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APP扫码下载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这个人偶师不太正常 > 第424章 日记(3):崩溃

第424章 日记(3):崩溃

日灵梦微微抿嘴,眼前的日记写了满满一页,大概是目前看下来日记本上最长的一篇日记。巴特加索看完之后,沉默了一下,然后道:“她才十八岁吧。”日灵梦点点头。没有继续多说,他们迫不及待地继续翻向下一页。日记的主人重新开始了游历,而这次,导师没有多说,直接给她批准了单独游历的申请。她是个正式的游历法师了。虽然已经退出了执行魔导,但她在游历之中所做的事情却与过去别无二致。一边完善着游历课题,一边在逐渐混乱的世界上拯救水生火热的人们,日记的主人收获了许多的鲜花与赞美,但也见证了更多的黑暗。【遗产纪1498年3月20日】【听说有人对“遗产纪”这个名号有些不太满意了?这可真是太好笑了。虽然把挖前人的坟这件事标在纪年上本身就挺好笑的,但如今这种欲盖弥彰的行为更加惹人发笑。不知道抛弃遗产的名号之后,他们还打算给自己冠以何等冠冕堂皇的称呼。】……【遗产纪1498年5月19日】【我室友问了我现在正在干的时候,问我累不累。】【累啊,所以这个世界能让我轻松一点吗?】【她听完之后说我是“理想主义”。我是吗?世界和平不是大家都想要的吗?那这个世界上的理想主义可能有点多了吧。】【好好好,我知道她不是这个意思。理想就理想吧,自从哥哥死去之后,我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沉重了不少,或许我寄托的理想就是他的呢。】……【遗产纪1498年7月5日】【今天阻止了两个国家的冲突。】【我尽力劝说了他们,但是他们用魔导炮回答了我的话语。】【既然不想好好说话,那我也没别的办法了。】【有个孩子就在战场旁不远处,我特地让交战的火力转移到别处以免伤到他,但当我处理完那些疯狂的军队之后,那个孩子喊着“魔女”就慌张地跑了。】【称号又多了呢,魔女,倒是比“冰洁死神”好听些。】【为什么都是些负面的称呼呢?】……【遗产纪1498年12月23日】【我要对我的导师说一声抱歉。】【我大概是无法完成毕业的课题了。显然,天才是个伪命题。】【我很长时间才回去一次的故乡,那高原上的夫洛森王国。我本以为独立于世外或许不至于让它也被卷入这个正在燃烧的世界,但我似乎忘了我们还有个并不友好的邻居。】【默尔特对我的家乡宣战了。现在不是在外面“玩耍”的时候,我要回家。】……日记的主人饶了一个大圈之后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她此时所拥有的力量与学识,都毫无疑问是那个弹丸小国之最。薇洛尔,也就是日记主人的启蒙老师,将王国首席**师的位置转交给了她,她开始真正地能帮上身为一国之主的父亲的忙。写日记的时间又少了,日记的跨度再度增加。【遗产纪1450年2月12日】【似乎很久没有碰过日记本了,拿起笔是文书工作,放下笔就是披挂上阵。难得有了些许清闲,那就写上几笔。】【我果然不是个天才,我没能在法师塔得到受认可的法师地位,虽然回到家乡坐上了如今的位子,却也没能给家乡带来什么改变。】【战争正在拖累着我们,默尔特王国染上了红色。一如我在大陆上行走时见过的那抹象征疯狂的红色。其带来的也远不止是疯狂,还有毁灭性的力量。】【我一个人或许能改变战场上的局部,但却改变不了大势。现在还能僵持,但是还能僵持多久呢?高原上的我们好似上了擂台的角斗士,我们只能靠我们自己。】……【遗产纪1450年12月9日】【父亲去世了。】【他的本来就年事已高,加上这些年默尔特的压迫以及日复一日的操劳。他没能挺过这个冬天。】【我还要筹备过冬节,暂且就写到这里吧。】……【遗产纪1451年1月1日】【在今年这个简单朴实且并不令人开心的过冬节,我接过了父亲的王位。】【坐上那个位子,在薇洛尔老师的手中接过王冠的那一刻,我想起了我的哥哥。如果他还在,或许早些年他就已经接过父亲的位子了。】【他做得肯定会比我好。】【但是,我必须做得比他可能做到的要更好。】……【遗产纪1451年6月5日】【母亲也去世了,她去得很安详。自从父亲死后活着的每一天对她而言都是煎熬。我承认我也忽视了她的感受。】【但是前线战事并不喜人,她想慰问我,但我实在说不出口,无法回答。】【我外出稳定阵线,回来的时候母亲的尸体已经在薇洛尔老师的主持下准备下葬。】【对不起。】【我问薇洛尔老师我能不能哭。她那张成熟知性但已经生出些许皱纹的脸上露出和蔼的笑,然后摇了摇头。】【我是这个国家的王,不能哭,没有时间哭了。】【对不起,母亲。】……【遗产纪1457年5月29日】【夫洛森危在旦夕,但是大陆的局势也是扑朔迷离。】【那个霍朗王朝开始蠢蠢欲动,已经开始有了血王朝的称呼。】【我的室友冒着危险过来看望了我。她说我的衣服和王冠配我很好看。】【这么评价一位国王这也太失礼了!】【不过和她多聊了一会儿,我也确实感觉轻松了一些。】【她没有久留,临走前我没忍住问了她,该怎么样才能救赎我的国家。】【她也不知道。理所当然,她只是我的室友而已啊。】【不过,她告诉我,以我现在的样子,大概是,很困难的。】【是啊,我也知道,我不适合,不适合坐在这个位子上。】……【遗产纪1458年9月2日】【最近有传报称境内出现了瘟疫。】【我每次应该都处理好了战争后的尸体才对,但这种事本就无法完全遏制。这无疑是个坏消息。默尔特最近也都是打消耗战,看来是意识到我们时日无多,想要兵不血刃地拿下我们。】……【遗产纪1458年12月20日】【混账!】【这不是普通的瘟疫,是他们蓄谋已久!】【他们居然动用这种方法!】【平民是无辜的啊!】【我该怎么办?父亲,母亲,哥哥,我该怎么办?】……【遗产纪1459年1月2日】【我接受了默尔特的和谈邀请。】【我知道这个和谈邀请得不到我想要的结果,夫洛森在未来会成为默尔特的一部分。但是,已经够了。看着我的人民们一个接一个倒在我面前但我却无能为力,我真的做不到啊!】【这个过冬节,前所未有的惨澹,明天我会前往默尔特王国。】【父亲、母亲,哥哥,保佑我。】……【遗产纪1459年1月4日】【我和恶魔做了交易。】【不是默尔特,而是另一个比默尔特王国更为阴冷的恶魔。】【我本是带着放弃的心情去往的默尔特进行和谈。但是当真正到达了那里之后,我才发现人类原来是这么地肮脏,丑恶。】【我是说,我自己。】【看着默尔特的都城张灯结彩,人民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沉浸在过冬节的喜庆之中。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国家不能像他们一样……?】【为什么,我的人民们饱受饥寒,受着默尔特带来的瘟疫之苦,而他们却能这么的幸福!?】【我不甘心,恼火,怨恨,诅咒,我从未想过我原来是这么地脆弱,这么地扭曲。】【然后,在那个夜晚,我遇见了它……】【一只生有白角的巫妖。】【它告诉我,它是释放瘟疫的元凶,受雇于默尔特而行动。但是,我的身上,有它更想要的东西,所以,它打算和我也谈一笔交易。】【寒冷,是无法让人类真正痛苦的,但死亡可以。】【把我堕落的心交给它,它给予我死亡的力量。】【我要让他们,感受到我的痛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