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宫廷幽处孤芳难自赏 > 第八十五章 心有灵犀的满足

第八十五章 心有灵犀的满足

尤蔻漪逆势的坦诚虽然让人有些意外,但西门有容也迅速的处理得干干净净。

这结果看似大事化小了,小事化了,可其中却暗流涌动。

尤蔻漪离开后,东陵辕雍谴退所有人,他先是沉默着笑得一脸趣味的看着西门有容。

西门有容感受到了他别有深意的目光,她抬眼看着他淡然的道:

“陛下想说什么?”

“让尤贵妃闭门一个月,这个惩罚是不是不太合适?”

“陛下要是心疼,我也可以撤销了去!”

“我是心疼,但不是心疼她,我心疼的是你!”

东陵辕雍轻笑着拉过她圈在怀里,他用下巴在她一边的鬓耳处摩挲着接着说道:

“尤蔻漪对你做了那么多坏事,她自己还主动承认了,你怎么就没趁机重罚她?”

西门有容的手轻搭在圈着她腹部的大手一边把玩着,一边回道:

“如果尤贵妃必须受重罚,陛下又怎么会多此一举让她一早就来冷月宫看戏?”

其实,东陵辕雍一早就把尤蔻漪叫来的目的,西门有容一开始还真不清楚。

她也是听着听着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东陵辕雍不打算直接揭发尤蔻漪,只是给予警告,这也让她猜到了他的用意。

他故意让尤蔻漪在她面前接受警告,其实也是对尤蔻漪的一种惩罚。

当然,他没有直接惩处尤蔻漪的唯一理由自然是顾虑到尤氏的影响力。

东陵辕雍听着她的意有所指,他轻笑出声道:

“所以,你是为我考量才不跟她计较?”

西门有容微微沉默了一下,她淡笑着靠紧他说道:

“夫荣妻贵,我就算不为陛下考量,也要为自己考量。”

她打着趣,但其实她的确是想他所想,这不止是因为她爱他,还因为她知道他是一个好君主,他所思所谋自然会以大局为重,她当然会全力支持他!

西门有容的一句“夫荣妻贵”听得某人一脸都爬满了笑意,他欣然道:

“我就知道你会懂我!”

他有意让她来处置尤蔻漪,一是他本就不打算公开处置尤蔻漪,所以他避开交给西门有容处理是最好的选择。

再有一个,交给西门有容也可以让尤蔻漪搞清楚西门有容的正宫地位不是她随便可以挑战的,

但比起这些,他其实更门有容会怎么行使她作为皇后的权力?

让他高兴的是,她懂得她的心思,所以她只是口头给了尤蔻漪“惩罚”,关键是她又下令掩盖事实不公布尤蔻漪的罪过。

如此,宫里宫外都不会引起什么异常,西门有容的处理方式既顾及到他不能让事情闹大的心思,也展现了她作为皇后的大局观,可以说一切恰到好处!

西门有容浅笑一下,她微一侧身变成侧耳靠在他心口感受他心跳的起伏。仿佛听到了他潜在的无奈,她一手搭在他胸前一边轻轻顺抚,一边说道:

“尤氏助陛下返回皇城有大功,你才刚刚赋予了尤氏无上的光环,若是此时大动干戈,不免会让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皇城又陷入不安之中。陛下要遏制权臣的势力过盛,也要安抚权臣的心,否则,众臣容易人心不聚,百姓会疑陛下过河拆桥、兔死狗烹!所以,就算尤蔻漪犯错,陛下也不能在这时候严厉对她。这一点,尤蔻漪也清楚!”

“她清楚什么?”

东陵辕雍满意一笑,他自然的在她透着暗香的发间吻了吻。

“连不了解全部情况的我都明白了陛下今日演这么一出的用意,知道前因后果的尤蔻漪又怎么会不懂陛下的警告。按陛下的预想,尤蔻漪大概会识趣的接受警告,然后这事就不了了之了。可是尤蔻漪出人意料坦诚了她的罪过,这其实反而让陛下有点被动了……!”

“然后呢?”

“然后陛下就把麻烦事丢给我了呗!”

西门有容有些抱怨的语气让东陵辕雍闷笑出声,他又问:

“那你觉得尤蔻漪的“悔悟”是真是假?”

“她的悔悟是真是假不重要,重要的是尤贵妃聪明的化被动为主动了!”

“何以见得?”

“她如果默默的接受了陛下的警告,大家当做不知她是幕后之人,那她就会背负着战战兢兢的忧虑,因为那等于是她有把柄在陛下手中。反之,她衡量轻重之下主动认罪,一来坦白从宽,二来她可以彻底甩去这次事件的心理负担!”

“甩去心理负担她又能如何?”

“如此,她若安分,贵妃的尊荣她要保住不难,若不安分……麻烦还会有吧!”

“那你觉得她会安分吗?”他笑着把玩着她的长发。

“她安不安分日后自有分晓,但有一点不必等日后!”

“什么?”

“尤贵妃所犯的错可以不公开,但尤丞相作为父亲,他有责任劝告尤贵妃什么是过犹不及,一损俱损。”

东陵辕雍双眉喜扬,他抬起她的下巴眯笑着轻吻了一下她的唇,说道:

“你所说,正是我所思!”

“熤门”事件该是尤蔻漪的自作主张,但也正好可以借此给尤仲儒敲一敲警钟,让他明白他不会无限纵容所有的罪过!

看着他带笑的眼眸,西门有容但笑不语,此时能这么自然而然的与心爱的人如此心有灵犀,她很满足!

至于今日没有跟尤蔻漪计较,她并不觉得尤蔻漪会因此感谢她的宽容。

尤蔻漪既然一开始就敢这么针对她,可见她对凤位的贪念绝非一般。

尤蔻漪其实也说了实话,以她当初的处境,谁都会觉得她坐不稳凤位。尤蔻漪要取而代之看似也不难。

只是没人预料到她和东陵辕雍的心会彼此靠近,这点别说外人,就是他们自己都没想到。

东陵辕雍心中有她,他自然不会随便让人伤害到她,这点,西门有容如今深深的感受到了他对她的保护。

可即便如此,西门有容心中还是隐隐不安,因为她发现今日的尤蔻漪根本就是有备而来的。

尤蔻漪清楚东陵辕雍让她来冷月宫的目的,所以,当她和东陵辕雍在配合演戏的时候,尤蔻漪又何尝不是演戏?

这次,事情看着是告一段落了,可尤蔻漪甘愿安分吗?

心中渐起的忧虑让西门有容一时间情绪有些低迷,以至于她不自觉的叹了一下。

东陵辕雍听到她在叹气,他反手扣握着她的手,感触到她手的冰凉,他一只手掌下意识轻按在她腹部心疼问道:

“肚子又不舒服了吗?”

西门有容低头看了看他放在她腹部的手,她知道他问的是什么,虽然心头暖了暖,但还是微微红了脸:

“没……现在还好!”

“不舒服不要忍着,反正我能帮你……也不知道艾太医有没有什么让你来月信的时候可以一劳永逸的药方。不然以后总有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很痛的话……。”

“呃,陛下……!”

“嗯……!”

东陵辕雍突然的闷哼一身让西门有容察觉他身上似乎有伤,而且正是她抓着他手臂的地方。

刚刚她是觉得尴尬才下意识转身抓着他的手臂想打断他那让人难为情的关心,可她大概是不小心碰到了他的伤口。

看着他拢了一下又很快放松的眉头,西门有容关心的问道:

“陛下可是哪里受伤了?”

“没有,好好的我怎么会受伤。”

“可是,你刚刚明明……。”

“真没事,放心吧。”

东陵辕雍轻松一笑安抚她的担忧,实际他的手臂上的确有伤口,不过他不打算让她知道他是怎么伤的。

西门有容虽见他神色无恙,但她还是偷偷装作不经意摸到了他的手腕处探着他的脉象,确定他确实没事后,她也就不再多问。

东陵辕雍没注意到她的动作,他看了看窗外的晴天,于是拉着她一边起身,一边说道:

“容儿,春日的暖阳最宜人,我们去外面走走,晒晒太阳吧。”

西门有容没有拒绝,她随着他带她出了冷月宫……!

原以为他们会去什么御花园赏花,但没想到东陵辕雍谴退了所有伺候的人,只单独带她到了一座离冷月宫有点距离的宫殿。

其实西门有容偶尔也会路过那条可以到达眼前宫殿的路。

但那条路是东陵辕雍下令封住不准任何人走动的,所以她也就不曾来过这里。

西门有容看了看周围的落寂,又看着前上方没有牌匾的宫殿大门,她有些逗趣着说道:

“陛下曾安置我住废弃的宫殿就算了,怎么连带我出来晒太阳也找一处废弃的地方?要不是知道陛下现在不会虐待我,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故意不让我好过呢!”

东陵辕雍笑笑没有回应她,他一手牵着她的手,一手推开了那陈旧的大门带她走了进去。

西门有容跟着他走到一颗高大的枫树下,此时在春意中,枫树已经发芽。有些嫩叶已经完全长出来了,咋眼看去,绿意盎然,加上春阳的照射,那晶莹剔透的色调让人看得双目舒适得很!

也许是因为现在是春天的季节,所以即便这宫殿处处落败,但花草长得绿的绿,红的红,很是迷人!

不过,看着眼前的一切,尤其是看着那颗枫树,西门有容的脑海中突然闪现了一些陌生又熟悉的画面!

但是,与眼前的绿意盎然不同,那是枫叶绽红的季节,一片一片的红叶缓缓落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