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欺唇[救赎甜] > 08

08

对视良久。

闻时礼像没明白她什么意思,唇角微微弯着,嗓音混着低笑:“说什么呢。”

宋枝直接把他的反应视作掩饰。

讲不清的,心里一下就有点堵。

又安静几秒。

闻时礼头略微往左一侧,目光里带着点探究和审视。但他没有去问她为什么满脸失落,而是走过去拿话逗她:“小宋枝还知道包养这个词?”

“......”

宋枝低下头把手机轻轻放回桌上,没说话。

闻时礼:“又不开心阿?”

宋枝还是沉默。

在学校听同学们聊到过“包养”这种字眼,一般指漂亮女生被老男人包养。

宋枝没想过,这事还能来个两极反转。

刚刚电话里的破锣嗓女人,那声音听着最起码得有四十五岁。

心里一阵恶寒。

——啪嗒。

冰袋掉到地上。她正要弯腰去捡,闻时礼先一步蹲下帮她捡起,按在她包扎过白纱布的伤口处。

闻时礼帮她冰敷着,另一只手拿过手机,划亮屏幕后查看通话记录,发现是陌生的本地号码。他熄灭屏幕,抬眼问:“谁打给哥哥的。”

“......”宋枝现在完全不想理他,还是没忍住阴阳怪气地蹦了四个字出来,“你的金主。”

闻时礼:“......”

他的目光稍稍一顿。小姑娘现在一脸不开心,眼神里流露着对他的嫌弃。真叫人哭笑不得。

闻时礼没由来觉得好笑,没笑出声来,唇角弯得厉害。再衬着他有双风情潋滟的桃花眼,整个人都显着妖孽。

宋枝看他一眼,对上视线那一秒又迅速别开脸。

闻时礼:“又偷看哥哥阿?”

宋枝:“......”

没错,富婆就喜欢他这样的。

“嗯?”闻时礼轻笑着,“怎么帮哥哥接个电话,就不理人了呢。”

他的笑容让宋枝有点烦躁。

有什么好笑的?

他就这样勾引富婆的吧。

勾引富婆。

引富婆。

富婆。

婆。

宋枝满脑子只剩下年纪大的有钱富婆。顺带还脑补出——闻时礼也像现在这样对她这样,温柔笑着哄富婆的画面。

想到这里,宋枝脸完全垮下来。

闻时礼能看出她的不开心,语气放得更温和,扫一眼屏幕问她:“干嘛耷着脸,哥哥没有金主。”

宋枝对他狡辩的行为非常不齿:“电话打在你手机上的。”

“男的女的?”

“......”

“?”

好家伙!看来金主不止一个,还不限性别,男女都有。

小姑娘眼睛瞬间瞪大。

牛阿牛阿。

“一个阿姨。”宋枝说,“叫你心肝宝贝,还问你考虑好没有。”

“......”

闻时礼神色微微一滞,似乎在回忆这是哪一号人物。好几秒以后,才恍然大悟般拖着尾音懒懒阿了声:“那是我兼职酒吧的顾客,不熟。”

“不熟吗。”

“嗯。”

“再说——”他口吻寡淡却又含笑,“问我考虑好没有,那不就代表我没答应吗。”

从他平铺直叙的语调里,宋枝让人听不出真假,但她仔细想了下他说的也有道理:“那好吧。”

知道自己误会他,宋枝心里有点小内疚。她从他手里取过冰袋,顺便带出个话题想活跃气氛:“哥哥,你兼职的地方有很多这种吗?”

闻时礼:“也没有很多。”

“那包养是要干嘛。”

要怎么和十三岁的小孩解释这个呢。闻时礼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只是轻轻笑了下。

见他没回答,宋枝说:“我听同学说,包养就是被有钱人养起来,不用工作。”

“差不多吧。”

也许是闻时礼的神色过于冷然,温柔的笑意不及眼底,让宋枝有点摸不准他的想法:“哥哥,我想问你。”

闻时礼:“嗯?”

宋枝沉默几秒,呼吸收紧了些:“你会答应那个富婆吗?”

闻时礼眼梢一挑:“我吗。”

“......”

他笑了下:“看情况吧。”

宋枝没反应过来。这要看什么情况,她使劲地想,终于灵光一闪般想到重点。她眼睛直直盯着闻时礼:“哥哥,你是不是很缺钱。”

闻时礼站起来,长睫低垂,与她对上视线。

“钱......”

“我有钱的哥哥。”宋枝从床沿上跳下,挺直瘦小的身板站在他面前,“我把我金猪罐里的钱都给你,你不要答应那个富婆。”

两人身高差距巨大。闻时礼盯着她看了好半晌,似乎觉得荒唐,笑出声来:“我怎么能要小孩的钱。”

“......”

听见他不要自己的钱。宋枝有点着急:“那你非要去被人包养吗!”

见小姑娘脸蛋开始发红。闻时礼心里捉弄的心思又起,于是故意笑着说:“富婆有什么不好。”

“哪里好?”

闻时礼桃花眼微微眯着,眼尾上挑,笑得十分没个正形:“钱多事少死得早。”

宋枝用一种‘你无可救药’的表情看着他:“这是误入歧途你懂不懂阿?你这个年纪,最应该做的事就是好好学习。”

闻时礼没绷住,低笑起来,唇角翘得厉害。宽宽的肩膀也在跟着轻轻颤动,看上去十分愉快的样子。

她像个小大人一样教训自己的时候,真的有意思,想不笑都不行。

“笑什么阿。”宋枝板着脸,理所应当一样继续说,“只要你不答应富婆,好好学习,我真的会把小金猪里的钱全部给你。”

闻时礼忍着笑,嗓音变低:“那不够怎么办?”

宋枝对金钱没什么概念。也不知道,要多少才够他想要的。

“哥哥想要多少钱。”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问出来,闻时礼收敛眉眼间笑意,原本温柔的脸孔显得沉冷,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他抬头看向窗外的霏霏细雨,像是在对自己说。

“很多。”

只有两个字。

很多。

那时候宋枝还看不懂,当时他眼底的那一抹黑暗,是野心。

是蓬勃的野心。

她只想着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拉着他的胳膊撒娇软软道:“哥哥,答应我好不好啊?”

闻时礼自窗外收回视线,看向她时眼里温和得不行。

“好阿。”他笑。

作者有话要说:闻时礼:富婆钱多事少死得早,死了还能找。

谢谢小可爱的营养液:月亮挂面 5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