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余烬重生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那朵红莲

第一百三十六章 那朵红莲

“那你就等着给你妹妹收尸吧!”赛拉雷斯用情话的语气,说着最恶毒的诅咒,“或许,是她给你收尸呢?”

“费舍尔亲,一切交给你啦!”

赛拉雷斯的分身,随着这句话,化成了一捧水花,融入大河,再无踪迹!

眼见着任务的主要目标消失在眼前,方圆一点都没有着急——才怪!

但只要费舍尔没有跑掉,抓到赛拉雷斯的分身,就不是奢望,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再花点时间而已!

自己剩下的时间,足够了!

“方圆,今天你不可能活着走出去!死!”

费舍尔的鱼叉重重的拍向眼前虚空,大河两侧的建筑轰然炸裂!

一条条水龙拔地而起,夹杂着建筑中昏迷的战士,在空中形成了一张巨网,每条水龙交叉飞驰、似一把把绞肉刀,封死了方圆飞盾的所有道路!

而水龙的脑袋,则是齐刷刷对准了方圆!

“用普通人的命,来杀我?”方圆推了推眼镜,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这些人命,都要算在你头上!”费舍尔阴森刻薄的说道,“我用麾下最精锐的战士,给你陪葬!安心的死吧!”

“奥义,水天之葬!”

水龙不再犹豫,对准了方圆迅猛扑下!裹挟着浪潮的巨响!宛如巨兽在嘶吼!

方圆一把将唐刀插在地上,双臂大开,做出拥抱姿势。

银亮的液态金属从他体内喷涌而出,周遭一切同时金属化!

一瞬间,狰狞的钢铁堡垒构建完成,正正的迎上了俯冲而来的水龙!

奔涌的河水,散发着浓浓的辐射,在堡垒上轰然炸的粉身碎骨,开出白的、红的花……

并没有任何惨叫声传来,但方圆知道,那些建筑里的所有战士,已经全部殒命于此一击之中!

方圆身后,那已经流淌干净的河床,厚重的散发着腐臭的淤泥中,突然窜出一股清泉,宛如尖刺,直奔方圆后心!

这才是费舍尔的杀招!

普通人战士、建筑、隐藏起来的水牢、都只为这一招!

“地水天葬!”费舍尔忘情大吼,“感到荣幸吧!你终归是个凡人!”

方圆脚下的全金属化断桥,突然活了过来,翻卷而起,挡在方圆和暗箭之间,轰然四分五裂……

大水成吨落下,崩飞的金属碎块遍地都是,而那两道闸门,自然也不复存在,河水再次奔涌,比之前更加汹涌澎湃。

天空中,水牢再次合围,遮天蔽日!

费舍尔单手持鱼叉,骄傲的立在浪尖上,俯视断桥位置——那里已经空无一物。

而费舍尔另一只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副眼镜!

方圆的身影猛地从岸边的一块金属中钻出,立足未稳,便一个踉跄,全靠手中唐刀支撑才勉强站了起来。

笔挺的西装已经被水打透,湿漉漉的,在脚下流淌出一条条殷红的痕迹。

“当我不知道你的弱点吗?”费舍尔的声音传来,宛如神明俯视人间,“这是你本命物的具象吧?没了它,你凭什么跟我斗?”

方圆抬起头来,眉心处被深深开了一道血槽,鲜血被头顶流下的水冲淡,在白色衬衫上,晕染出一团浅红。

嘴角莫名勾起,哪怕狼狈受伤,但方圆整个人都瞬间鲜活起来!

有血有肉、灵肉合一!

“你竟然……”

方圆嗓音嘶哑走调,仿佛沙漠中的旅人,骤然开口,连声带都似乎是锈迹斑斑的样子,但稍稍停顿,接下来的话语越发流畅自然。

“你竟然把纸片人给送回去了?这就不算我毁约了吧?”

方圆轻笑一声,握住了唐刀之柄,纤长的手指,滴着浓稠的血浆,仿佛在燃烧!

“刚才就想说,虽然会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但是……”

“种花的荣光,你这种塞外蛮夷,能懂多少?”

方圆的声音越发宏大,激荡出钢铁与火焰的奏鸣,澎湃着不屈的雄壮,沉淀着历史的沧桑!

“凭汝之卑劣,焉敢丈量种花之浩瀚!但若妄议,吾必,斩之!”

“红莲·万刃!”

唐刀猛然从地面拔出,带起千丈火光!

狂放不羁的刀气,浸染了金乌的温度,一道道如写意的红,千丝万缕般细腻、又韵味天成的,在空中,泼出一朵盛世红莲!

层层水牢,霎时间,被灼灼花瓣切割的支离破碎,水龙哀鸣中,化为袅袅雾气,绕莲而蒸腾,缥缈而玄奇。

那朵红莲,只是在空中轻轻摇曳了一下,花瓣微微张开,露出半点嫩黄的花蕊,光热漫天,世间便已被烈焰笼罩!

一瞬间,红莲由静而动,花下土石爆碎、层层外扩;飓风过境、土飞石散;长河改道,逆流之水,终成遮天云雾……

……

方圆手提唐刀,轻飘飘的落在干涸龟裂的河床上,身上白气蒸腾,周边的空气扭曲着、曲解着光的意志。

前方,球形的大坑深处,费舍尔手抓鱼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他身后不远处,赛拉雷斯的分身还在不断挣扎,想爬向远方。

方圆一步步走下深坑,落脚处,必有一朵火花,弹指间花开、注目后凋落,河流在遥远的地方隆隆作响,不知流向何方。

“本不想杀你,但你一个种族主义者,为何非要在我面前乱说话?”

费舍尔艰难的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冷脸青年,他眉间血槽早已凝固,宛如半开半阖的天眼。

虽然和之前是一个模样,却给人感觉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不要、杀我儿子,我知道……你不屑动手的……”

方圆知道费舍尔是指百里信,人之将死,就让他死的安心点吧!

“百里信会活的比你……更像个人,至少会懂得纲常伦理,种花的道理,他必须明白。”

费舍尔自嘲的笑了笑,方圆的意思他听懂了,也知道如果百里信学不会下场会是怎样。

应该是个很好的归宿吧?总觉得种花的国度,应该是神秘而美好的……

看着费舍尔的脸跌入尘土中,慢慢化为一滩纯净的水,渗入大地,方圆知道,这个异能者已经回归了自然的怀抱。

抬手一招,地上的眼镜飞入掌心,哪怕经历了如此大战,仍然丝毫无损,甚至都没有变形。

但方圆并没有急于把它戴起来,而是信步跟在努力爬行的赛拉雷斯分身之后。

终于,赛拉雷斯的分身爬不动了,用尽全身的力气翻过身来,对方圆露出嘲讽的笑容。

“你跟我之间的一切矛盾,不过就是因为一个女人。”

方圆点点头,补充道:“我哥的妻子,我侄子的妈,对我关怀备至、管我一口饱饭、让我有衣服蔽体的普通女人。”

赛拉雷斯的分身笑了,越笑越癫狂!

“今后!必然还会有第二个!马上!哈哈哈哈!”

“方圆,我倒要看看,马上要被异能吞噬的你,怎么把你妹妹救回来!”

“我的属下们,一定会用最完美的礼节,把她伺候的服服帖帖!”

方圆抬手间,与上次同样的大鼎,再次出现,将赛拉雷斯的分身装入其中!

半晌之后,惨嚎消失,大鼎消失,只有一颗血钻留在原地,细细看去,里面浊浪滔天……

方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干裂的大地,以方圆为圆心,如结霜一般,被金属铺满,唯独留下,费舍尔的鱼叉周围一掌之地!

抬手一招,那鱼叉竟然丝毫没有动静。

方圆歪了歪脖子,似乎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踉跄的走了过去,一把将其握住的瞬间,另一手,将眼镜戴了回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