他抄作业连我的名字都一字不漏抄上去,道歉不是应该的吗?”

羊琦姗:“这样说也对哦。”

安静几秒。

羊琦姗问道:“那你到底去不去嘛,周崇生说你不用送礼物,人到就行。”

宋枝:“不是送不送礼物的问题。”

而是她压根就不想去。

更何况——

她没钱送礼物。

宋枝有些神游,没去听羊琦姗在讲些什么,目光不由自主看向书桌方向,抽屉里放着3672.66的巨款。

全部都是要给闻时礼哥哥的。

没有闲钱来送别人礼物。

“宋枝!!!”

“......”

羊琦姗在电话那头吼起来,宋枝终于回过神,阿一声:“你说。”

羊琦姗:“在想什么呢,你就当陪我一起去好不好嘛,我还挺想去的。”

“去唱k阿?”

羊琦姗:“嗯!就是去唱k!”

宋枝就知道是去唱k,毕竟羊琦姗作为一个爱唱歌的小麦霸,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去唱k的机会。

想着羊琦姗平时对自己也挺好的,宋枝不好在拒绝:“好吧,那什么时候?”

羊琦姗:“下个星期六!”

宋枝:“那我陪你去吧,先挂了。”

挂断电话。

宋枝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玩手机。

点进百度里。

明明脑中一片杂乱,可手指却鬼使神差地在搜索栏敲出一句话。——【喜欢上一个比自己大七岁的男人怎么办?】

......

看着那行字。

宋枝一惊,直接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盯着屏幕目不转睛。

她!在!干!什!么!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

但是可以确定的一件事,就是她好像真的喜欢上了闻时礼。

准确来说是只能压藏在心底的暗恋。

宋枝的心跳在渐渐加快,浑身的热气往上翻涌,烫至耳根。

像个发现别人秘密的偷窥者。

却有一点无法忽略。

偷窥者是她自己,秘密拥有者也是她自己。

宋枝翻着屏幕上的相关词条内容。

点进去一一看答案。

最佳答案:

比你大七岁的男人很好阿,成熟又会照顾人,甚至可能成为你人生的指路灯。

但是你得想清楚,对他是仰慕还是喜欢,他在哪一瞬间打动了你?

最后说一点,如果对方是单身的话,建议你直接表白。

......

......

宋枝默默把答案翻完,看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人差点没裂开。

建议直接表白?

怎么可以!

光想想闻时礼那双含笑时似笑而非的桃花眼,就足够让她社死个八百回合。

呜呜呜呜呜她真的做不到。

再说——

小孩子说出来的喜欢。

会被当真吗。

不会,他只会一笑而过,说不定还会趁机调侃她两句。

万恶的根源就在于她的年纪。

......十三岁。

为什么不早出生几年!

要是和他同岁的话,宋枝现在不至于苦恼万千。

又胡思乱想了一会。

宋枝在那个问题前加了几个字。——【未成年喜欢上一个比自己大七岁的男人怎么办?】

点击搜索。

这一次,跳出来的回答。

画风突变。

——“清醒点吧妹妹,确定不是什么油腻秃头的已婚老男人骗色吗?”

——“什么猥琐男阿专门盯着小姑娘骗,真让人生理性反胃,吐了。”

——“只说两个字,快跑!!!”

“......”

宋枝退出百度,把手机放到枕头边,人重新躺回到床上。

陷进新一轮的沉思。

她好像还没听他说过。

有没有女朋友。

在二十岁的年纪,有女朋友应该也很正常吧,但是他怎么没提起过。

也是,他为什么要和她提?

宋枝心烦意乱地抓抓头发,扯过粉红豹在怀里搓捏,满脑袋只有一个问题。

闻时礼到底有没有女朋友。

真的好

敲门声打断思绪。

宋枝一怔:“谁阿?”

传来闻时礼低冷的声音:“是哥哥,开下门。”

宋枝心里咯噔一下。

赶紧下了床。

又跑到落地镜前,把刚刚抓得乱糟糟的头发整理了下,她才过去把门打开。

闻时礼就站在门外,手里端着一盘精致的桂花糕:“阿姨在洗碗,让我端给你的。”

“哦。”

宋枝接过白色的瓷盘。

闻时礼看着她,淡声问了句:“刚刚怎么不好好吃饭?”

宋枝:“不想吃。”

“嗯?”闻时礼懒洋洋往门框上一靠,“怎么就不想吃。”

宋枝别开有些发烫的脸,小声说:“就是不想吃。”

见状,闻时礼干脆俯身弯腰,微微侧脸去和她的视线对上:“哥哥坐在对面让你倒胃口了?

桃花眼潋滟得过分。

过近的距离让宋枝不由屏住呼吸,僵硬憋出一句:“没有。”

闻时礼静静看她两秒,而后起身站直身体,手指点了点盘子边缘:“那多吃两块儿这个,别饿着。”

宋枝木着脸:“知道。”

“不对。”闻时礼把头也靠在门框上,盯着她,“我没惹你生气吧小宋枝,怎么一副很讨厌哥哥的样子。”

宋枝不知道说什么,只想关门。

门被推到一半。

他的手倏地伸来卡在中间,牢牢实实地握住门沿,同时喊她一声:“小孩。”

宋枝怕压着他的手没继续关门,她没想过硬要关门的话是敌不过他有力气的。

她抬眼:“干嘛。”

闻时礼温声道:“哥哥哪里惹你不开心?你可以说。”

“......”

宋枝心里一团糟,她总不能说,喜欢他吧??

真的不能吧????

在这一瞬间。

也不知道脑里哪根神经没有搭对,宋枝觉得自己必须得问,不然今晚明晚和以后好多个晚上都会睡不好觉。

想到这里,宋枝先看了下客厅没有人后,才怯生生地开口:“哥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闻时礼相当有耐心,微微挑了下眉梢示意她随便问。

宋枝弧度不大的深呼吸一下。

然后一气呵成问出来。

“你有女朋友吗?”

“......”

闻时礼显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问题,觉得有点好笑:“问这个干嘛呢。”

宋枝立马开始后悔问出来。

他会发现的吧?

半晌后,闻时礼再次追问她:“怎么问哥哥这个呢?”

宋枝当场愣住。

几秒后,宋枝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诌乱扯起来:“我看陈叔叔对你寄予厚望,就觉得现在谈恋爱会耽误学习,你不要多想,我也就随口问问而已。”

“......”

闻时礼静静听完,没有立马回答。他懒懒地倚在门上,眉眼清倦,盯着宋枝看了会,漫不经心地笑道:“我认真回答的话怕小宋枝听不懂。”

宋枝:“怎么会,我没有那么笨。”

“这么说吧。”闻时礼轻轻笑了下,“哥哥我呢,只适合一个人生活。”

宋枝抓住重点:“你没有女朋友。”

“嗯。”

很快,宋枝反应过来:“等等,什么叫做只适合一个人生活。”

闻时礼笑着沉默,没有再解释。

宋枝也没有再问,暗自在心里庆幸。

他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

为了打破沉默,宋枝向他发出邀请:“哥哥你要不要一起吃桂花糕。”

闻时礼的目光落到桂花糕上。

“好阿。”他说,“那我能进小宋枝房间坐一下吗。”

宋枝侧身让路表示完全没问题。

闻时礼进屋。

宋枝关上门,把桂花糕放在桌上的时候好奇道:“哥哥,平时会有很多女孩子找你要微信吧。”

闻时礼反问:“微信是什么。”

“......”

宋枝噎在原地。

不是吧,还有人不知道微信的。

那一年,是已经发行两年的微信大爆的一年,几乎所有智能手机使用者都会下载一个微信。

搭讪的添加方式,也从加个□□吗,变成加个微信吗。

宋枝走到床边拿起自己的手机,走回到闻时礼面前,按亮屏幕,把微信的标志指给他看:“就是这个app,一个社交软件,现在很多人都用的。”

闻时礼仔细看了下,无奈地笑:“我真不知道这个。”

“......”

难道没有女孩子找他要过微信?

就冲那张脸也不太可能吧。

宋枝有所不知,并不是没有人找闻时礼要过微信,而是路上陌生人去和他搭话的,无论男女都会被直接忽略。

嚣张又冷漠,拽得不行。

宋枝把手机随手放桌上:“其实你可以下一个,挺方便的。”

闻时礼觉得这没什么:“行。”

他把手机从裤包里摸出来,递给宋枝:“给哥哥下一个吧。”

宋枝愣住。

他要下微信。

那她能不能做他的第一个好友。

想想就很激动......

宋枝接过手机,低头开始操作,找到应用商店,输入微信,选择,开始下载。

——进度0.1%

进度条跑得很快。

没一会儿,微信下载好。

宋枝把手机还给他时,平静说:“现在你用手机号注册下就行,以后别说不知道微信,怪土的。”

“嗯?”

闻时礼拉开书桌下的椅子坐下,一只手懒懒地搭在桌沿,拖腔带调地笑着问她:“怎么,嫌哥哥土阿?”

对上他的视线,宋枝脸上越来越热,只好拿起一块桂花糕往嘴里塞,没出声。

闻时礼没再逗她,低头开始注册。

宋枝一边咬桂花糕一边看他。

他打字的时候也是慢条斯理的,修长冷白的手指在屏幕上划过也觉得温柔,握手机的姿势也好看。

宋枝觉得现在自己才像个精神病。

还病得不轻。

偏偏还控制不了。

看向他的目光。

三分钟后。

闻时礼注册好微信号并且成功登录,他看着空空的列表,抬眼看在嚼桂花糕的宋枝:“你刚刚问我,是不是有很多女孩子问我要微信。”

“......”

已经过去的话题他还要翻出来!

搞得她一下忘记咀嚼。

宋枝含糊地生硬道:“不就问问。”

“阿——”他微挑的眼角带出几丝笑意,话音愈发慵懒缱绻,“那小宋枝怎么不问哥哥要微信?”

作者有话要说:老男人撩人而不自知,可耻!!!

蓝后说一下q

老婆们,这本文下一章就v啦。明天不更新,我们周六0点见好嘛!!!

最后欲欲想推一下我的预收文《隐伏》

文案:

卧底警察x明艳少女

1.

那场银行抢劫案,她被匪勒着脖子用枪指着头,人们四下抱头逃窜,素未相识的江也却站出来,冷静地举起双手:

“我来替她。”

陈洱一眼沦陷。

自此缠上江也,一天能对他说十遍江也我喜欢你。

对于她每次告白,江也眉梢从无半分起伏,慵懒笑着朝她脸上喷口烟:“就不怕我是个坏人?”

2.

陈洱偏要一条路走到黑,真把江也弄来给自己做保镖,要求日夜24h不离身。

三餐,上学,旅游,.........就连睡觉,也要一起。

夜深人静。

陈洱躺在男人怀里,搂着他的脖子撒娇,还亲他耳朵:“江也,你亲亲我呀。”

江也只会用鼻尖蹭蹭她颈部的薄薄肌肤,低低说:“睡觉吧。”

他从不肯碰她。

3.

再后来。

江也当着她的面,亲手给陈洱父亲戴上手铐。

此时,有人尊敬地叫了他一声。

“江队。”

陈洱目不转睛地看着男人:“江也,当初救我也是你设计中的一环对么。”

——她没有得到回答。

江也湛黑的眸远眺,看向少女消失的那条长街,此时身边人问江也。

“江队,你心疼了?”

“没有。”

“没有为什么还红了眼?”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呆呆的 10瓶;茗 3瓶;sunflor 2瓶;伊纹夭 1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